笔趣楼 > 重生之互联网帝国 > 0479 翟悦的要求

0479 翟悦的要求

    不过在这个场所,她当然不会言之凿凿地说自己也有了,她嫣然道:“谁知道呢,这件事要随缘的!”

    翟阔笑了笑,随后轻声问翟悦:“这里都是一家人,你弟弟……做了这样的事后,在总部里肯定待不下去了,你觉得爸爸该怎么做?”

    脸上的笑容霎时凝固,翟悦皱着眉头满脸不悦地说道:“别说总部,他连公司都待不下去了,现在翟阔电器人心惶惶,上至股东,下至员工都对他不满,甚至连媒体也收到消息,爸爸你还要包庇他么?”

    “嘶,你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沈芸瞪着女儿训斥道。

    伸出手轻轻一摆,示意沈芸不要说话,翟阔苦涩地说道:“若不如此,你要爸爸怎么做?我知道你们现在已经对翟阔电器没有任何兴趣,也不想接下这个包袱,而爸爸就阿政这个儿子!”

    翟悦断然道:“阿政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稳重不稳重的问题,而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即便调配至地方分公司,该妄为地还是要妄为,该任性地还是要任性!”

    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翟艳,翟阔闷声道:“阿艳,你的意思呢?”

    “我?”翟艳不冷不热地说道,“随便!”

    这个问题让翟阔表情滞了一下,只能无奈摇头:“阿悦,那你希望爸爸怎么做?”

    “如果您不想让您和叔伯辛苦打下的电器江山交给一个肆意妄为的人,那么您就应该坚决剥离阿政所有的职务。仅以财务投资人的身份留在公司董事会上,同时限制他在董事会上的投票权!”

    这个选择与翟悦当初劝说翟阔的建议差不多。翟悦昨晚也与妹妹商讨过这个话题,翟艳不认为这样做能改变父亲的决定,也不认为这个选择在翟阔电器这个家族企业里真能限制“太子”翟政的权力,所以她不置可否,保留自己的意见。

    连翟艳都不看好,翟阔碰到有关儿子的事情就昏头,自然不会同意了!他摇摇头,同时脸色难看地说道:“你是阿政的姐姐。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我不是绝情,而是站在亲生姐姐的角度,保护弟弟最好的办法!”翟悦满脸戚容,十分感伤,“爸,妈,现在你们还要继续迁就他吗?上一次他用硫……”

    本来想提起这件不能提起的“忌讳”。但是看到全家色变的表情,翟悦只能改口道:“去年阿政只是亏空了几十万,今年一下子就输了亿!亿啊,什么样的恶魔念头才会做出这样孤注一掷的赌注?我们不指望阿政能成为像阿辰那样伟大的人物,至少,25岁的他应该懂得明辨是非!知道父亲赚得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

    翟阔越听脸色越差。听到最后,他只能意兴阑珊地挥挥手:“别说了!”

    “爸!”翟悦叫起来。

    “好啦,你爸爸病体初愈,谈这些干什么?”沈芸连忙打断了女儿的话。

    面对这样一对昏头昏脑只知道溺爱,只知道时候给儿子“擦屁股”的父母。翟悦心头泛起一阵无力,而赵圆翟艳母女也不想给人落井下石的印象。所以冷眼旁观,不发一语。

    翟悦也不想管,但是……她深吸一口气,冷冷地说道:“医生说您再也经受不起刺激,而阿政已经成了定时炸弹!若不是担心爸爸您的身体,这件事我压根就不想管!我知道您想让我或阿艳回去,除非您答应我,将您的股权以委托的方式交给我们管理,否则我们不会插手将来注定会崩溃的企业!这是我昨晚考虑了一夜的真心话,而且我不会说第二次!”

    翟阔双眼暗淡,嘶声道:“阿艳,这也是你的意思?”

    翟艳摇摇头:“不管是好意还是歹意,这个时候我都不方便插手翟阔电器!而且我也不认为姐姐的这个办法能阻止……他作恶,但目前看来,这是将事情锁定在可以控制范围的最好也是最无奈的办法!”

    小女儿的话让翟阔的脸色更加暗淡灰败,他提起精神蓦地反问:“明年你就要当妈妈了,爸爸很好奇,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翟艳似乎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她直视着父亲十分认真地说道:“如果有钱,我会让他移民国外,陌生的环境会让他不安,自然就会谨慎!接下来我会控制他的财政,监视他的生活,正确地,我会嘉奖;错误的,我会惩罚!如果一错再错,我会抽空所有资金,任他自生自灭,因为我可以接受平庸,却无法忍受愚蠢尚且死不悔改的儿子!”

    翟艳冷酷无情的话让在场包括赵圆在内遍体生寒,翟阔勉强笑道:“如果没钱,只是个普通人呢!”

    “若是普通人……”翟艳淡淡一笑,似乎对这个假设不值一提,“现实的困境和挫折根本无法让这样的人生存下去,所以不会有这个假设!若真有这样的事情……那只能说我不配当您的女儿,因为我比您做得更差!”

    言下之意,翟艳在指责父亲的教育方式有问题!

    “哈哈!”翟阔蓦地大笑,笑容带着说不清的落寞和悲怆,“若我的两个女儿是男子,我又何必落得今天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我早就把阿政打发出公司了!”

    赵圆原本不想开口,只是见爱人如此悲伤,她真心感到不忍,憋了半天才叹道:“你之所以不想将公司交给阿悦阿艳,无非是因为他们是女子,嫁出去之后将来公司会给了外人!这其实挺简单的,让她们仿照那个叫赵琳的女人做呗!”

    “赵琳?”翟阔愣住了

    反倒是翟悦姐妹脸色一边,表情变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翟艳现在倒是后悔无比,不应该在平日闲话时,将赵琳的事情跟母亲说。

    赵圆知道女儿在担心什么,所以简单的将赵家与宋辰的约定说了一遍,语气轻轻地劝解道:“你们以后是要搬到美国去的,美国那边不禁生育,你们担心儿子姓翟会失去女婿的宠爱,但是如果是第二胎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翟阔眼睛一亮,还真的考虑起这件事,一会看看小女儿的肚子,一会儿又看看大女儿的肚子,眼珠乱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虽然第二胎可以考虑,但是这种碰运气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所以翟艳旗帜鲜明地摇头道:“站在人心角度,我不知道阿辰怎么去看跟母姓的儿子,所以我不想发表什么意见!而且这件事要准备很长一段时间,而眼下翟阔电器的事情要解决:谁担任总经理?是从翟家里挑一个,比如二伯?还是聘请职业经理人!”

    “我不信外人!”

    翟阔一出口,就堵死了翟阔电器进行现代企业改革的关键一步,翟艳似乎已经知道了父亲的想法,所以丝毫不以为意:“那就让二伯出面!”

    “他性子太软绵!若他真的行的话,两年前我就让他担任总经理了!而他的一对儿女,也只比阿政沉稳懂事一些,能力太过平庸!”翟阔摇摇头。

    两姐妹翻了个白眼,翟悦不满地嗔怪道:“我还是坚持我的建议,采用信托的方式将股权交出去,让阿政每年领分红、利息和奖金!难道我这个做姐姐地会亏待他?”

    翟阔沉默良久才叹息道:“让爸爸考虑考虑!”

    ……

    没过多久,翟家的亲戚陆陆续续地来看望翟阔,也就翟政的事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翟阔看似虚心接受他们的建议,但却没有对这件事发表最后的看法。

    而此时,项杭已经带着精干的队伍来到澳门会见了赌场老板,或许是因为第一时间表达了愿意偿还借款,又或许是项杭等人散发着军队冷酷的气质,赌场老板不敢狮子大开口,只是将产生的日息抹去,总金额仍然是五千万,项杭动用辰星集团的资金偿还了这笔赌金,然后带着被困了一天,神情萎靡沮丧的翟政回到东瓯。

    当他们还在高空时,宋辰已经回到东瓯家里,也“第一时间”从小儿子宋灿嘴里听到有关“弟弟妹妹”的消息,一时间,宋辰又惊又喜,抱着翟艳柔媚的身体转了一圈,打趣道:“我家女皇大人也有了!”

    “女皇”这个称呼自是贵不可言,虽然只是宋辰玩笑之言,但是在场的张若曦、翟悦、赵琳、白梦瑶包括李婉五个女人的脸色都变了,即便被宋辰打横抱起的翟艳,也是眉心颤抖,连忙嗔道:“瞎说!你以为是古代啊,快放我下来!”

    其实话一出口,宋辰就意识到刚刚心血来潮的绰号有多么让人忌讳,宋辰不动声色地笑道:“现在虽然不是古代,但你们在我心中各个都是高高在上的女皇,陛下,请允许小的为你服务!”

    “扑哧!”张若曦吃吃一笑,啐道,“脑子转的真快!”

    赵琳讥笑道:“你怎么不去唱京戏,脸可变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