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互联网帝国 > 0588 最后一个平民的创业舞台

0588 最后一个平民的创业舞台

    宋辰摊手道,“尽管当时的客观经济非常复杂,97年亚洲经历了十分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国出口形势格外严峻,去年还遭遇纳斯达克股灾崩盘导致的经济yin影!但就我本心来说,任何一个国家将房地产视作重要经济产业都是后患穷的!”

    “中国有庞大的人口,房地产市场的刚需应该是长期存在的!”邓佳诧异地说道。

    “刚不刚需从来不是一个理由!”宋辰摇头道,“关键是地方zhèngfu因为财务税收导致对土地税金过于热衷,再加上政绩至上以及一些寻……暗箱cāo作,所以中国的房地产价格或许会呈bo浪形状跌宕起伏,但总体上其价格会往上涨,这其中有太多的幕后推手,甚至还包括老百姓自己!”

    说到这里,宋辰轻松地笑道:“你们都知道,我这个人做生意不看眼前,不看明年,就看五年十年!所以听了我这番话而跑去做房地产投资的人,如果出现亏损就不要赖我,因为我指的是几年后的房子价格,而不是现在!同样的,在股市里也一样,如果你做的是长线交易,你们在股市里的收益至少能跑赢通胀!而如果听了我的话你们能耐得住寂寞,而且还赚了的话,也不用感ji我,因为我只是动动嘴皮子,你们却用了真金白眼,所以这些钱也是你们该得的!”

    “换言之,您投资房地产的建议适合那些有房子需求,有一定资本的家庭!”

    “差不多!”宋辰点点头,“至于那些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我的建议是找一个有租房需求的地方将房子租下来,花点钱装修成合租房租给其他人!如果稍有胆量和资本,将房源按揭下来做合租房,利用租金去偿还按揭利息!但是切记,论做什么事情都要量力而行,不然就是彻头彻尾的悲剧!”

    邓佳深思道:“我们都知道,年轻人从大学毕业后都是没有经济来源,要靠父母接济的,如果要买房的话,疑会给双方的父母和家庭带来巨大的负担!”

    “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房地产大热会后患穷的原因!”宋辰颔首道,“一旦老百姓的储蓄流入房地产,那么必然会进一步压制本就不振的内需市场,这将损害中国的实体经济!换言之,房地产产业的崛起是建立在实体经济的衰竭上的,销售房子的利润是众所周知的暴利,银行对房地产行业加趋之若鹜,而不是已经被忽视了二十多年的实体经济,确切地说,是中小型的民营经济!”

    “道理很浅显!”

    宋辰微笑道:“我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政策制定者,我只是在告诉大家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以及怎么让自己的钱像滚雪球一样滚起来!当然,我的方法适合那些xing格相对比较保守内敛,不善与人交际,不适合创业的人,如果有事业野心,最不应该做得就是把资金套在不动产上,而应该将这些钱投入能为自己带来事业的项目!”

    “没想到会从您口中听到这样的提议,这让我想起早期您的成功也是建立在您母亲的那套房子上的!”邓佳沉吟了一下后轻声道,“我们知道,您的第一桶金是最早是位于东瓯大学附近挂着‘培训’之名行‘游戏厅’之实的电脑房生意!98年的时候电脑房还是属于法律不监管的灰sè地带,您当时将母亲那套房子抵押做生意,有没有考虑过,万一生意失败了,可能会让您和您的母亲的ri子过得加窘迫?”

    坐在电视机前,宋化表情淡漠地看着电视里的大儿子,手头上的香烟都染到指头了还不知道。一旁的黄珍看了丈夫一眼,表情黯淡地抱着儿子宋志默默地起身回卧房了。

    宋辰淡淡地点了一下头,缓缓说道:“谁在创业的时候敢笃定自己一定会成功?至少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当时有一种强烈的yu望,促使我想要改变我和我妈**命运,并且侥幸成功罢了!”

    “是不是侥幸,我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邓佳掩嘴笑道。

    “我知道以前有人(读者?指责我拿家人唯一的资产做赌注……我只能说,不是当事人,最好也不要妄言自己的做法肯定是对的,但至少我在努力得改变我们的生活状况而不管这个做法是对是错!”宋辰摇头失笑一会,语带讥讽地说道,“中国人有一点非常不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是一部赤luoluo的成功崇拜说!所谓‘杀一人是罪,杀一万人是雄’,也有‘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按照这样的逻辑分析,我想我应该庆幸自己成功了!要不然我在和我母亲一贫如洗窘迫过ri的时候,估计嘲讽者多过同情者?”

    “这的确是深植在我们平常生活的痼疾!”邓佳沉吟道,“让我们重将话题转回来,再过半个月就是大年夜了,随着的一年到来,2001年对辰星集团来说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一年!我听说姚总与辰星络的管理者有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约定,这件事您知道不知道?”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宋辰哈哈一笑,“但是怎么说呢!不管是姚总还是其他高管男扮女装表演节目,都意味着他们都已经准备好努力让公司的财务变得加健康!”

    “那么其他公司呢,是不是有类似的盈利计划?”

    面对邓佳的试探,宋辰摇头道:“这个,暂时还需要保密!不管怎么样,辰星公司都有既定的计划,目前为止我也不能肯定那些已经亏损了两三年的企业今年就能实现盈利!但我还是那句话,我等得起,而且愿意等!”

    “我想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比您富有远见卓识!在节目的最后一刻,您有没有什么话要跟电视机前的观众们说的吗?”

    宋辰沉吟着缓缓说道:“有的!随着改革进入攻坚阶段,这个过程中释放的市场基本已经成了竞争ji烈的红海,留给年轻一代……尤其是80年代人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相比起70年代的人,这一代人将是最痛苦最mi茫的一代,他们不曾有过福利分房的待遇,不曾有过上学看病免费的时代,他们将经历通胀与消费指数齐飞的坏年代……但是你们要心存希望,因为经济对世界的改变不会因为纳斯达克股灾而有所减缓!相反,资本危机反过来会挤去经济产业的毒瘤,使得科技公司变得加强大!而且你们也得到了父辈不甚关注的历史机遇,那就是互联!我相信互联很可能是本世纪初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属于平民的创业机遇!而这个机遇,是你们能否在下一次产业经济站稳脚跟的关键,从平民进阶jing英的历史机遇期!”

    宋辰骇人耸闻的预言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邓佳尽管惊骇yu绝,但也十分识趣地问出了电视机前数个关注宋辰的人的问题:“何谓下一次产业经济?”

    宋辰当然不会将自己的计划透lu出来,而是十分神秘地勾起chun角,微笑道:“盯紧我的脚步,你们会看到真相!这个过程你们还需要耐心,这很重要!我希望到了那个时候,中国和你们都已经做好准备,因为辰星集团不会停下来等待掉队的人!”

    “我也不会!”

    ……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宋辰在想什么,除了他自己!但是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在好奇宋辰心中的蓝图和所谓产业经济是什么!”——《人民ri报》

    “……将彩电业批得狗血淋头的宋辰显然意犹未尽,他一边捧起房地产,动动嘴皮子让别人帮他一起哄抬房价,一边又指责房地产行业对国家经济的危害xing,随后他又开始玩起了慈善和猜谜游戏……是的,一方面他旗帜鲜明地表面了态度,另一方面他又模拟两可,我们永远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想要干什么!我们唯一肯定地是他有一张不逊于迄今以来十分准确的目光的大嘴巴!”——《浪》

    “……宋辰在中国电视台的首秀提振了上万公里以外道琼斯指数低mi的纽约股市和纳斯达克科技指数,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必须承认他对科技产业的影响力正在变得ri益牢固!这种现象可能会持续很久,原因就在于美国辰星这正变得越来越夺目的科技集团,老牌的软件巨头现在到了必须正视宋辰和他的辰星帝国的时候了!”——《纽约ri报》

    ……

    不急不缓地折起报纸,满头华发的赵智林尽管已经六十多岁,但jing神矍铄,满脸红润,看起来十分健康。他斜睨着坐在旁边的儿子赵德凯和儿媳郑颖,问道:“宋辰打算涉足货币基金这件事,德凯,之前你知道不知道?”

    赵德凯摇摇头,目光淡淡地说道:“我也是昨晚才知道这件事!爸,你也知道宋辰这个人,除非真与他推心置腹,否则一些核心的事情他不会跟你说的!”

    赵智林冷冷地看了一眼三十多岁的小儿子,表情冷峻得让赵德凯十分难受,他讪笑道:“爸,以中国目前的政策,辰星集团如果要做货币市场肯定会与别人合作,做生不如做熟,他肯定会来找我的,到时候我与他谈一谈!”

    “你这样被动,多少商机被你错过去了?”训斥了儿子一句,赵智林神情淡淡地说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货币基金,打算怎么做货币基金,似乎什么东西到了他手里都能玩出不同的花样!而且政务院里的人也很关注宋辰!”

    面貌姣好气质绝佳的美fu人郑赢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可以问一问琳琳,毕竟辰星集团要做这个业务是以支付宝的名义,而琳琳是支付宝的股东,有什么事情宋辰肯定会征询她和蒋琰的意见!”

    看着赵德凯,赵智林冷哼一声:“就是因为有赵琳和蒋家那位在,我所以才会担心宋辰会绕过你与别人合作,或者干脆自己做!不管怎么说,既然他在电视台里言之凿凿,那么他肯定已经有把握了!我不希望什么东西什么好处都落到长房那里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德凯?”

    赵德凯干笑道:“爸,我明白的,等一会我马上打电话!”

    赵智林的脸sè微微缓和了下来,淡笑道:“那也不用这么急,现在马上就要过年了,宋辰不会这么仓促地实施这个计划!”

    郑赢细声道:“爸,我听说大伯初二会邀请宋辰来家里吃饭,拜年这么赶,宋辰要来吗?”

    “赵家蒋家都在京城,尽管富可敌国,但是以宋辰的为人肯定会给我们两家面子!”赵智林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随后锐利地目光透着水雾缓缓说道,“不管怎么样,琳琳和蒋家那位也不是普通人!”

    郑赢笑道:“那不就正好,到时候德凯可以打听一下消息!”

    “这也是我的意思!”赵智林终于缓和了脸sè,微微笑道,“其实在我看来,昨晚他那些话直白浅显得谁都能拽上两句,但是很少能像他这样能将国家的总体政策和未来走势言之凿凿地指出来,即便我也不能!”

    不能?你自己不就是政策制定者?

    在心中嘀咕,赵德凯脸上却笑得非常灿烂道:“爸爸不是不能,而是身份使然!”

    “你知道就好!”赵智林白了儿子一眼,随后叹道,“下一届我就退休了,你的两个大哥还算争气,在政界都混出了名堂!德凯,其实你应该明白自己不是一个可以开疆辟土的料,所以宋辰这样的朋友才是最适合你的,你要时刻明白这一点!有些时候……”

    赵智林蓦地发出深深的叹息:“亲人未必能做得比朋友好亲啊!”

    赵德凯与妻子郑颖相视一眼,脸上的表情不一而足。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