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唐玉满和斯蒂芬

第一百四十七章 唐玉满和斯蒂芬



    三城昭阳区的清水花园是污浙闻名的富人区。独具格巩墅。四季如春,缤纷四溢的花园小引来了许多进城上流人士来此居住。

    其中的一幢别墅中,一个戟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和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躺在别墅游泳池旁边的躺椅上。手中都拿着一杯晶莹剔透的红色鸡尾酒,赤身**,只是下身扎着一条毛巾,两个穿着比基尼泳装的美女正坐在凳子上面帮他们进行着足疗。

    中年男子一边闭目享受着脚下的快感,一边感受着鸡尾酒的芳香四溢,甘甜清冽,而外国男子则是半坐着身子,眼中满含淫邪的看着那位按摩的美女,空闲的一只手还不听的对着女子动手动脚,而女人却是丝毫没有抗拒的意思,还不断地迎合着外国青年,展现着自己硕大而丰满的胸部。

    “你们先下去吧。”中年男子睁开眼睛。对两个按摩女说道。

    两个女子听了,立即起身,也不顾那位西方青年脸上不满的表情就离开!

    “唐老板,你怎么让她们走了。我还没有过瘾呢。”西方青年的眼中的**还没有褪去,他气呼呼的对旁边的中年男子说道。“斯蒂芬少爷,女人不是什么时候都有吗,我们先来谈一谈我们合作的事情。”唐玉满长相极为的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中都很难找到的类型看,但是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唐玉满其实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货,极为的阴险,而且心狠手辣,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人物。

    斯蒂芬听了,眼中的**慢慢的淡薄下来,进唐玉满一提醒,他才想起正经事来,斯蒂芬虽然在家族中是第一继承人,但是他的位置并不是铁定的,眼红他个置的人很多。毕竟他有很多的叔伯兄弟,其中有些人的能力比之他要强的多,要不是他父亲老斯蒂芬是家族族长,而且在历代族长中算是较为杰出的,威望甚重,恐怕他早就被人踢下位置了。

    但是他的地位还是遭到了挑战。上一次他和云紫烟,叶天舒因为一件衣服发生了冲突之后,因为云紫烟的干涉,与斯蒂芬家族正在谈判以相互合作的张舍远立刻就表示不再与斯蒂芬家族合作。

    张舍远与老斯蒂芬其实私下关系还算是很不错的,这一次合作就是两人相互联系的。

    现在斯蒂芬家族在欧洲的市场相对饱和,急于开拓东方市场,所以需要张舍远这样的既有背景又有实力的商人作为引子,而张舍远的连锁商厦也急于寻找更加具有竞争力的独有商品抢占市场份额,所以两方的合作就开始商定了。

    斯蒂芬来华夏其实就是跟着斯蒂芬家族的人员过来商量合作事宜的。当然,他本人是来游山玩水的。

    对于张舍远一方为什么终止双方合作,老斯蒂芬自然是疑惑不解。在他印象中,张舍远绝对算的上是个极为精明的商人,而这次的合作绝对可以称得上双赢的合作,以张舍远的头脑绝对是不会无缘无故放弃两家的合作机会的,所以老斯蒂芬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询问。

    张舍远自然不会告诉他云紫烟的身份的,他只是说斯蒂芬在华夏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由于对方对自己进行施压,自己才取消和斯蒂芬家族的合作的,至于对方是谁,却是没有说。

    张舍远的背景斯蒂芬老头还是知道一些的,在华夏算愕上是很强了;能让他低头,对方的来头绝对不而这件事情也是瞒不住的。毕竟纸是保不住火,家里那些对家主继承人有念想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跳了出来,对斯蒂芬加以指责,他们同样知道东方那个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对于自己家族的重要性,那些对斯蒂芬看不惯,对家主继承人之位有念想的人不趁机跳出来发难那才奇怪呢。

    老斯蒂芬也算是枭雄人物,哪能想不到这一点,所以让斯蒂芬呆在华夏先不回来,而他本人则是坐镇家族,应付家族人的质问。

    老斯蒂芬让斯蒂芬呆在华夏不是没有任务的,所谓“知子莫若父”。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老斯蒂芬怎么会不知道呢,所以让斯蒂芬开拓华夏市场肯定是不行的,这话就是连老斯蒂芬自己都不相信,但是老斯蒂芬知道,斯蒂芬别的不行,但是交际能力还是不错的,在德国的时候,那些狐朋狗友就有一大堆。所以让斯蒂芬在华夏多交些有权势的公子哥或者商人,为家族开拓华夏市场铺路。

    斯蒂芬家族在华夏政坛上不是没有臂助,而且地位还不低,这个人就是京城常务副市长柳岩,柳岩的父亲曾经担任过华夏驻德国的大使,和老斯蒂芬的父亲感情颇深,老斯蒂芬和柳岩很早就认识,而且年纪相近。所以两八…茫系也不错,柳岩在副部级也国旅游很多次都是嚷罚甘芬请客。“吃人嘴软,拿人手软”所以柳岩对于斯蒂芬家族在华夏的事情还是比较关心的,虽然他也没能查到那天和小斯蒂芬冲突的人到底是谁。但是知道小斯蒂芬要在京城建立圈子之后,也出面介绍了不少人给他,这唐玉满就是其中之一。

    柳岩和唐玉满也算是互利共生的关系了,唐五小满的公司里有着柳岩以及他的家里人的许多股份,每年都会从唐玉满公司支取一大笔现金用于挥霍,而唐玉满也依靠柳岩的势力在京城开疆扩土,也有了今天的事业。

    唐玉满很懂享受,尤其对西方上层社会所喜爱的高档鸡尾酒尤为钟爱,在家里还特地高价聘请了几位调酒师。

    他又再次喝了一口鸡尾酒,眯着眼享受一番之后,对斯蒂芬说道:“斯蒂芬少牟,我们那个赌场计划遇到了一个阻碍啊。”

    “哦,阻碍,什么阻碍。”斯蒂芬听了,眉头一皱,这个计划对于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他要建立自己的圈子,一个自己的场所这是很有必要的,而他最熟悉的则是赌业。史蒂芬家族在德国拥有许多的赌场。他这个少东家再没本事,对于这赌业还不是驾轻就熟吗。

    正好唐玉满本身就准备开一间茶楼。门面的事情都买了下来,所以他就想和唐玉满进行合作。

    斯蒂芬对华夏还是有些了解的,他知道,在华夏,赌业是被明令禁止的,虽然开赌业的人依旧很多小但是都不会放到明面上来的,都需要一个掩饰,而唐玉满的茶楼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除了圈中人,谁会想到。茶楼这样高雅脱俗的底下会藏有一个藏污纳垢的赌场呢。

    所以两人交换了意见,决定合作。这样一来。双方的资金就相对充裕了很多,而原本的那些店面的格局就不够了,所以唐玉满才打起了福运人家店面的主意。

    “是我的一个老邻居了,开了一个小饭店,和我以前规划的茶楼接壤,我们想要扩大茶楼的规模,肯定是要经过他家的,但是他却不肯转让给我令。”唐玉满摸了摸自己的头,眼中露出一丝狠色。斯蒂芬也想起来是哪一家了。他也是去实地勘察过地形的,也知道在茶楼旁边这一家酒店的存在。他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一个开酒店的吗,以你唐大老板的手段还摆不平他。难道这个人有什么背景。

    他可是听说了不少唐玉满的事情。手段毒辣,无所不用其极,阻碍他财路的人往往都被他一一拔除,下场更是凄惨,能让唐玉满这样的人烦恼的,肯定是背景极大,唐玉满惹不起的。

    哪知唐玉满却摇了摇头,说道:“他倒是没什么背景,要是以前。我肯定弄死他们,但是柳市长嫌我以前的手段太过激烈了,让我这段时间消停点,不要轻举妄动,所以我只能派一些人过去骚扰,前几天有几个骚扰的人不小心将调羹扔到了一个吃饭的人桌子上,还被那咋。桌子的人打了一顿。”

    “柳叔叔怎么了。”斯蒂芬问道,柳岩可是他在华夏的唯一靠山。他如果出事了,自己也只能回国了。

    “听说,那个”窝囊“市长现在挺起来了,迅速掌握了市政府的一些部门,柳市长虽然强势,但是对方毕竟是正派的市长,所以在那人手中讨不了便宜,幸亏京城公安局里面我还有一些老关系,在周家夫妻告状的时候将周家夫妻吓唬了一遍。将事件压下来了,不然现在我已经是倒霉了。”他也很是着急,他身上背着的案子可不是一件两件,如果没有柳岩庇护,他恐怕是进了牢里就一辈子就别想出来了,而且在官场混过的他知道柳岩此时根本不是和李亨旗鼓相当,而是被李亨压着打。现在的李亨比之以前的柳岩还要强势,将柳岩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件事情肯定要尽快解决。“史蒂芬听了,也有些忧愁。

    “但是那对夫妻脾气可硬得很啊。

    ”唐玉满听了,无奈的说道。

    “要是他们能够意外死亡那就好了。”史蒂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唐玉满听了,眼光一凝,哈哈大笑了起来。

    史蒂芬着到唐玉满笑了起来,有些生气的问道:“唐,我们遭到了这样的麻烦,你还笑。”

    唐玉满摇摇头,笑着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备办法。”史蒂芬眼睛一亮,连忙问道。

    唐玉满高深莫测的说道:“我先不说。过几天,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