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痛打

第一百一十一章 痛打



    泛建今天就好比做了个梦刚他们还为得到大沾沾自喜的时候,那么一批高手就冲了进来。范建已经无法形容那个时候的震撼了,虽然他范建的势力其实也只是相当于京城外一个帮派的头目,但是眼光并不差,以前也在外地认识了不少的帮派人物,当然。那些人物十有**认不得他,也知道那些外地帮派的实力有多强大。高手众多。但是今天和他交手的人即便是到国内的顶级大帮派之中也算上是中坚战力,如果有这样的战力再不缺乏头脑的话,一个堂主之位恐怕都是唾手可得。

    而且更令范建震惊的是,他发现其余的十九个人的实力也丝毫不输给和自己交手的这位,显然,这样的人肯定会有很多,比这些人强大的肯定也是存在的,他难以想象拥有这样一群人的势力会是多么的强大,他又何时得罪了这样一个势力。

    范建是被一阵刺寒之感惊醒的。他醒来之后,只觉全身酸痛,特别是头部,好像要裂开一样,头部每一个动作,都令得范建的青筋直冒,连抬一下眼睛都很艰难。“恩”范建一个闷哼,好不容易睁开眼,但是第一眼看到的人却令得他大惊失色。

    眼前这个男子范建是认识的,而且是今天网交过手,是在自己这次目标身边的极为男子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即便是他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将其击败,当时他还郁闷呢了,对方明显也是一个练家子,只不过实力差了许多而已。所以这个人范建一眼就认了出来。王强看见范建醒了过幕,眼中的仇恨丝毫没有掩盖的向其射了过去。冷冷的说道:“范建,你还认识我。”

    范建看到王强,心中哪还不明白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心中痛骂那个雇主唐志强,不是说对方是一群孤儿,根本没有什么背景吗,要是真的没有什么背景的话,那今天这些高手又是从哪里来的。

    范建知道这几个,少年或许有王石的背景。但是他和王石也是相熟一场,对方是几斤几两他也是清清楚楚,绝对不可能拥有这么多顶尖高手,所以对方的身份明显不简单。

    其实他也是冤枉唐志强了,王强几人以及刘敏的确是个孤儿,也确实没有什么背景,这些唐志强在追求刘敏的这段时间里已经通过关系网调查过了,也证实确凿无误了。但是唐志强哪里会想到在那个小的孤儿院里面曾经孕育了一条真龙。而且和这四人关系颇好,情如兄弟呢。

    只不过不到一天的时间,范建和王数之间的强弱位置就已经是掉转了过来,令得范建一时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虽然知道是自己先有过。范建仍旧忿恨的看着王强,咬牙切齿的说道:小子,就是你派人砸了老子“夜来香”场子。”

    王强听到范建在这种场合下称呼他“小子”他心中已经稍稍淡化的怒火一下子又被点燃了,他眼前再次浮现了刘敏脸上被戈了一刀之后血流如注的样子,脸上又涌现出一丝厉色。

    “啪,啪,啪王强对着范建的脸就是一连串的巴掌,每打一个巴掌,王强的脸上总是要肿上几分,而且边打,口中还痛骂道:“**的,你现在还敢质问我,草,不知道我朋友被你的手下砍了一刀。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啊,不知道出来混都是要还得吗。”

    直到自己的累了,王强才停下手,这个时候范建的脸上已经是看不出人形了,只是一个鼻孔里直喘气,显然王强刚才那些巴掌都扇的不轻。

    天舒看到王强动手,并没有阻止他。正如王强所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既然当初范建动了手,他就应该想好如今被人报复的准备,所以天理循环,尽显于此。

    这个时候,林跃走过来,说道:“天舒,这一个人就是当时出来劝说范建对我们动手的人,听王哥说。这人是范建手下的谋士,叫做“花鼠”

    天舒顺着林跃指的地方看去,果然。一个个子矮有着一撮短短的胡须,长相猥琐的中年人正担心受怕的看着天舒几人,很显然,他也听到林跃说得话了,知道范建之后倒霉的就是他了,而且他看到林跃眼中的恨意之后,知道自己的下场比之范建肯定还要惨烈的多,想起范建如今的猪头样子,“花鼠”就是一个激灵。

    他连忙用尽全身力气,对着天舒几人喊道:“饶命啊,饶命啊,我是被钱迷了心窍啊,你们饶了我吧。”说完,眼中还留下了几滴眼

    的。

    虽然这个花鼠的演技已经堪比“奥斯卡影帝”但是天舒几人可没有放过他的心思,要不是眼前这个贼眉鼠目的男子的教唆,范建或许还会看在王哥的面子上,放过弈旬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刘敏也可能有现在众种情以相较干范建,众知函州化鼠的恨意更胜一筹。

    林跃看着花鼠的奴才样子,对着花鼠的脸就是一脚,花鼠受此重击。整个人都翻飞出去,狠狠的咳出了一滩血迹。

    “妈的”王林也是按耐不住。一下子跳到了花鼠的身上,对着花鼠的脸又是一阵老拳,花鼠的体质较为瘦弱,和范建的体质简直不是一个档次,被林跃和王林两个人痛打了一阵,竟然晕了过去。

    “你给我醒过来,老子还没有打够呢。”林跃拿起旁边装水的水桶。倒在了花鼠头上,让花鼠再次的清醒过来了。

    但是他网一清醒,两人又不顾一切的挥起拳头,对着花鼠又是一阵乱打,状如疯魔,显然可见,两人对这“花鼠”的恨意已经达到了什么的程度。

    就这样,花鼠连续好几次被林跃两人打得疼晕了过去,但又被两人弄醒了,继续打。

    等到两人打得全身没有力气了。才退了开去。

    两人这时才看到花鼠此时的样子。差点吓晕了过去。只见这花鼠已经面目全非,脸上皮开肉绽,没有一丝完好的地方,嘴上甚至是嘴的周围全是血。

    “这是我们打得?”林跃和王林眼中金是惊骇,他们不敢相信花鼠此时的状况竟然是他们所为,毕竟他们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刚才他们两人都是处在愤怒之中,一时丧失了理智,所以都不知道自己下手竟然如此之重,所以感到不可接受。

    而王哥身边的几个小弟看到这个场景,眼中也露出了不忍之色,他们也是道上的,说不定有一天,他们也会做错了事,惹了不该惹的人。而受到惩罚。

    “这种人,死有余辜,你们两个留下他一条命已经算是好的了,有什么好内疚的,你们要想到,刘敏因为他们,现在还躺在床上的,你们也要想到,容颜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耍。”天舒感应到两人的心绪不宁,恐怕两人心中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出现阴霾,连忙开解道。两人听了,眼中露出一丝坚毅之色,点了点头,说道:“对这些人就是该死说完,转身对着天舒说道:“天舒,谢谢你,没有你的开导的话,我们心中恐怕会有阴影的。”

    天舒看到两人此时眼神清澈。话语坚定。眼里也露出赞赏之色。

    王哥这个时候,说道:“天舒,这些人怎么办,放在这里也不是什么事啊

    天舒听了,点了点头,说道:“王哥,你先找人将其他的人收拾一下。我先问范建一些事情,等下我会找人来收拾残局。”

    王哥一听,笑着说道:“行。正好让我手下的这些小家伙们锻炼锻炼。”说完,就将他手下的除了在前面酒吧负责事务的人之外,所有的小弟都喊了过来。

    天舒一看,也有着的多个人,显然这还不是王哥的全部力量,这也怪不得那个。汉奸当时对于王哥也是很有些忌惮了,这些实力,明显就可以和范建的势力相媲美了。

    一时间,院子中哀鸣声不停的响起,要不是这院子离较为偏僻,离前面的闹市区也较远的话,恐怕就有人来查问了。

    天舒一把将被王强打的面目全非的范建拎了起来,范建看对对方的身形,以及动作,以为对方又要毒打他了呢,所以连忙求饶道:“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声音有气无力,显然伤的不轻。

    天舒邪笑着说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不打你。”

    范建听了,说道:“好好,你问什么问题我都回答,只要是我知道的。”

    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天舒问道:“请你们办事的是不是这个人

    这张照片时天舒从网上打印出来的。唐志强也算是名人,百度里面也都有其百科。

    “是,是,是这个人叫我最少将你那个朋友毁容的,他还说给我四万呢,我后来多要了田万,我把钱全给你,你就放了我吧。”范建看到唐志强的照片,一下子就认出来,即使你这个男人将他们害成现在这个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连收了多少钱都招供了出来。

    天舒笑着说道:“呵呵,看样子唐志强这家伙对刘敏真的是恨之入骨啊,开出这么高的价码,呵呵

    完,也不顾范建的请求,走了出去,并且拨通了一个电话。

    十分钟后,这个小院子警笛声就响了起来,并且第二天京城早晚报上刊登了一则消息,《京城公安局昨天破获了一个。黑社会团伙,为“奥运会”治安工作再加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