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捉鬼小道长 > 第1章:一个漂亮的女人

第1章:一个漂亮的女人

我叫叶云,生于1989年的一个叫做叶家庄小山村。家里还有一个小妹,小我整整十岁,我的父母都是地道的庄稼人,即使供养一个学生都很不容易。所以16岁那年,我就辍学跟着村里的人出了山村,进入城里打工。
  因为没有学问所以只能干一些苦力活,我摆过地摊,洗过碗,打过杂,给人洗过车,也修过车。虽然修过不少车,却买不起车,不过却学会了开车,也混了个驾驶证。
  在我20岁那年,我开始给一家出租车公司开出租车,因为晚上容易挣钱,所以我就选择了晚班。晚上很多时候可以宰客,而且可以违规拉客,也可以不用打表,收入还算不错,每月除了自己生活开支外,还能寄些回家。
  就这样开了两年,一直是相安无事的。而且我本也没什么大志向,这样的生活自觉还算不错了。直到我22岁那年,有一天夜班车,我拉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自此我的生活就完全变了样,我不得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
  2010年8月24号,农历七月十五,我的生日。有个和我一样开夜班车的哥们还特地提醒我说今天是什么鬼节,还说什么晚上小鬼都被放了出来,叫我晚上不要去跑车了。
  我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也没啥学问,不过却也在电视上听过什么“子不语怪力乱神”,哪有什么鬼怪的。而且虽然是我生日,却只有我一个人,还不如出去跑车呢,免得多想,反而伤感。
  不过说来也奇怪的了,到了晚上的时候,街上还真没几个人。我就不禁想着,这些家伙还挺迷信的啊。
  到了晚上11点的时候,也才拉了三个人。白天睡了一天,回去也睡不着,我就将出租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边上停着,打开手机看小说。看的是一本恐怖小说,看得正入神的时候,车窗忽然“铛铛”响了两下,我心头一紧,身体不禁颤了下。
  我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我心中一怒,抬头就要喝骂,不过却是一愣。车窗外站着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就是穿的有些古怪,看着像是很早以前的装束了。
  我连忙打开后车门,满脸堆笑地问道:“老板去哪?”
  她上了车,随手带上车门,说道:“大王村。”
  我不禁一愣,这城市里面哪来的村庄?我回头问道:“老板,大王村在哪?”
  她的脸蛋真的很漂亮,感觉比电视里面的那些什么明星还要漂亮,不过就是有点白,白得挺吓人的。她一脸冷漠的神色,双眼微微转动了下,冷冷地看着我,也不回答。
  我翻了下眼转回头来,摆弄起车前那台破导航仪,心里暗骂道:切,拽什么拽,不就是长得漂亮吗?等老子有了钱了,娶十个八个回家当老婆。不过我也只敢、只能在心里这样想着了。别说娶媳妇了,我就连女朋友都没混到呢。
  我查了下导航,在城外还真有这么一个村子,距离还挺远的,有将近三四十公里路呢。我回头瞥着她说道:“老板这晚上的路不太好走啊,光线也不好,你就给200块吧。”
  我本来已经想好了理由来应付她让我打表或者还价,不过她不仅没要求我打表,而且还十分爽快地点了点头。我反倒是愣了下,这要是在白天100块钱都不到。嘿嘿,没想到大半夜的还宰了一只肥羊。
  我将她那冷漠傲然的态度扔到了脑后,摆好导航仪,发动车子上路了。
  晚上虽然光线不好,不过路上车子也少了很多,除了那些讨厌的红绿灯外,一路上是畅通无阻。不过我却并没开得多快,免得后面的大美女觉得我坑她,虽然我确实坑了她。
  一路上她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我说了几句后觉得没趣,也懒得再说了,
  快到十二点半的时候,终于到了导航仪上所指示的地方了。不过却只是丁字路口,前面根本就没路,哪里有什么村子啊?而且这里已经离城区有些距离了,四周也没有人家,就像一片荒野一样。
  一阵风吹进车里来,这大夏天的,我竟然感觉有一丝冷意,身体不自主地颤抖了下。我不禁想起白天那哥们所说的话。今天是什么鬼节,半夜鬼门大开,小鬼都会跑出来。
  我不禁又打了个寒颤,连忙说道:“老板,到地方了,不过这里好像没有……”
  我说着转回头,不禁愣住了。
  漂亮的女人不见了!
  我靠,人呢?
  怎么也不招呼一下就自己下车了?
  不过当我看到座位上的两张“毛爷爷”,瞬间就将那女人怎么不说一声就下车了的问题抛到脑后去了。我连忙从后面的座位上把钱抓了过来。嘿嘿,200到手,可以收工了。
  我心里正美着,不过当我借着车内小灯的灯光看清手里的两张百元大钞的时候,我猛然愣住了,感觉心脏猛地抽了一下,就像是被一张大手忽然握紧一样。
  两张“毛爷爷”竟然是两张冥币!
  死人钱!
  他奶奶的,被耍了!
  我连忙推开车门,下了车,环顾四周,哪还有那个女的身影。
  “呼!”
  一阵风吹来,带着丝丝寒意。
  “呜呜呀呀呀!”
  丁字路尽头之外的荒野中传来一阵怪叫声,像是风的呼啸声,又像是什么鸟兽的鸣叫声。不仅古怪,而且很是阴森。
  我身体不禁打了个哆嗦,连忙一头钻回车里,将两张死人钱扔了出去,调转车头,一踩油门,向来时的路飞驰而去。
  靠,那话怎么说来着。
  终日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本想着坑她一把,却没想竟被她反坑一把。而且竟然还是死人钱。
  真是晦气!
  回去的路上,我心里是又气又害怕。一路不敢停息,一直开会到公司,交了车后,直奔宿舍,倒头就睡。不过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总是浮出那个漂亮女人白的吓人的脸蛋,挥之不去。后来可能是累了,终于睡着了,不过却又做了个噩梦。
  我梦到了我开车拉的那个漂亮的女人,她披头散发,漂亮的脸蛋苍白得就像白纸,一双眼瞳犹如两个深不见底的洞孔,幽暗深邃,瞳孔中没有了眼珠,只有两股鲜红的血流向外喷涌着。她对我笑着,忽然向我扑来,嘴巴张着,露出几颗长长的獠牙。
  我害怕得快要尿裤子了,想要跑,但是却怎么也动不了,就好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样。她扑到了我的身上,大嘴巴一张,一口咬在我的脖子上,我全身猛地一震,一股刺痛涌遍全身。我想要大声喊出来,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就这样,睡梦中一直在重复着这个奇怪的噩梦,直到上午10点多我才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醒来后,我已是全身汗透,而且比睡觉前还要累,全身酸痛。太阳穴上的神经跳个不停,脑袋一阵一阵的疼。我暗骂了一声,去厕所洗漱了下,顺便洗了个澡。虽然仍是很累,不过却舒服多了。
  这房子并不大,不过设备却挺齐全的,该有的都有,因为房子比较老了,所以房租很便宜,我一个人已经在这住了一年多了。
  洗了澡后,也没食欲,而且我是晚上出车,白天也没事做,就准备继续睡觉。刚回到床边,我随手将单被掀开扔到床里面,从被里飘出来两张纸。我定睛一看,浑身一震,心脏像是被大锤锤击了下。
  两张百元大钞冥币!
  我连忙将两张冥币抓过来,仔细一看,正是昨晚那个女人留在我车上的那两张死人钱。
  怎么搞的?我不是把它们扔了吗?怎么还在我身上?
  太阳穴上的神经跳得更厉害了,疼得我连忙拍了拍脑袋。
  难不成昨晚真的撞见鬼了?
  细想来,那女的漂亮得有些异常,而且那脸色神情也很不正常。最后也没听到开门声,她就从车里消失了,还留下两张死人钱。
  还有她说送她去那个什么“大王村”,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根本就是一个荒野嘛。
  这一切都显得有些怪异。
  难道那个女的是个鬼,漂亮的女鬼?
  “老大来电话了!”
  我正想着,蓦地响起一阵铃声,把我吓了一跳。我一把抓起手机,就准备往床上砸,不过看到来电显示着“张大头”,我又忍住了,赶紧接通电话。
  张大头原名见张才明,是我的领导。
  “喂……”
  “6438,你出车祸了!”
  我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急呼声。正是张大头的声音。
  我不禁一愣,随即骂道:“张大头,你他娘的才出车祸了呢!”
  这兔崽子一大早就咒我,这不是找骂吗?
  “不是,38……”
  “你妹夫的,我有名字,别喊车子的编号!”我怒喝道。
  “你赶紧来公司,6438号车子出事了,郑丰出车祸死了。”
  我猛地一惊,6438是我所开的那辆出租车的编号,我是开晚班的,而郑丰就是开白天班的。
  郑丰死了?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