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8节 欠扁的答案

第8节 欠扁的答案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单飞有点冒汗。

    他考古倒是不错,可对女人素来缺乏研究,只因为女人在他看来非但和古董不沾边,而且是新鲜事物,分分钟钟还在进化。

    女人不但喜欢为难女人,还喜欢为难男人,总喜欢给男人出些莫名其妙的难题,比如他那个时代就有个终极难题——假如女人怀龙凤胎难产,医生说保大两个孩子会死,保孩子女孩能活男孩不一定,保男孩母女都会死,这时候你妈要跳河逼你来保男孩,你如何来选?

    很多男人都选zé自己跳河的。

    单飞在那个时代侥幸躲过这个问题,没想到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了。

    翠儿一直跟在二人的身边,大小姐没有上车,她自然也就在马车旁候着,听到大小姐这么问话的时候,翠儿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这不是一个大小姐和家奴之间的话题啊。

    冷傲的大小姐今天怎么了?

    “问你话呢。”曹宁儿见单飞沉默不语,忍不住催促道,她问题出口,自己也知道有点问题,可不知为何,她竟想听听答案。

    要是寻常的家奴听到这个问题,答案当然是——奋不顾身的保护大小姐。

    若是有点心机的公子哥听到这个问题,肯定会答——我宁可送了命,也不会让你有丝毫损伤,在我心中你比整个宇宙都要重要……

    男人信眼,女人信耳。

    这在很多爷们心中很恶心的话偏偏让女人听了非常喜欢。

    曹宁儿没再想下去,见单飞还在沉默,又好气又好笑道:“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毫不利索。”

    “我想……”单飞终于笑道:“我会转身就跑。”

    什么?曹宁儿差点晕倒,不想单飞竟给她这么一个答案,这家伙是不是男人啊?

    难道说……本大小姐……曹宁儿心中气恼,实际上任何女人听到这种答案都不会开心起来。不待她多想的时候,单飞已道:“因为我知道大小姐肯定会把那些刀剑转移到我的身上。”

    曹宁儿“噗哧”一笑,方才的气恼早就到了九霄云外,知道单飞是拿方才的事情说事,曹宁儿解释道:“方才我把地契放你手上,是因为我一个女人家,和他们拉拉扯扯的不好看。谁知道我那个大哥发起颠来会不会来抢。”

    那我躺尸难道就好看?单飞暗自想到。

    曹宁儿看出单飞在想什么,缓缓道:“我在这里,我大哥当然不敢公然对你如何?”

    你这么说真让我很担心了,单飞愁眉苦脸的想。

    曹宁儿倒没留意单飞的苦恼,沉吟道:“至于那个夏侯衡嘛,他是个无赖,还不敢公然在许都和曹家撕破脸皮的。你不知道,夏侯家对司空虽然忠心耿耿,不过因为是外姓,始zhōng想压在家父头上。”

    这个倒是有情可原。

    单飞当然知道曹操、夏侯渊、曹洪等人关xì,夏侯渊、曹洪对曹操的忠心,那是史书可见,可大伙搏命不就是为了名利二字?

    他那个时代,无论哪个豪富身后、甚至身前,家族亲生骨肉明争暗斗,明枪暗箭的事情都不少见,这个时代变化的是时间,不变的是人心了。

    “大小姐,你和一个下人解释这些做什么?”翠儿站的脚酸,忍不住嘟囔道。

    曹宁儿脸色一红,轻叱道:“要你多嘴。上车走了。”

    她上了马车进了车厢,脸上的红晕这才稍稍减退,听单飞在车外道:“大小姐,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些人知道地契在我身上,说不定会来抢,这样吧,放你车里如何?”

    “那你让他们来抢我吗?你这点胆量都没有吗?”曹宁儿噘嘴道。

    “不是这样的。”单飞感觉这女人聪明起来真聪明,可糊涂起来也是不可理喻,“我是说把地契放大小姐这儿,一会儿真有变故,我先跑引开追兵如何?”

    曹宁儿憋住没笑,从车窗接过单飞递来的地契,见他又捧起了装香炉的包裹,轻声道:“把香炉放车上吧。”

    你早干什么了?

    我还以为这香炉长个明星命,必须人气滋润呢。

    单飞立即将香炉放在车上,忍不住问道:“大小姐,你带着这香炉干什么?”

    “要你多管!”翠儿马车上呵斥道。

    曹宁儿樱唇动动,本想说什么,终于只是道:“走了。”

    车夫扬鞭,马车顺着长街缓缓向前,曹宁儿人在车内,借着车帘的缝隙看着跟在车旁的单飞,心中暗想,我让你把香炉放在车上,你少了负担,怎么谢都不谢一声?真的没有礼数。转瞬少女哑然失笑,暗想我这是怎么了,他谢不谢的又有什么关xì?

    马车颠簸,曹宁儿心绪起伏,单飞却是心情激荡,暗想方才大小姐说了,有她在身旁,曹馥不会如何,可大小姐不在身边的时候,老子怎么办?总不能睡到曹宁儿的闺房里。

    他本着低调做人的原则,可看来在这个大小姐身边,只要不埋在棺材里,就得做好随时被砍的准备。

    一路行来,单飞提心吊胆,好在平安无事的到了曹家典当行前。

    曹家典当行独门独院,占地不小,门前两个护院石狮子一样的立着,见到大小姐的马车前来,立即分出一人相迎,将曹宁儿送到院中。

    曹宁儿一入典当行,一个老者就迎了出来,微xiào道:“大小姐,里面请。”

    曹宁儿见到那老者并不废话,径直道:“刘掌柜,三叔让我来问问那件事有眉目了吗?”

    刘掌柜看了单飞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大小姐借一步说话。”

    曹宁儿点点头,示意单飞在当铺堂外站着,自己却和刘掌柜到了堂中,刘掌柜进入木栏围起的柜台内拿钥匙打开个铁柜子,从最上的格子取出个小包裹,轻轻打开。

    单飞人在堂外,见院中还有几个护院游弋,刘掌柜又是如此仔细,这里虽是个典当行,可取的那东西在这个时代算是存在保险库里的保险柜中的防范级别,暗自想到曹家家大业大,一般金银绝不会放在眼中,能让刘掌柜如此重视的东西不知是什么宝贝?

    只是曹宁儿的倩影就挡在那小包前,单飞没长个透视眼,只见到曹宁儿似摇摇头,又点点头,单飞终于放qì看个究jìng的打算,不多时,一个护院快步走进来,到了刘掌柜身前道:“刘老,有人典当东西。”

    刘掌柜皱了下眉头,摆手道:“让他等着,不要让他进来惊扰了大小姐。”顿了下,又吩咐道:“陆丰,你出去去看看了。”他说话间,又收起了那包裹,小心翼翼地将包裹放回柜中。

    一年轻人应声从后堂转出,中等身材,面色黝黑,举步向堂外走去。

    曹宁儿待刘掌柜放好包裹后,突然道:“刘掌柜,让单飞也跟着去看看吧。”

    刘掌柜一怔,典当行在许都城绝对是个新鲜玩意,他因眼力深得曹三爷的信任,照顾着这个典当行,这几年着实培养了几个优秀的手下。

    可典当这行业眼下极为偏门,知道的都不多,内行更少,小三子得他训liàn,一双眼已经算是不差,让他出去认货刘掌柜当然放心,可大小姐让单飞也跟着去看是有几个意思?

    人老了,想事自然就多,刘掌柜有分犹豫,曹宁儿见状微微一笑,“刘掌柜,我不是不信你,只是这是三叔选中的人,有意收他为徒,我想看看他的本事。”

    她声音压的极低,单飞没有听到,刘掌柜听了却如晴天霹雳一样,失声道:“什么?”他跟随曹三爷多年,只算个手下,却从未有过师徒之名,一直引以为憾,问曹三爷为何不肯收他为徒,曹三爷却始zhōng避而不答。

    单飞或许不知道曹三爷收徒的意义,可刘掌柜却清楚明白其中的含义,知道此事若传出去,许都城内只怕半数人都要对此人改容相向。

    可那个瘦瘦弱弱的年轻人,家奴的打扮,看起来比小三子还要小上几岁,又怎会让曹三爷如此青睐有加?

    -----

    呵呵,偷香出来第五位盟主了,晚上看看加更一章感谢惜缘£天涯新盟主,也感谢众多打赏投票收藏的朋友们。

    思︽路︽客www~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