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三十二章 团聚

第三十二章 团聚



    两女多日未与天舒缠绵,好比久旷怨妇,一发而不可收拾,吃过饭,三人身影便在楠姐惊异万分的眼神中跑进主卧室。随后,主卧室里传来强烈的喘息声,三个白花花的身子便抵死缠绵到了一起,地摊上,床上,都留下了三人的印记……(最近风头紧,省略千万字),三人的声音令大厅中的楠姐脸色涨红,直觉全身发热竟然忍受不住跑到房中自慰起来,而对象却不是当年的丈夫,而是地面房间的那个人儿。楠姐看着隔壁房间的动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蓝色妖精酒吧,只是开在京城偏僻角落里的一个小小酒吧,在灯红酒绿的夜京城是那么的不显眼。今天,一辆造型别致,流线型极强的跑车停到了酒吧门口,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高大俊朗的男子,他摩挲了一下自己头发,脸上的表情慵懒而又惬意。

    天舒是今天晚上接到王强的电话后,才到这里来的。不得不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孤儿则是更加的自强,王强,林跃,张林和刘敏这几年果然都考上了京城的大学,而且这几所大学都算是一等一的了。王强在京城邮电大学,林跃和王林在华夏政法大学,而刘敏则是在外国语学院。只是天舒这两年一直在外地,却是没有时间去与他们团聚。大学里学费高昂,虽说现在鼎天基金给他们的资助也算不错,但也只是勉勉强强的够用而已。早就体会社会艰苦的他们自然不想一踏入社会便是身无分文,所以他们便都结伴出来打工。

    王强在蓝色妖精酒吧已经两年了,所充当的自然是服务生。后来林跃和张林过来,也是经过王强推荐进入蓝色妖精里面成为服务生,而刘敏毕竟是女孩子,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倒也不太适合她,所以她只是在外面做家教。

    天舒去日本之前便是已经联系到他们了,但是却一直忙着军科院的事情,倒没有时间出来见他们,如今一回来,便发个信息给了他们几个告诉他们自己回来了,王强便打电话告诉天舒说几人要小聚一下。

    京城的酒吧和广市酒吧的差异之处在于两个酒吧虽然也都是乌烟瘴气,但是这里毕竟是皇城脚下,首善之都,或许毒品也是有些,但是大多都是摇头丸之类的轻微性的毒品,海洛因之类恶即便是你有后台也是不敢卖的,在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双大佬的眼睛盯着,一旦出了事你就是手眼通天恐怕都顶不住啊,而且小酒吧逼良为娼的事情是很少的,大多都是自己自愿,不然的话,谁没有什么三姑八姨,在京城时间呆了长了,说不定关键时刻拉个裙带关系就有可能拉到哪个中央大员,所以谁敢乱来。

    推开大门,便听到刺耳的交响乐传来,整个酒吧都是笼罩在红色灯光之下,给人一种暧昧的气氛。许多少男少女都在跟着音乐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整个空间中都漂浮着吸食香烟所散发出来的烟雾。天舒眼尖,进来走了几步,便看到王强四人都坐在吧台边,正在对着门口张望。今天他们把工作都卸下来了,刘敏晚上特地从宿舍到了这里,就是为了等待叶天舒。

    其实天舒对于这几位童年好友观感是非常好的,天舒有好几次想要接济他们,都被他们给拒绝了。他们早就从院长那边知道了每年救济孤儿院的那家鼎天集团便是天舒家里的产业。在信息流通异常迅速的今天,他们自然知道鼎天集团如今是多么的威名赫赫,财大气粗。更是初步了解鼎天集团背后的能量有多大,可以说现在的鼎天集团足以撬动全球经济。但是几人从来没有要天舒帮助他们什么,反而他们认为天舒给予他们的实在是太多了。

    四人由于是紧紧的盯着大门口,再加上天舒的身材的确是太引人入目了,所以天舒一进来他们便看见了。林跃站起来连忙对着天舒打着手势,生怕天舒看不见似的。天舒走到吧台边,也找了个椅子坐下,然后便看着四个人。

    刘敏的气质比之两年前更为文雅恬静,惹人怜爱,如果不认识她的人都会以为她出生于书香门第,为大家闺秀呢,天舒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养成这样的气质。王强面容比以前更加黑了,也是更加壮实了,显然这是长期干体力活所照成的。而林跃和张林两人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王强一见天舒坐下,一个巴掌拍到了天舒的肩膀上,说道:“好小子,这个身板是越来越高大了,又长得那么俊,原本林跃在这里不只有多少少妇勾引他,去欢度一夜情呢,现在你到这里,把林跃的风头都给抢了,呵呵。”

    听到这话,林跃猛啐了他一口:“天舒在这里,你乱说什么啊,我最多和这些怨妇聊聊生活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下贱,他们的那种要求我不是都拒绝了。”

    刘敏嬉笑着说道:“林跃经常因为这事情苦恼呢,这也难为他了,以前在学校时平时就会装酷,现在话多的不得了。”

    林跃听了,朝着刘敏翻了一个白眼,逗得众人直笑。

    张林插嘴说道:“你们看,天舒到这里听你们打趣打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东西喝呢。”说完,便问天舒:“天舒,你喝什么。”

    天舒前世,也在酒吧工作过一段时间,所以对酒吧里面的道道并不陌生,只见他打了个响指,对着调酒师说道:“给我来一杯加利安奴香草甜酒。”说完,便拿了一张100元的纸币出来,塞进调酒师的口袋里,这个动作很明显,意思便是剩下的就不用找了,就是小费了。

    调酒师最喜欢向天舒这样爽快的顾客,笑了笑,对着旁边的王强说道:“强子,你这位朋友,还真不赖,加利安奴香草甜酒马上就有,还要欢迎常来。”

    天舒淡淡的笑了一笑,而王强则是大大咧咧的说道:“我兄弟当然不错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我强哥在一起的人怎么都不会差的。”

    听了这话,正在摇酒的那个调酒师顿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