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平步仙路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巨座终局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巨座终局


  不由分说,众人一同上前采取营救措施,就连重伤未愈的堕世兽也从地上站起,以思考接下来的应对之策。
  “大家分开跑,别让他抓个正着!”
  在堕世兽的提醒之下,巨昆,巨幢,巨沌三人呼啦一下散开,分别从三不同的方向,一同接近那道异象传来的方位。而就在这时,巨幢的双斧已经扬起,银光一闪,便将巨座身上的树桠砍成数断,掉落在地。谁知,那玩意生命力极强,即使已经碎成这般,仍然还能自行蠕动,看上去十分恶心。不过,巨座已经管不了许多,连忙与自己的兄长巨幢站到一起,共同应对前来的“怪物”。
  “让开,看我的!”
  巨幢凌空一跃,身后两柄巨斧已经舞成狂花,与此同时随之倒下的树干几乎毫无抵挡之力,登时断成数截。
  “呵呵,巨座,没想到你如此没用啊!”
  “小心,哥!”
  话音未落,原本处于坠落过程之中的树干残骸竟好似回光返照一般,体内进而再次迸谢出若干条新生的树杈,再次朝巨幢袭去。反应未及,转瞬之间后者的身体已经被那些缠人的绿色藤条捆成了粽子,紧接着颓然倒地。
  “哥!”
  “不用管我!”
  “噌”的一声风啸,巨幢身上的百变金游蚕再次发威,这回金蚕体内一品气弹出十八件样式各式的兵器,有棱有刃,有长有短,随即便将身上的藤条除去大半,这才让自己得以喘息。而再另其它两个人,巨沌依靠那双充满神秘力量的手掌,令得那些如影随形的树干退避三舍,不敢继续上前;另一边的巨昆情况便要糟糕许多,虽有暗中的傀兽无相助,但依然被打得节节败退,一只脚踝还被地上长出的树根死死缠住,任他如果挣扎都无法摆脱。
  “二哥,我来帮你!”
  才刚跑出一步,远处树上的一片树叶虽然受激飞出,风啸之中,巨沌立时闪身躲避,却不想地下的“陷阱”早已等待多时,两条树根破土而出,一左一右绑住也他的两只手腕。之前巨沌之所以能够应付那些植物,全凭自己的一双手掌,如今两手被制,再加上树根力量奇大无比,根本不是他能应对的。片刻之后,他便成了一个活靶子,被高高地悬挂在半空之中。
  眼见巨昆巨沌相继遇险,刚刚还在一味躲闪的巨座急中生智,利用不久之前从遮天皇那里学得的口诀,他将自己的一双手臂变化成了一副双刀,两臂狂舞之间,愣是开辟出一条仅能容自己通过的路径。
  然而,就在四人极力应对眼前的怪“物”之时,更多的树干,藤蔓正在向他们迅速涌来,势头之猛,威力之强,大有洪荒灭世之意。不远处的堕世兽实在想不通,他们几人究竟是如何惹了这些东西,竟会遭到如此猛烈的反扑。然而,事已至此,想要平安无事地度过一大劫已是不可能的,再三考虑之下,只见他猛提一口真气,身上数以百计的骨骼竟在同一时间咯咯作响起来。
  “吼!”
  堕世兽终于亮出凶兽真身,庞大的身躯,如同山石一般,降落在众人跟前。受其影响,几乎大半的怪“物”一股脑地涌向他的身体。然而变回本尊的堕世兽早已不将这些把芭放在眼里,仅仅是一声怒喝,便将前来的“植被大军”吹得人仰马翻,濑不成军。
  “哈哈,堕世兽,还是你厉害!”
  眼见堕世兽一招之内便已反败为胜,打破战局,巨沌心中大为惊喜,连声叫好。可就在这个时候,刚刚恢复真身的堕世兽还没迈出半步,嘴中便已喷射出大口鲜血,血水呈黑红色,显然是之前重伤未愈所致。
  “堕世兽!”
  不得不说,在现在的阵营之中,堕世的力量核心,威力最强,杀势最猛,可以说是无往不利。然而,在与这前那只带壳怪物的战斗之中,堕世兽身受重伤,又未能得到正确的救治,以至于伤情加剧,眼下又不顾身体状况强行使用凶兽之力,以至于引起旧伤反噬,才会出现这一惊人的景象。好不容易鼓起的士气登时跌倒了谷底,而堕世兽则随着那口黑血扑在地,任巨沌如果呼唤,对方都没有回应。
  “快!离开这里!带着随世兽走!”
  一想到此事因自己而起,巨座将心一横,双刀挥得更加迅猛。然而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所面对的是成千上万的,且拥有无懈可击自愈能力的“树手”,对战起来便更加吃力。慢慢地,巨座已经被重重树干包围,但冲天的冲杀声仍能不断自中心向外传出,听的巨昆巨幢心头震撼不已。
  “啊!”
  巨沌使出全身力气,终于撕裂了右腕上上的树根,并利用手上的神秘力量,将另一只手解脱出来,回到地面之上。再次望去,堕世兽又一次弯回人类模样,只是脸色一片灰白,看上去如死人一样。巨沌咬了咬牙,转身来到巨昆身边,将其脚踝上的藤蔓除去,接着又去帮巨幢。等三人全部离开植物大军的包围之后,原本巨座所在的地方成了那些妖祟的“大本营”,一根粗达一丈左右的巨型植被自地上缓缓伸出,并将由数以万计的藤条树桠组成的绿团收拢在枝头之上。看到这一幕,地上的巨幢已经红了眼,作势就要上前。可头脑清醒的巨昆却拦住了他,面色阴沉道:“不要去了,已经晚了。”
  “可是……我们不能把巨座那个小子一个人留在这里!他胆子……很小……”
  说到后面巨幢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之中已有哭腔。见到对方如此,巨沌也忍心不住抽泣起来,想起三人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一股强烈的悲痛感随即涌上心头。
  “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如若再不走,待会我们就要给巨座陪葬了!”
  作为三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巨昆认清了局势,并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确实,以现在的情形看去,如果他们三人强行强击的话,非但救不了人,连自己也要搭进去,显然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与其那样,还不如保存实力,为以后的路程做准备,这样才能不负此番进入错乱奇境的目的。三人将昏迷的堕世兽安置在板车上之后,又面向果园的方向,深鞠三躬,这才依依不舍地继续前进。不时,树立在果园外侧的植物大军相继退去,就连那枚巨大的绿团也被拉回到大陆深处,好似永远要沉睡下去……
  一路无话,这是几人进入错乱奇境以来士气最为低落的时候。之前,不管遇上何等困难险阻,也们都一一挺了过来,有惊无险,却没想到,在来到核心地带的第一站,他们便遭遇到了如此大的损失,巨座殒命,堕世兽旧患复发,重伤不醒,只凭剩下的三人之力,真能应对接下来的情况吗?
  谁也不知道。
  因为堕世兽暂时无法回应,三个人无从得知接下来将要前往的地方,只得依照着直觉,缓慢地向前摸索进发。然而,经过了之前的“噩梦”之后,大家已经是草木皆兵,对于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全都啉若寒蝉。说来也奇怪,他们所经过的路径大多也相安无事,就算偶然有只走兽,大多也不敢抬头,灰溜溜地自旁边跑过。而随着继续深入,周围的温度也渐渐高了许多,三人的身上已经渐渐出汗,嘴边生出一些薄而小的碎皮。
  “我说,咱们还是找个水源补给一下吧,我有些渴吧!”
  说完,巨沌回身望向巨昆巨幢二人,想看二人的意思。可谁知这时,巨幢像发了疯似的,咆哮怒道:“喝喝喝,喝死你才好!若不是堕世兽为我们指了那条凶险的路,巨座就不会死在那些植物手上。怎么,你现在还想害我们不成?”
  巨沌愣了一愣,旋即不悦道:“你怎么这么说话,巨座死了,我也很难过。再说,堕世兽让我们去果园,也是为了让我们好。从头到尾,你见他吃过东西吗?”
  巨幢冷笑道:“呵呵,他吃过也就罢了,不吃才奇怪。怎么,那些果子之中难道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他才不敢吃?现在我们都自身难保了,居然还要驮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废物,要我说,干脆把他么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巨沌愤然道:“你敢!你要是敢动他一根毫毛,我就跟你拼命!”
  眼见二人就要大打出手,巨昆终于开口道:“好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们就不要吵了。堕世兽也不想巨沌死,否则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强行发动那次变身。我们走了也有段距离了,是时候休息一下了。这样,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周围看看,或许能找到什么小湖池塘之类的。”
  说完,巨昆放下板车,快步向远处奔去。原地,只剩下巨幢巨沌以及昏迷的堕世兽三人,气氛尴尬无比。谁知这时,堕世兽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堕世兽,你怎么样了?”
  稍稍有此知觉的堕世兽艰难地睁开眼睛,侧身看见巨沌,不禁开口道:“快走,这里不能停!”
  “这里?怎么了?”
  “这是龙王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