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十三章 阴谋

第十三章 阴谋



    周林似乎没听清楚似的,又问了一遍叶天舒:“少爷,您刚才说得是什么啊。’

    叶天舒也不好冷场,又说了一遍:“我的确有把握治好项云,曾经教我的那位老师不仅精通武道,还精通医道,不仅擅长中医,就是西医手术也是颇有研究,他将这些都教给了我,其中就有治疗植物人的手段,而且我曾经在美国治疗成功一个。”

    “真的”周林是欣喜若狂,这位少爷的性格他还是知道的,没有把握的事情可是从来不会说出来的,所以叶天舒一说出来,他就相信了。

    周汉生也是极为开心,但还是问道:“小哥的师傅真是世外高人啊,没想到不仅可以培养出小哥这样的武林高手,还医武同修,拥有这样的医道修为,不知小哥可否将周某人引荐令师,以聆听教诲。”

    天舒一听,大汗,自己的这些师傅,不是死了几百年了,就是还没出生呢,怎么让你见到他们啊,难倒还让你穿越一次。但还是顺着以前的谎言说道:“家师前几年已经寿终正寝,去世了。”

    周汉生一听,满脸的遗憾。

    大家聊了将近11点,直到小丫头有点犯困,天舒三人才告辞离开。

    这中间天舒说这个星期天就帮助项云治疗,令周林和周汉生极为的感激。

    他又将大辟棺手的各种发力要领都和易飞扬说了一遍。易飞扬自从周汉生和叶天舒比武之后以及知道叶天舒的武功就是在整个华夏也是鲜有敌手,对天舒的崇拜那真的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连天舒提议他加入星辰会,也是一举就答应了。令天舒暗笑不已。最后周林还是没有顺从周汉生的提议留下来,还是和天舒回到了别墅。

    一坐到别墅的沙发上,小丫头就紧紧地抱住了天舒,一刻也不放开。

    天舒问道:“小丫头,又怎么了。”

    小丫头脸上还挂着泪珠,说道:“项云阿姨和周叔叔的遭遇实在是太悲惨了,呜呜。”

    天舒叹了一口气,这个丫头平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没想到还这样多愁善感的啊,心里不由更加的怜惜,将小丫头抱到自己的怀里,说道:“没事的,小丫头,我这个星期去把项云阿姨救醒过来,他们不是又能在一起了,从此就会和和美美,白头偕老。”

    小丫头很认真的问天舒:“如果我也和项云阿姨一样躺在床上,而且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你会不会也像周林叔叔一样对我不离不弃呢。”

    天舒将小丫头抱的紧紧地,说道:“你永远不会有事的我会永远保护你,就算是你有一天躺在床上,我也会抱着你,照顾你,天天喂你吃饭,帮你换衣,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上穷碧落下黄泉,永世不离。”

    小丫头听到这话,感受着天舒的真诚,竟然在天舒的怀里睡着了。天舒抱着小丫头到了她的房间,放在了床上,看着小丫头熟睡时恬静的脸庞,不由得痴了。过了很久,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一夜的学习。

    红玫瑰舞厅是广市很有名的一家夜总会,它之所以有名,并不是因为这家夜总会有多么的豪华逼人,气势恢宏,而是由于它是广市最大的黑帮虎头帮的总部。这个虎头帮和上海青帮和东北洪帮相比那是天壤之别,但是在广市那可就是黑暗世界的领头羊,主要是因为粤省可谓是全国最复杂的省份,各种利益集团错综复杂,各大势力相互争斗,很难实现黑帮的统一,但是不管怎样的体制总会衍生出这些生活在黑暗下的人,所以就形成了这些小帮派,而虎头帮就是其中最大的一股。

    这时,红玫瑰舞厅里面是人声鼎沸,灯光糜烂,年轻的少男少女们在灯光下不停地跳着舞,相互之间扭动着身体,甚至有一些人身体都相互贴着,如蛇一般相互缠绕着,在人群中间起舞。旁边,还有一些人独自不停地摇晃着头,明显是吸食摇头丸所致,里面还有一些帮会成员在销售着可卡因,海洛因等毒品,旁边是已经骨瘦如柴的吸毒者。

    三楼总经理办公室里,有十几个人正在里面商量着什么东西。如果天舒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里的人中有两个他是认识的,一个是他的同班同学姜涛,另外一个就是姜涛的表哥,号称苍天学院的四大恶少的姜恒。

    只听姜恒说道:“虎哥,我给你一万块,帮我打断那两个家伙的腿。”和他对话的是一个40岁的中年男人,长的很强壮,胸口处纹着一个巨大的老虎,这个人正是虎头帮的老大刘玉虎。

    刘玉虎说到:“恒少,你说的这两个人家里都有私家车,其中有一辆奔驰,还有一辆我也查过了,是近段时间才出来的一款劳斯莱斯,都是豪车,恐怕家里的势力也不错吧。”

    姜涛在一旁不屑道:“哼,这两个家伙最多就是有钱罢了,但现在社会最强的人是什么,我告诉你,是有权的人,难倒你认为那两个家伙的后台比得上我们家,别忘了,我爷爷可是步入中央序列的领导人,堂堂正部级大员,还有谁会比他厉害,有什么事我担着。”昨天,他可是受到惊吓了,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所以他对天舒更是嫉恨。今天堂兄说花钱请人收拾叶天舒时,他立刻就同意了。开始还有些不放心,怕请的人也对付不了叶天舒,但是看到虎头帮那些身强力壮的汉子,他就彻底的放心了,他认为,叶天舒和上官天南再厉害也只是孩子,能和这些道上的打扰相比吗,所以一听刘玉虎的犹豫,他便立即反驳。

    刘玉虎想了好一阵,咬了牙,说:“行,这笔交易我做了。”他之所以会答应,一是因为财帛动人心,一万块钱在99年的确已经不少了,而且只是请他们打断两个人的腿,第二点才是最重要的,他想结识姜恒和姜涛的家里人,攀上这个高枝。毕竟一个省委书记在这些最底层的人看来已经是天一般的人物,有了这个靠山,他或许可以离开这个黑帮难以发展的粤省,到苏省去发展,将来或许还可能取代那里的青帮,成为华夏地下势力扛把子呢。

    不得不说刘玉虎的确是个有野心的人物,他的打算也是好的,为自己设计的蓝图也是极其远大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就是叶天舒和上官天南的家庭背景,在他想来,一个省委书记,绝对已经是个大人物了。但是他却不知道省委书记未必可以一手遮天,正是这个失误将他和他的虎头帮推进了万丈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