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偷香 > 第78节 够胆

第78节 够胆

    第三更!继续求票求收藏!

    -----

    这就完了?

    单飞早明白赵达最后说那句话的意思——赵达竟然有邀他入伙的意思!这如果让别人听到,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

    赵达是什么样的人?国安局的最高领导,居然会邀请家奴入伙?

    不过单飞并没有沾沾自喜,反倒有分心悸,他当然心知肚明——国家任务从来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其中的危险系数更是不用说。

    他不明白的是,赵达为何没有再问下去?

    丁家村外的怪物、许都城内变异的虎头蜂,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存在,这两者之间的关联就是——都有变异的因素。

    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又不像仅仅变异那么简单。

    是有人搞出来的?他目的何在?这种事情不要说在三国,就算在当代出现,都会引发最上层密切的关注。

    赵达很关注,但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肯定知道更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许都城有个那大的蜂巢,根本无法逃过赵达的耳目。

    曹冲被劫持如果和那怪物有关,幕后主使显然是不怕赵达知道此事,那人是怕赵达不知道此事!

    是有人有意引发赵达的注意?目的何在?向许都城的国家机器宣战?

    单飞越想越觉得骇异,不知道这世上会有哪个有如此不可思量的胆子,孙权现在还在江东守着家业,刘备肯定蜗居什么新野,袁绍的几个儿子现在被曹操打的乌龟一样,天底下谁会这么做?

    人做事都是有目的的。这世上有几种人,一种人是全力奉献不求索取,这种人有,但非常罕见,一种人是全力捣蛋损人不利己,这种人多,非常扯蛋。但大部分人是在两者之间,总为了个目的行事,做出这件事的人目的何在?

    单飞想到这里,暗自叹口气,就听门帘又响,抬头望去,见是曹宁儿走了进来。

    曹宁儿看着单飞,脸上多少有分冷漠道:“校事大人找你做什么?”

    “他问问虎头蜂的事情。”单飞感觉这种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不想惊吓了曹宁儿。

    “你要是不想说,麻烦你找个别的理由。”曹宁儿显然不信,她满是关切的询问,只盼能帮上单飞,没想到单飞竟然这么敷衍。

    单飞怔了下,默然片刻才道:“大小姐,我没有对你说谎。”不再理会曹宁儿,单飞掀开门帘走下楼去,见张辽居然还坐在那里用饭,单飞过去笑道:“给张兄多上一盘曹氏猪脚,算我的帐上。”

    酒楼的伙计早将单飞视若神明,立即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张辽本是沉默,见单飞谈笑风生的样子,倒搞不懂这小子是不是开水壶做的,屁股烧红了还有心情吹口哨,终于问道:“单飞,你没事吧?”

    单飞对张辽倒很是感激。

    他知道张辽绝不会无故出现在酒楼前为他作证,也知道张辽站出来需要多大的决心。

    张辽大大有名,曹操手下的五子良将。陈寿撰写《三国志》时,将张辽、乐进、于禁、张郃和徐晃五人合传评曰——太祖建兹武功,而时之良将,五子为先。

    这也是五子良将的由来。

    可这时候张辽非但不是什么良将,还是个降将,若论资格,比不上乐进、于禁这些最早投靠曹操的老将,若论血脉,比不上曹洪这些亲哥们,若论关系,也比不上夏侯渊这些和曹操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若论家世,张辽更是无法和荀氏这种三国大家抗衡!

    可荀恽、夏侯衡质疑他单飞的时候,张辽不但站出来了,还能为他单飞撒了不大不小的谎言。

    白发如新,倾盖如故。

    有些兄弟,本来第一眼就是注定了今生。

    单飞心下感激,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张大哥,我还有点事儿。你吃你的好了。”

    张辽“嗯”了声,单飞想的没错,他来到酒楼不是偶然,这些日子他没事就在这附近转悠,别人或许不知,他却感觉其中压力重大。但无论如何,只要单飞有事,他还是一定要站出来,有些事情,是他一定要做的。

    不知道单飞有什么事情,但张辽亦没有多问,暗想反正老子站出来了,接下来的事情接下去就好!

    单飞走到酒楼门前,莲花见到单飞,立即站起来,欲言又止。单飞没理会莲花,望见乌青坐在那里,乌大娘正用跌打酒擦着他的伤口。

    乌大娘为乌青上药时,眼中似有泪花闪动,只是低声道:“乌青……你痛不痛?”

    “娘,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

    乌青疼的龇牙咧嘴,还是竭力安慰着老娘,突然望见了单飞,低声道:“单大哥,我没用,又拖累你了。”

    在他心中,单飞本来就是为了救他才杀了恶狗。

    单飞缓步走到乌青身边,良久才道:“乌青,我想做件事。”

    “还要我帮忙吗?”乌青有分惭愧道。

    单飞沉默许久,终于点头道:“要你帮忙,但这件事得有点胆子,我不知道……”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看了眼乌大娘。

    乌大娘手一颤,药酒瓶落在了地上。

    楼前寂静。

    乌青怔了半晌,蓦地跪在了乌大娘面前道:“娘,孩儿求你一件事。”

    乌大娘不知为何,眼泪突然盈到了眼眶,半晌无语。

    乌青咬牙道:“娘,孩儿从小到大,一直都听你的话。可这些年来,孩儿没用,都是迷迷糊糊的没做出让你老荣耀的事情,到了如今,还要你为孩儿擦药。”

    乌大娘眼泪一滴滴的落下来。

    乌青眼中亦是有泪,嗄声道:“可孩儿还是想做一件自己真的想做的事情,只求娘亲你答应。”

    乌大娘捡起药酒瓶,将剩下的药酒都涂到了乌青脸上,许久的功夫,这才擦擦眼角,拍拍儿子的头道:“是娘儿没用的,你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吧。”

    乌青闻言大喜,站起来对单飞道:“单老大,我有胆,你要我做什么事情?”

    单飞又看了眼乌大娘,含笑道:“你和我去找夏侯衡和荀恽。”

    他大踏步的向夏侯家酒楼的方向走过去,乌青不出所料,立即紧紧跟随,二人并没有回头,没留意到张辽起身跟过来,莲花跟过来,就算曹宁儿都是冲出酒楼,本要招呼什么,可见二人脚步坚定,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二人才至夏侯家酒楼前,就见夏侯衡、荀恽说笑着走到门前,看似正要告辞,望见单飞和乌青走过来,夏侯衡骇了一跳,不由后退一步。

    荀恽只是含笑看着二人,眼中精光一闪道:“这不是……”

    是你爹!

    乌青在单飞做出决定的时候,早感觉领会了单飞的意思——奶奶的,这口气忍不下,就算死也要找回来。

    他冲上去就要挥拳,却被单飞一把拉住。

    “单大哥。”乌青有些不解,回望单飞,暗想单大哥究竟是什么意思?

    单飞看着荀恽,不怒反笑,“荀公子是吧?”虽然是夏侯衡出手,可单飞一眼就看出鼓动的是哪个。

    荀恽见乌青上前,本来眼中闪过分得意的笑,可见单飞如此,皱了下眉头,却不屑回答。

    单飞凝望荀恽,缓缓道:“荀公子,我从来不是个找事的人。”

    “哦?”荀恽只是挑了下眉头。

    “可我从来也不是怕事的人。”单飞凝声又道。

    “嗯?”荀恽嘴角带分轻蔑的笑。

    单飞上前一步,冷望荀恽道:“我今天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向乌青道歉!”

    “啥?”荀恽一愕,不信自己耳朵的模样,反问道:“你再说一遍?”

    单飞不管张辽的握拳、莲花的振奋、曹宁儿的错愕,不理周围越聚越多的人群,他那一刻眼里只有冷然决然。

    荀氏八龙是吧?荀家双杰很拽是吧?你老子是荀彧、大哥是荀攸是吧?

    你们家大业大就高贵了是吧?

    如果你们这么认为,那你们肯定大错特错,真正的高贵不是你高人一等的模样,而是要高过你昨天的模样。

    你这样的人物,老子以前见的多了,从来懒得理会,但不意味着我怕了你!

    如今曹棺有求老子,校事如果不要老子出手,也不会过来找我,你还当我是个家奴?

    嘴角带分微笑,单飞声音不高、说的却是长街皆闻,“荀恽,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立即向乌青道歉!”

    ----

    Ps:我已经知道你们很强大,没想到你们这么强大,哈哈哈!第三更送上,为了感谢你们的大力支持!还请继续投票给《偷香》,让我们向前冲的更高,让更多人知道你们的力量!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