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九十七章 贺寿 二

第九十七章 贺寿 二



    “薛少。—  全文字版小说  首发  —肖少,泣位我看着眼生,你们两位可否给我师继下。”当叶天舒三人正在聊天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天舒转身一看,原来是刚才和肖行空兄妹两人谈话的三个男子走了过来,说话的是中间的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虽然他的语气很平和,但是整个神态明显带着傲气,而且看向天舒的眼神也有着些许不屑。

    “一个自以为是的人。”这时这个男子给天舒的第一印象。

    由于身高的问题,三人谈话之后天舒总是要低着头,照顾他们一些。所以何少从头至尾压根就没见过天舒的摸样,只是知道自己这个圈子似乎没有这号人。他何公子待得是什么圈子,已经是整个港澳最顶级公子哥待的圈子了,基本上香港最顶级的公子可以说没有他不认识的。所以想不起天舒这号人,就把他归咎为底层圈子里的人了,只不过和薛振兴,肖行空有些往来罢了。

    其实大多数纨绔都是有这个毛病,十分的自负,就像尹施威,也是认为自己不认识的人就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才闯出了如此的大祸。

    听了这位何少的话,薛振兴还有肖行空也都是眉头一皱,毕竟不管怎么样,打断人的谈话都是不礼貌的行为。而且两人对着三位从澳门来的纨绔子弟可不是很待见,特别是这位从何家来的何少何玉坤,整天就缠着肖韵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令得作为肖韵菱大哥还有姐夫的肖行空,薛振兴都是极为恼怒。

    虽然他们心中不舒服,但是他们家里和何玉坤所在的何家的关系都不错,虽然就算他们冷遇了何玉坤。何家也不会因为这一个纨绔子弟而说什么,但是心里总会不舒服的。这就没有必要了。

    “他叫叶天舒,是从大陆来的。是我们的朋友。”薛振兴面露笑容。介绍道。

    听了薛振兴的介绍,这三人神情更加的高傲,那个何少的眼里的蔑视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深了。他心想:“原来就是个大陆佬而已,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哥,还敢抢本少爷的风头。”

    即便是在如年,香港,澳门。台湾的大多数民众对于大陆的感觉依旧是“脏,乱,差”即便是到了天舒重生之前的力旧年这种观点都没有改过来,而且能上世界著名的“福布斯”财富排行榜的华人大多都是集中于港澳台的,所以不明情况的港澳台民众都会认为大陆的富人很少。

    其实大陆面积广大,人口众多,富豪是何其多啊,但是华夏人本就含蓄,大多数都是奉行“财不露白”的原则,这些富豪基本上都是隐身幕后,做隐性富豪。

    而这位何少到是去过大陆,但是所看到的也只是表面上的东西,所以对大陆仔就极为的不感冒。

    “哦,原来是大陆来的朋友啊;我是澳门何氏集团的业务经理,不知道阁下现在在哪家著名企业任职,或许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何玉坤笑着对天舒说道,但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假。

    这个业务经理也是何玉坤挂名的,基本上他是撒手不管的,这时候说出来其实是凸显“何氏”这两个字。他总不能一上来就说“我是何家的人”吧。

    何玉坤和他的两个跟班白归,苗成都是昨天晚上才到的,到了这里也没听说过最近香港发生的事情,如果听说了的话,恐怕就不会对眼前的“大陆仔”如此轻视了。78xs.com

    天舒听了何玉坤的话,哪里听不出来对方话中的意思啊,他这时才将微微低垂的脸抬起来,只是他微微一个动作,整个人的气质就截然不同,给何玉坤三人以莫大的冲击感。

    何玉坤自小就知道自己长得没有其他的公子哥俊俏,但是他一点、都不自卑,因为他与生俱来的贵气已经足以让大部分公子哥自惭形秽了。在他所见的公子中,也只有肖家,薛家,李家还有台湾几个顶尖家族的继承人能比的上。

    但是眼前这个名叫叶天舒的男子却使得他第一次感到无比的嫉妒,妖异俊美到极致的容貌不知可以令的多少女孩子疯狂,高大匀称的体型好像就是一件衣服架子,特别是从对方身上流露出来的贵气却令得他感到压抑,这种气质似乎已经不是单纯是出身高贵能养成的,其中更加蕴含了一种至高无上,薪视苍生,似乎随时随地都可以手掌千万人生死的至尊之气,皇者之气,尊贵至极。

    天舒”几径轻的向前走了,步。何玉坤就感觉自己身上的与势都压迫住了,身世最好的何玉坤尚且如此。旁边的白归和苗成的情况那是更加的不堪了。

    玉舒淡淡的笑道:“我只是一个穷学生罢了。”

    何玉坤也不是傻子,眼前这个男子的气质明显就不是一个穷学生能够拥有的,而且这次他也看清楚了,对方身上的衣服上虽然也没有什么牌子,但是却很是考究,即便是在细节上都是天衣无缝,所以很有可能和他一样,都是来源于某位著名时装大师的作品。

    何玉坤和白归,苗成在天舒这里没有讨到好,自然不会再次自讨没趣。而何玉坤心仪的肖韵菱,压根是看都不看对方一下,所以何玉坤就和自归,苗成离开了。

    “这个就是何家的公子吗,看来也不怎么样吗。”天舒看着何家三人的背影,淡淡的说道。

    薛振兴不屑的说道:“何玉坤是何家的纨绔,的确不怎么样,这些年一直追求韵菱,恐怕他还以为自己和韵菱是郎才女貌呢吧。”

    肖行空也说道:“何家子弟很多,还是有几位出众的,比起这何玉、坤。可是强上太多了。刚才另外两个人也是澳门的公子哥,很久之前就是跟在何玉坤后面混了,这三个人在澳门可是横着走的狠角色,做的事情不地道,所以我们也不待见他。”

    几人喝着酒聊了一会,忽然,薛振兴笑着说道:“天舒,你的仇人来了。”但是他的语毛中隐藏着一种隐隐的不屑。

    天舒虽然使用念力就可以看到身后的东西,但是为了掩人耳目,天舒依旧是转了身。

    原来又有一群人从庄园门口走了进来,其中天舒第一眼就看看到走在第二位的尹施威。

    现在的尹施威可没有以前那油头粉面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很萎靡。脸色枯黄,眼睛深深的四陷了进去。显然这几天过的很不好。其实他要能过的很好的话就怪了,这次因为他的一意孤行,使得秋和他尹家最大的支柱“港湾雄鹰”赫连真变成“港湾残鹰”后来又遇到香港各大社团的打压,整个峨的地盘都是缩水不少。不仅仅是家里的责难是免不了的,甚至帮中的长老对于整个尹家都施加了压力,令得尹施威这几天几乎是寝食难安。

    而站在尹施威旁边的身材高大。看上去极为凶悍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尹施威的父亲”秋的老大尹钟文了,现在的尹钟文虽然不像尹施威这样精神萎靡,但是脸色也不好看。毕竟这几天他身上受到的压力比之尹施威都要大,他毕竟是整个狄的真正领袖,尹家的支柱,帮里帮外的压力使得这个经历过无数大风打浪的香港枭雄都是有些吃不住了。本来这次寿席应该是尹施威的母亲带头前来的,尹钟文本来没打算来,但是为了缓和和肖家,薛家的关系,尹钟文这次却亲自上门了,可见他迫于缓解双方矛盾的急切的心情。赫连真倒是没有随着队伍前来。他断臂只不过才几天时间。恐怕伤还没好,而且他断了右臂,站立最起码损失了6成左右,现在香港比他强的人已经是很多了。他这一生在香港纵横披靡,不知道结下了多少的仇敌,所以想杀他的人何其之多,所以没有一些自保之力之前。恐怕赫连真还是不敢露面的。

    仅仅是几天时间,尹施威就感觉天地都已经变了,以前他虽然不算是香港最为顶尖的公子哥,但是也是排在前面,就是面对薛家三少的时候也是不怵,在身边更加是众星拱月。拍马屁的人更加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自从出了这件事情之后。一切似乎都变得不同了,他身边的追随者一下子就消失了,使得他很有种“树倒糊孙散”的感觉,而且就算是家中的人看到他也是急忙的避开,好像他身上有着什么霉气似的,沾上了就要倒霉一辈子。而且平时对他很是亲切和蔼的叔叔伯伯现在看向他的眼神都是恨恨的。

    “都怪那个家伙”他的心中又映现出那个使得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的容貌,本来对方那帅气无双的容貌在他看来要多么丑陋,就有多么丑陋,看着这张脸,他心中就激起一股子怨毒,“我一定要报复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尹施威握了握拳头,脸上露出一股子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