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六十七章 惊叹

第六十七章 惊叹



    ;紫烟看着眼前众个犹如南极冰川般的女人,眼中露出晒州心叭的色彩,当年的李望月可以说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可以说是众人的开心果,但是现在,特别是云紫烟看到李望月那看上去已经了无生机的瞳孔和麻木的神情,心中不由得一阵阵刺疼。

    就是平时在家人面前有些吊儿郎当的叶凌风如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虽说当年之事和两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两人心中却是懊悔不已。当年要不是两人耽搁在外地。不能及时的给予帮助的话,恐怕事情也不会这么的糟糕。夫妻两人对视了一眼,长久以来的默契使得两人都明白对方都是下定了一个决心。

    李望月看到云紫烟,也只是眼睛深处出现了一丝波动,随后淡漠的说道:“紫烟,你来了。”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好像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天舒根本想不到世上竟然会有这么冷的人。

    云紫烟见到这种场景,也是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说道:“望月。这么多年你受苦了。”

    听到这句话,李望月的声音却是依旧平静的无法掀起一丝波澜:“苦,那是什么滋味,我早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苦了。”

    麻木,李望月似乎真的麻木了,天舒都在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能够在李望月心中泛起一丝涟漪。但是事实很快就证明天舒的推论是错的。

    李望月这时却是看向了叶天舒,淡淡的说道:“你就是紫烟和凌风的儿子叶天舒吗,听说你前段时间帮了强哥和小洁,是吧。”

    虽说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但是在场的四人却都被镇住了,因为他们在发现李望月竟然在笑,或许是因为长久未曾笑过的缘故,笑的很是勉强,脸部抽*动也并不是很明显,但是天舒几人可以肯定,她是在笑。特别是说到许强和小洁的时候,几人明显发现李望月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眼神中还闪烁着一种异样的色彩,虽说一闪而逝,天舒四人却是辨认的出来这种色彩里洋溢着一种幸福。

    天舒这个,时候却是懂了,李望月在离开自己丈夫之后,悲伤欲绝的她渐渐的将自己的心冰封了起来,并且长时间的沉迷于自己和许强以及许洁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幸福王世忠不能自拔,所以对于旁边的一切事物都形成了一种漠视,好像天地灭绝也丝毫与其无关一样。她的心结还是在许强父女身上。

    “是,许叔和许洁是我的朋友。”面对李望月这种状态,天舒明白,任何带有感情的解释都是徒劳的,还不如直白的说出来,所以他也是淡淡的回答道。

    “那,谢谢了说完,竟然又将身子转了过去,背对着众人。

    李瑞对着自己妹妹的这个样子也很是无奈。只得叹息着一声。招呼大家一起出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看得怎么样了”回到李亨的书房,天舒几人网坐下来,李亨就问道。

    云紫烟听了。心中就是一疼,却是没有说话。而叶凌风则是抬起头来,沉集说道:“望月已非昔日之望自,没想到当年的事情对她的打击这么大,哎说完。他又是叹了一口气。

    李亨听了,面露悲伤的说道:“你们也知道望月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吧。”

    天舒三人听了,都是重重的点了点头。^^百度搜,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李亨继续说道:“望月被我们带回家之后,我们本来想利用时间磨平她和许强之间的感悄,但是我们低估了她和许强之间的感情。%%  浏览器输入  xiaoshuoyd.com  %%她回来之后,依旧沉迷于和强子他们生活的幸福生活之中,除此之外。就是研究政治和酱料。”

    “研究政治几人都是疑惑起来,李望月如果说是研究酱料倒还是情有可原,毕竟李望月被抓回来之前就已经在“许记。做了一段时间的老板娘,对酱料可谓是驾轻就熟,而且自己丈夫本来就是一心扑在了酱料研究之上,所以她继续研究酱料是说得通的,但是研究政治却是为何。

    “呵呵。你们很疑惑吧,不仅是你们,开始我和二弟也很是疑惑。但是,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和二弟终于发现了原因,那就是她是要对付傅家。

    ”李亨说道。

    众人听了,都很是惊奇,光凭研儿从冶。就能对付傅家,如果这样真的可以的话。恐怕傅家轻饥,吧。

    李亨自然把众人神情收入眼底,但他还是继续说道:“开始我心中也恼怒她不自量力,但是后来我发现望月对于政治有着出奇的领悟力,特别是抱着那些政治书籍研究几年之后对于政治斗争颇为娴熟,她还叫二弟将家里势力收集的每一份关于傅家的信息都复制一遍交给她,虽说当时我们李家势力积弱,收集的消息也不是很全面,但是望月却依旧将傅家的势力弄出了一个大概的脉络。”

    “什么”听到这里,天舒几人都是失声说道,要不是知道对方没有必要骗他们。天舒早就一个巴掌扇下去了,并且骂一句:“要你胡说八道。”

    要知道,像傅家这样的家族势力即便是在全国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不弱的派系,而这样的派系必然是盘根错杂,甚至很多派系内部的人都不知道对方是友是敌,就算是派系的掌控者也是不可能完全掌握这些官员。而李望月却是利用一些情报一个人足不出户就可以分析出这样的势力的一个大概脉络,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要其本人投入多大的经历啊,就是天舒心中对于李望月也是涌现出了淡淡的钦佩之意。一个母亲,一个妻子能做到这种程度当真是呕心沥血了。

    “自从我李家势力遭到傅家打压后,我的位置也是无法稳如泰山,后来我却是将望月总结的一些斗争技巧烂熟于心,才将自己的地位逐渐稳固下来,虽然我到现在还终止于正部级,但是傅家却也一直无法奈何与我,呵呵,或许你们觉得不可思议,而我又何尝不是,但是更加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呢

    “什么天舒只觉得对于许洁的这个母亲是愈发好奇了,之前的事情在天舒看来已经是够震撼了,但是从李亨的语气来看,后面的事情更是绝对不差于前面的。

    李亨也是很享受大家的这种表情,他继续说道:“后来网络开始流行,我怕望月整日迷失在仇恨中,就叫二弟抱一台电脑到望月的房间中。果然不负我之所望,望月果然上网了,而且一上就是一整天,后来望月托二弟带了许多关于网络的书给她。我和二弟不疑有他,我们认为。自己的妹妹能够仇恨中解脱出来比之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所以二弟将一些军队培网络高手的资料也交给了她,但是我和二弟往往没有想到的是,她自己依旧没有从仇恨中解脱出来,而是越陷越深,她上网的直接原因却仍旧是为了对付傅家,而且已经自学成为了一个黑客。

    ”

    李享说到这里,除了本来就知情的李家两兄弟,众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气,诡异,着实诡异,谁能想到,在华夏,一个已经口0岁左右,还身居家中十几年的女子,应该是和电脑这种物品脱节,竟然为了报仇,通过自学,成为了一个黑客,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诡异呢,但这件诡异的事情却是着实发生了。

    李亨这段话已经不知道被断了多少次了,其中有些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说都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会有这样的毅力做成如此的成就,这已经不知道使得多少只以为出色的男人汗颜了。

    李亨这次却是不理众人的情绪,接着说道:“望月利用黑客技术不知窃取了多少傅家人的秘密资料,将这些资料一一复制,收录,然后花时间进行整理。所以近几年傅家或者傅家势力做的恶行只要是能收集到的望月都将其事无巨细,全部列了出来,而且很多都是有凭有据甚至一些成年旧事都被望月翻了出来,我曾经看过,果然是秦竹难书啊。望月本来是想让二弟将这些资料上报中央的,但是被我劝住了,以我们两家如今的势力对比,这东西即便是上报中央,恐怕也会石沉大海,被傅家轻着掩盖住,或者从里面拉出几个替死鬼了事,动摇不了傅家的根本,还打草惊蛇,我们这么多年来,我们都一直等待着有个强势家族能为我们出面,今天,我们却是等到了

    “你是说我们,你怎么这么有把握我们会出面。”天舒在旁边笑着说道。

    李亨则回答道:“第一你们现在其实和傅家已经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以傅家人的心胸,如果得势之后,恐怕也不会饶了你们叶家。第二,你们叶家男人个个都是嫉恶如仇,看到如此恶性,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第三。就是凌风还有紫烟,你们本来就和许强以及我三妹望月交好,所以面对如此情形,定不会坐视不理

    完,李亨就从书柜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文件夹,扔给了叶天舒。刚训训口阳…8。0…泡书凹不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