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一剑倾国 > 15、不!不!
人立高的老鼠是什么概念?
  
  可能你一剑就能斩杀,但你看到平日里巴掌大的东西,突然跟你一样高大,那种感觉不亚于待宰的牲口突然开口说话,都会让人忍不住的头皮.网
  
  不过二者却有一个显著的差别:杀掉后者,你可能会有负罪感;而杀掉前者,你只会浑身舒坦,就好像把淤结的污垢清理干净后的感觉。
  
  燕离还没来得及拥有这种感觉,他的剑挥出去,到半途,就见其中一只大老鼠突然吐出一道口水来,撞上剑气,竟发出“呲呲”的声响,然后剑气就被腐蚀成空。
  
  “这是什么鬼老鼠!”王回忍不住叫起来。
  
  他的失态是可原谅的,因为这世上还没有哪怕一种毒,可以对没有实相的死物产生作用。这老鼠的口水连剑气都可以腐蚀,如果换成人,稍一触碰,岂不即刻命丧星海?
  
  燕离没有说话,因为那两只老鼠已经一左一右扑了过来。
  
  密室狭小,没有空间躲闪,王回父子就躲在身后,更不可能躲闪。
  
  希望它能承受得住!
  
  他心中默想,突然还剑归鞘,“铮”的一声颤鸣,藏锋已经触发,万幸青钢剑没断。
  
  “看你们能死几次!”
  
  他扬眉拔剑,虚无的外部力道,在虚空划过一道暗色的半圆弧,囊括了两只鼠怪。
  
  其中一只首当其冲,身体即刻一分为二,另一只见状怪叫一声,见躲避不能,做出了临死前的反抗,冲着燕离再次喷吐口水。
  
  “燕兄弟快躲开!”王回大惊失色。
  
  燕离不言不动,探手便将青钢剑投掷出去。
  
  青钢剑竟直接将那团口水给击碎。
  
  “怎么会这样?”王回呆呆地说。
  
  另一只也一分为二,这次它们再也没能动起来。
  
  “出去再解释!”燕离弃了剑柄,重又取出一柄青钢剑,拔出便当先往密道外走去。
  
  “还不跟我走,看你闯出来的祸!”王回朝王小川喝道。
  
  “如果不是你们进来,顾怡姑娘怎么会这么对我……”王小川极小声地咕哝。
  
  不知道为什么,进来时没感觉这密道有多长,现在出去却感觉怎么走也走不完。
  
  前面忽然有了光亮,似乎就是岔道口。
  
  燕离道:“王猎头,你有没有跟连海山庄和官府的人报备过行踪?”
  
  “燕兄弟都知道了!”王回有些尴尬,然后道,“案子不是我报的,是钱庄的伙计自作主张。小川的事,我不敢说给别人知道,所以……”
  
  “其他出去再说。”燕离道。
  
  这时岔道口到了,他眉头微挑,突然矮身前冲,手中青钢剑接连挥斩,在昏暗的甬道中带起三道凛冽的寒光。
  
  三只冲进来的鼠怪应声倒毙,连吐口水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甬道狭窄,燕离身上不可避免地沾了些血迹。
  
  燕离站定,正要说话,突见王回脸上表情变得惊恐,他几乎想也未想地侧头一避,一只妖爪“哧啦”的从他耳畔穿过去,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妖爪,笔直而且锋锐,倘若稍慢一丝,脑袋就会被洞穿。
  
  他胸中杀意暴涨,真气汹涌,左手骈指一勾,虚空中的星源之力被大量调动,在十多下闷响中,偷袭他的妖怪便被扎成了马蜂窝。
  
  尸体从墙上摔落下来,他定睛一瞧,忍不住大皱眉头。
  
  他原以为偷袭他的是鼠怪,可这具已经死透了的尸体,却根本不是鼠怪,硬要说的话,倒不如说是穿山甲的变异品种。
  
  身后洞壁诡异地出现了一个黑幽幽的洞口。
  
  “我们来时有这个洞口吗?”燕离望着洞口,若有所思地问道。
  
  王回连连摇头道:“绝没有,方才它是突然出现的,就好像……就好像是某个意志在控制……”
  
  他越说越觉得太玄乎,无可奈何地苦笑道,“莫非……莫非这地宫居然也是活的么,那是见鬼了吧,根本不可能啊……”
  
  “不管是不是见鬼,却真的是见到妖怪了。”燕离颇有兴致地道,“还以为只存在于话本里。还是说,这些也都是星陨兽的一种?”
  
  说着当先走出密道,记忆没错的话,对面有一条单独通向赌档的甬道,他们所在的是四条密道中的一条。
  
  但是等三人走出去一看,各自忍不住的毛骨悚然。
  
  只见视线豁然开朗,不知怎么的来到了一个极广阔的圆形大厅,顶壁怕有十丈那么高,横宽也近十丈,越往上越宽阔,有梯田式螺旋过道,而在这些过道上,分布着密密麻麻的幽暗洞口,看来简直就像是个马蜂窝。
  
  “这……”王回强忍着惊悸,猛地咬了一口舌头,只觉疼痛难当,“这不是幻觉,这是真实的!我们方才明明没有来过这里,难道真的见鬼了?”
  
  “小心,他们来了。”燕离道。
  
  “谁来了?”王回一怔。
  
  下一刻,便听到“刷刷”的难以计数的脚步声,如潮水一样黑压压的怪影,便自那些幽暗的洞口中窜出来,朝着燕离三人“吱吱”怪叫。
  
  王回忍不住面如死灰,“完了!”
  
  “都怪你这个老不死的!”王小川满面惊恐,“都叫你不要招惹她了,现在死定了吧……”
  
  潮水一般的怪影大部分是鼠怪,还有一小部分是类似于穿山甲的东西,还有一小部分小牛犊大小的狼,种类不多,但是非常的开人眼球。
  
  它们的身上散发着绝不属于星陨兽的气息。
  
  星陨兽的气息,是一种星源之力的具象化。
  
  如此多的怪影,它们的气息的凝聚,立刻让燕离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没有空去思考这熟悉感是怎么来的,因为怪物们已经涌了过来。
  
  “王猎头!”他压低了嗓音沉沉道,“你好歹也是个灌顶境修行者,这么多年的修行生涯,带了这么多年的猎团,难道已经消磨干净你体内的热血了?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与怪物的厮杀之中,而不是在这里自艾自怜!”
  
  王回心中巨震,一生修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从不敢行差踏错,却养了个不成器的东西!多少次的犹豫,多少次的彷徨,可曾真正昂首挺胸地活过?
  
  难道就这么告别这个世界了吗?
  
  他的手忽然紧紧地攥住,“不!”
  
  “不!”
  
  一道透明的气团,便自这具衰老的躯体上散发出来。
  
  ps: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猩球崛起》里面凯撒对人类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