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64节 寻踪

第64节 寻踪

    他知道这时候什么安慰都是屁话,母亲走丢孩子的焦灼,除了找到孩子外,无论怎么安慰都是无法平复,回头望见罗老爹、孙苇、王祥等人都是闻声赶来,连乌青都是畏缩的出来,单飞立即道:“这位夫人走丢了了孩子,扎着冲天辫,六七岁左右的样子,叫做冲儿,大家帮忙去找。”

    那妇人见单飞如此,露出分感激之意,但随即被焦灼取代,因为有人跑过来道:“夫人,村子里找遍了,就算井里都找了,没有仓舒的下落。”

    单飞见村里人对那妇人颇为恭敬的模样,不由问道:“孩子真的叫苍叔?”

    “不错,他姓曹、名冲,字仓舒。”妇人焦急道,见单飞楞在那里的样子,妇人不由道:“你帮我找到冲儿,我一定会有重谢。”

    单飞回过神来,他倒不是想要酬劳,而是诧异这孩子竟然就是曹冲。

    称象的那个曹冲?

    曹操的儿子?

    单飞望见妇人的焦虑,终于道:“你放心,他绝不会有事的。”

    妇人见状一怔,安慰的话她不知道听了多少,只是更添焦灼,可见眼前这少年自信满满的许诺,没来由的有分期望。

    要是别的孩子丢了,单飞倒不敢这么说,但如果是曹冲,他心里感觉这孩子应该没有问题,曹冲虽然早死,但根据记载,绝不会死的这么早!

    可到哪里去找这孩子?

    单飞心思飞转之际,罗老爹突然道:“单公子,今天我在山上的时候,看到对面林子里有一群鸟儿飞起。”

    他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别人还在发蒙的时候,单飞心中一动,他只留意茱萸、想着马未来,并没有留意旁的动静,但听罗老爹这么一说,立即道:“你是说林子下有人?难道就是曹冲那孩子?”

    众人一听单飞所言,都是精神一震,妇人更是急问,“那林子在哪里?”罗老爹见单飞一口就说破他的言下之意,暗自点头。

    偶尔成功的人,说不定是靠运气,但能一直成功的人,靠的肯定是实力!

    罗老爹久经风霜,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力,当初在长街见单飞斥责曹丕时,就想这孩子并不简单,看他比孙苇还小上几岁,但说起话来简直老成的不得了。

    孙苇和这个单飞简直没法比,若得单飞提携,说不定还会有点出息,可看孙苇的样子,显然并不明白他的苦心。

    罗老爹暗叹口气,迟疑道:“我当时只以为是有猎户经过,才惊起了那群鸟。”

    单飞看出罗老爹的迟疑,也皱了下眉头。

    乌青一旁道:“老大,我感觉不对啊。”见单飞望向他,乌青鼓起勇气道:“那孩子我也见过,年纪不大,可那山上对面的林子看起来近,走起来绝对不近,孩子就算调皮,但敢走那么远的也是少见。”

    “冲儿说不定是迷路了,然后就越走越远。”妇人焦急道:“这位老丈,麻烦你带我去看看。”

    单飞知道乌青说的大有道理,但这时候无论什么可能都要尝试,见妇人焦急,单飞立即道:“夫人不用担心,这样吧,我和罗老爹腿脚利索,先赶去看看,一有消息……”

    这个年代连个手机都没有,也没地方连wifi,通讯实在不方便。

    单飞心思一转,就有了主意,“我们会点火为号,你们看到火光再赶来也不迟。”

    妇人一听单飞所言,感觉大有道理,连连带头。

    “我来带路,我对这里更熟一些。”王祥主动请缨道。

    单飞点点头,暗想这个大孝子是个真男人,关键时候撑得起来。

    “老大,我也跟你去。”乌青总是听娘亲讲神仙鬼怪的,对夜晚入林很有分迟疑,但还是鼓起勇气道。

    单飞点下头,看了一眼罗老爹。

    罗老爹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好,我也去,那林子在哪里只有我知道。”孙苇等人见状纷纷都要跟随罗老爹一起。

    单飞皱眉道:“只是去看看,人多了没什么大用。这样吧,孙苇,你带一拨人向西,其余的人分成两拨,一波向北,一波向东扩大搜寻范围。我们向南入山去林子那里,顺便四下看看。”

    孙苇等人怔了下,他们虽也想帮忙,可只听罗老爹的吩咐,暗想单飞这小子算是哪个,对我们这般命令?

    罗老爹厉声道:“一切听单公子吩咐!”

    孙苇等人终于点点头。

    顿了下,单飞又道:“有家伙的拿家伙,晚上都提防着野兽。有锣没有?”

    “只有一面。”有人应道。

    “那好,有锣的拿着锣,没有锣的点火为号。柱子、铁锁,你们到山腰守着,一听到锣声或看到火光,就在山上点火通知我们有消息了。”

    众人见单飞人虽年轻,但吩咐起来有条不紊,颇为可行,不由有分信服,轰然响应后,分散准备。

    单飞从乡亲手上接过三支火把,看了那妇人一眼,见妇人感激的望着他,微笑道:“你暂时等在这里就好,我们会找到曹冲的。”

    那面的王祥很快找了两根竹竿子,十数根破绳和几把斧头,解释道:“晚上很黑,踩到蛇就不好了,这竹竿子用来探路赶蛇以防意外。”

    单飞点点头,“打草惊蛇的主意不错。都用绳子绑住裤腿袖管,防止被毒虫咬到了,一人再带把斧头防身,提防野兽。”

    王祥闻言一怔,没想到单飞对他的意思这么清楚,喃喃念着打草惊蛇四个字,暗想这四个字说起来真的简单容易,一听就懂,单老大也是读书的人啊。

    众人收拾妥当,王祥自告奋勇拿竹竿子前头带路,罗老爹举着一支点燃的火把跟在他的身旁,指点着自己记忆中林子的位置,乌青拿着火把和拿着竹竿子的单飞殿后。

    才走片刻,单飞让乌青灭了其余两根火把,暗想这黑灯瞎火的,盘算路程,火把尽量节省着用才好。

    四人轮番一路呼唤着曹冲的名字前行,单飞不时侧耳倾听,只盼能听到孩子的呼救之声,只是林野幽暗,只闻秋虫鸣叫,冷风幽幽,根本没有任何孩子的呼唤声音。

    不多时,单飞等人已进入山中,又走了不知多久,火把燃了大半,单飞感觉嗓子都有点沙哑的时候,罗老爹一指前方道:“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再走盏茶的功夫,就能到我看到惊鸟的林子了。”

    单飞“嗯”了声,突然又嘘了声。

    罗老爹、王祥虽然前头带头,还是以单飞马首是瞻,立即止住了脚步,单飞鼻子动动,突然感觉背心有分发寒。罗老爹回头望见单飞的表情,感觉自己握着火把的手心满是冷汗,低声道:“怎么了?”

    “有……血腥味。”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