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官仙 > 第十一章 很拽很C蛋

第十一章 很拽很C蛋

    裸奔一天半,冲上了都市分类新人榜,风笑咬牙码字,再更一章,还请大家帮忙宣传本书,继续支持风笑。(百度搜求魔即可找到本站Www.Moksos.Com)

    **************

    凭良心讲,这待遇已经不错了,陈太忠长得高高大大的,而且一看就是毛头小子,这些玩“仙人跳”的家伙并不想把他逼急了,否则的话,不管官了还是私了,先来一顿好打是少不了的。

    “官了还是私了?”陈太忠看看这几位,毫无疑问,各个都是满脸横肉的主儿,有俩手上还拎着棍子。

    肯定是私了,不过,他想的私了法,绝对跟对方想的不一样。

    说实话,陈太忠在仙界得罪那么多人,不是没原因的,其中一点就是,他行事有时候真的特别操蛋,尤其他恨上什么人的时候,使出来的手段通常比较缺德。

    眼下,他又恨上这帮家伙了,自是要好好地算计一下对方,仙人跳对他**上的威胁不值一提,但对他情商的侮辱实在太大了,“好吧,私了,这该怎么个了法?”

    咦,这么乖的主儿?光头汉子禁不住上下打量他一番。

    陈太忠的穿着打扮算不得考究,而且他人也不算勤快,东临水又缺水,衣服皱皱巴巴地看起来很是一般。

    不过,城里人习惯的穿着,毕竟和农村人有一定的区别,光头汉子只一眼就明白了,这家伙应该是城里人,起码也是进城很多年被同化了的农民。

    肥羊啊,光头撇撇嘴,“嗯,看在你这么识相的份儿上,你拿出来一……三千块,放你走路。”

    “三千?不是很多嘛,”陈太忠憨憨地点点头,手向口袋里一插,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扎捆扎得整整齐齐的五十元大钞,这是他打算买电视的那五千。

    当着众人的面,他大大咧咧地就要撕开上面的扎带,却不防那光头汉子劈手夺了过去,“就这么多了,我也不跟你多要了!”

    “那我跟你官了算了,”陈太忠寸步不让地盯着他,脸上虽然还有点怯意,但却多了几分决绝之色,“那是五千,还我两千!”

    “老大,”一个拎棍子的汉子冲光头使个眼色,眼色中的味道,有点复杂。

    “除非你们杀了我,”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们,心里有些微微的得意,哈,你们看到了,但是拿不到,那种郁闷,好受不好受啊?

    这种算计人的时候,他的情商绝对不欠缺,或许,他的情商从来没有欠缺过,只不过,是用错了方向而已。

    “老子杀你,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拎棍子的家伙怒吼着,他不喜欢陈太忠这种表情。

    “你试试啊,孙子,”陈太忠斜眼看着他,笑话,那么多仙人想杀我都杀不死,你这么个孱弱的家伙,也好意思这么说?

    对方给他当老子,他是绝对不爽的,不过,他更期待对方翻脸上来灭自己的口,那他出手可也就没必要顾忌什么了。

    “**,”那厮拎着棍子就走了过来,却被光头大汉拦住了,光头斜眼看他一下,“看不出来啊,道儿上的?”

    出钱痛快,可还有底线,又有胆子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骂人,这只能是道上的人,不过光头也不在乎,“好了,你骂人,多的两千……不给了!”

    “不给?那可就太好了,”陈太忠笑嘻嘻地站起来,“呵呵,我还希望你不给呢,这样呢,我出手就没什么内疚了。”

    说着,他的手一抬,就是两记耳光,扇得俩混混直接飞了出去,顺势又是一脚,那口出不逊的家伙登时就被他硬生生地踹断了小腿。

    那厮的棍子登时脱手,抱着小腿没命地尖叫起来,疼得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滚,豆大的汗珠源源不断地滚落了下来。

    光头直接就傻眼了,半天才反应了过来,怒吼一声,从腰边摸出一把尖刀,恶狠狠地扑了过来,“小子,找死!”

    “我可舍不得杀你,”陈太忠手一抬,硬硬地捉住了对方的刀锋,手上一发力,“叮”地一声,那匕首被他活生生掰断了。

    这是我从部队里弄来的特种匕首啊,光头简直都要傻了,看着手上仅存的刀把,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把我的钱拿来,”陈太忠理都不理他,手伸进对方口袋,掏出了那扎人民币,笑嘻嘻在手上摔两下,揣了起来。

    “还打么?”现在,他的微笑,落在别人眼里,简直可怕得跟魔鬼有得一比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朋友,留个字号吧,”有人说话了。

    说话的,居然是那个罪魁祸首,看起来非常纯真的女人,她的眼睛放射出仇恨的光芒,死死地盯着陈太忠,“我黑寡妇,不会放过你的!”

    女人,果然是不可理喻的动物,陈太忠颇有些奇怪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哦,原来是牝鸡司晨,不过,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

    这话真的很难听,不过,黑寡妇似乎造诣不高,听不懂这个成语,她的脸色再变,“怎么,你还真的要赶尽杀绝么?”

    “女人,你住嘴!”憋了半天了,陈太忠的乖戾之气终于爆发了,手一抬,黑寡妇的嘴里就发不出声音了,这不是点穴,而是仙家的“莫言术”。

    看到昔日的大姐头嘴巴在那里一张一合,却死活发不出半点声音,众汉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甚至,连那个腿断了的家伙,都吓得牢牢地闭了嘴停止了哀嚎,这现象,真的超出了他们的能力理解范围。

    下面,陈太忠所做的一切,更是让他们毕生难忘。

    “咳咳,”陈太忠轻咳两声,背转双手,脸上正气凛然,正是领导做演讲或者总结的那种派头,“今天嘛,发生这样的事,我个人呢……是非常遗憾的。”

    “我做个总结吧,算是阶段性报告,”他的官腔还打上瘾了,最近在东临水,做类似报告的总是李凡丁,那家伙只会骂粗口,水平比他差多了呢,他心痒难耐很久了。

    “你们犯了很多的错误,真的,错误实在太多太多了,当然,最严重的错误,就是不该招惹到我,你们惹得起我么?惹不起!所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嗯……”

    “但是,我宽宏大量,我不计较,我都已经打算给你们钱了,嗯,是三千,不是五千,”陈太忠正色解释。

    他正做着往日最喜欢做的事情,在对手倒下后,蹂躏并且摧残对方的意志,他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而这种习惯,却是让他在仙界树立了无数的不共戴天的仇敌。

    “我真的打算给了,”他的神色很诚恳,但毫无疑问,他是在胡说,剩下的两千,是买不起二十九寸彩电的,而且,他并没有打算买二十五寸的电视来将就自己。

    “但是,你们不珍惜这个机会啊,”陈太忠撇着嘴慢慢摇头,他的表情,看起来相当地痛心疾首,“不过就是个*……还是未遂,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三千,还少么?”

    他使劲强调这个三千,当然有目的,他只是想让对手明确地感受一下,到手的鸭子飞走时的那份痛楚。

    陈太忠明白,这种痛楚,并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就随之消散,这种悔恨交加的感觉,注定会成为这帮人在未来无数的岁月中,不可抹去的伤痛。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就算打断你一条腿,你丫不过疼俩月,哥们儿要让你以后想起来就疼,只疼俩月?你做梦吧!

    “所以吧,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真的,”陈太忠还在白活,他还没玩够,“比如说你吧,你给我当老子……”

    他的手一指那个断腿的,“但你断了腿,我现在已经不生气了,大家看,我是不是很讲道理呢?”

    看着众人如丧考妣地一声不吭,一点配合演出的意思都没有,陈太忠有点不满意,终于决定:这个游戏,就玩到这里好了,凡人就是凡人,蹂躏起来,一点都不好玩嘛。

    “好了,你断胳膊,我不喜欢你抱着膀子的样子,”陈太忠走到光头面前,出手如刀,两条血淋淋的膀子登时跌落在地。

    奇怪的是,那光头的断臂处,却没有怎么流血。

    “你喜欢被人骑,”陈太忠一指黑寡妇,他脸上的笑意,让女人情不自禁地缩做了一团,“那好吧,我帮你这个忙。”

    女人大大的眼睛中,露出了哀求的神色,不过她说不出话,而陈太忠就跟没看到一样,你厉害嘛,还不想放过我?哈,正好,我还不想放过你呢。

    下一刻,周边几个汉子脑中同时出现了一个无法抑制的念头,大姐头,黑寡妇……我们要上你啊。

    看着众人一拥而上,黑寡妇转眼就被按在了床上,陈太忠哈哈大笑,衣袖一抖,二层小楼,登时有一面墙壁不翼而飞。

    尘土飞扬中,他已经不见了踪迹,空中只留下一句话,“哼,居然敢把我当作情商低下的花痴,这梁子咱们结定了,这事啊,没完!”

    其实对他来说,这事已经完了,但陈太忠是什么人?给人添堵,他是一等一的人物,嗯,你们慢慢地提心吊胆去吧。

    说句良心话,从某些角度上讲,陈太忠被众仙家合力打到人界重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家伙做事实在太促狭了。

    随着墙壁倒塌的轰然巨响,那几个按住黑寡妇的混混如梦方醒,“啊,我在做什么呢?”

    迎接他们迷茫目光的,是墙外来来往往的路人,“靠,这里什么时候也开始暴力拆迁了?不是说这里是客运办买下的么?”

    有人直勾勾地看着*光外泄的黑寡妇,“好像……好像拆迁办的在……想要那啥那个漂亮房东?”

    “哪儿呢?哪儿呢?”这话一出口,四周登时围上来百八十个闲人……!!!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