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收保护费

第一百七十一章 收保护费



    占卜婶正如谢猛所言,脸卜病怏怏的,看卜安身体很铃看上去也只是个旧,岁的小女孩,穿着很是朴素,但是看上去很有精神。

    风铃一看到谢猛兄妹,眼睛就是一亮,连忙喊道:“猛子哥,普普。你们回来了

    谢普普也站起来,向前一扑。和风铃拥抱到了一起,嘴里不停的说:“风铃姐,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语气中有着高兴,有着兴奋。更多的还是激动。

    “普普,你眼睛都好了?给我看看。”风铃也是才知道谢普彳的眼睛恢复,也像管子叔一样用手在谢普箐的眼前晃晃了,直到确定谢普等的眼睛确实是已经好了,才放下心来,再度和谢普普抱在一起。

    而管子婶听到这件事情,也很高兴,都高兴的笑出声来。

    “管子婶,风铃妹子,坐。你们都坐。”谢猛非常殷勤的到角落里拿了两个凳子,然后拉着管子婶婶和风铃坐下,热情异常。

    管子婶和风铃开始的时候也比较拘泥,但是经不住谢猛的劝说,还是坐了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随后不久,一道道东北家常菜就被端了上来。

    饭店的手艺虽然不是非常好,但是大概是经过管子叔的吩咐,每一道食材都很新鲜,弥补了不足,而且做得都是些口味较重的菜,吃起来全身热腾腾的,在这冬天,抵御着外面的严寒,自然是很是舒服。

    “猛子哥,香港是什么样子啊,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遍地是黄金,遍地是珠宝啊风铃在嘴中扒了一碗饭,对着谢猛问道。

    谢猛听了,眼中倒是露出缅怀之色,香港,那是他踏出东北去的第一个地方,虽然在那里受了不少的磨难,但是却也是见识不少的东西。最大的收获却是遇到了现在的少爷,还在少爷的帮助下治好了妹妹谢普青的失明,这一切的一切。确实是令人难忘啊。

    “猛子哥,你说话啊风铃看到谢猛有些呆住了,又拉了他一把,有些生气的说道。

    谢猛顿时醒悟过来,有些尴尬的说道:“哦,刚才想起来一件事情,倒是忘了,香港吗,说是满地黄金也无不可,虽然不会铺上黄金,但是实在是寸土寸金啊

    香港也是吃到了香港这种超级大都市的寸土寸金的苦头了。到了那里,也只能是住在贫民区里,连返回大陆的钱都是凑不齐啊。

    天舒几人听了也是点了点头,深有同感。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听到外面发出一阵吵闹声,还听到管子叔的嘶吼声。

    “妈妈风铃有些担忧的对着旁边的管子婶婶的说道。

    管子婶脸上也不好看,好像知道些什么。

    他们脸上的表情众人都看在眼里,谢猛连忙问道:“风铃妹子。管子婶婶。外面都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管子婶叹了一口气,说道:“哎,自从你走了之后,以前那些收保护费的人又来了,还老是对着我们店里的客人恐吓,看到女的还调戏一番,柄子有一次和他们动手。还被他们揍了一顿,弄了我们这里的生意越来越差。”

    “什么,废柴。大嘴他们被我上次打的那么惨,还敢来,真是欠揍啊,看我不出去收拾他们谢猛回想了一下,发现这里的生意好像真的不如以前了,刚才没有注意,现在被管子婶婶一说,这才想了起来。他的大手往桌子上一拍,将桌子上的盘子震得嘎嘎响,说着就要出去。但是却被管子婶婶拦了下来。

    “管子婶婶你干什么谢猛不解的说道。

    管子婶婶听了继续说道:“猛子,那个大嘴他们现在可不是以前了。他们现在成了成永的跟班了,你也斗不过他们,他们虽然打不过你,但是可以把你带进公安局去啊。”

    “什么。”谢猛听了,脸上就是一惊,说道:“成永。那个恶少成永?”

    “对,就是那个成永,当初你教过他们之后,他们有一段时间也是不敢来捣乱,但是自从他们投靠成永之后。胆子就大了起来,可能是因为你以前帮我们教过他们,所以他们对我们更加变本加厉了。对于别的酒店他们一个月收一次保护费就行了,但是对我们他们不仅仅是保护费增加,还骚扰我们的客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这个什么成永是什么人啊。我看你们都有点怕他。”天舒听了,疑惑的说道。

    谢猛听了,说道:“成永是我们这里的一个恶少,也是县里的第一恶少了。在我们县里是作威作福。不知道多少人受过刚……口阳…8。0…(渔书凹)不橙的体蛤!……以负呢他的爷茶是县里的县长,而且因为他爷苍是腆在这里的根基也比较牢固,所以把外来的那个县委书记都架空了,而且听说他成永的爸爸成朗在市里面也有靠山,县委书记都搬不动他。”

    “而大嘴,废柴他们都是这里的小流氓。小地痞,一般都是收点保护费。以前他们收管子叔这里保护费的时候,我以前教刮过他们没想到他们还敢过来找管子叔的麻烦”谢猛是越说越气愤。

    “玉燕姐,哈市这边的一些官员你还熟吧。”天舒笑着对林玉燕说道。

    林玉燕听了,点了点头,说道:“都还算是熟悉,就算是他们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是要给我一点面子的。”林玉燕说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平淡的话语中有着一股子大气和信心。

    天舒听了,对林玉燕深深看了一眼,社会还真是能够锻炼人,当年一个小女孩现在也能够坐镇一方,让华夏的高级官员退让三分了。

    他笑着对谢猛说道:“谢猛,你出去将那些人收拾一下吧要是他们叫公安来,我们应付着。”谢猛听了,狂喜,他知道他这个少爷可不是一般人,背后的能量很大,不仅仅在香港和京城有着强大的势力,就是在哈市的势力也不这个林玉燕小姐,可是开着豪车来的,而且还信誓旦旦的说即便是哈市的那些大佬都要给她面子的,他们既然肯帮忙,那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少爷,谢谢。”谢猛知道天舒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出手帮忙的。顿时是感激万分。

    这时外面有发出一声争吵声,谢猛听了,连忙跑了出去,而天舒也笑着说道:“我们也出去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完,就起先出去了。

    其他几人也都跟着出去,要看看闹事的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出去的时候,就看到管子叔和一个少年还有一个拿着菜刀,穿着白色褂子的厨师正和一帮小流氓样子的人对峙着。

    谢猛一出去,就对着那几个小混混模样的吼道:“大嘴,废柴,你们又来捣乱了是不。”

    管子叔一看谢猛出来了,连忙拉着他,说道:“你不陪你的老板,出来干什么啊。”而另外一个少年人则是惊喜的喊道:“猛子哥,你回来了,你要教那些人啊,他们老来捣乱。”

    从屋里出来的叶天舒甚至还可以看到他眼中的崇拜神色。

    “你们怎么让猛子他们出来了。”管子叔看到管子婶婶,连忙说道,神情很是焦急。

    管子婶婶则是说道:“我和风铃都已经说过了,但是猛子还是要出来,听说他的那个老板在这里也认识什么大官呢。”

    管子叔也是一脸的无奈,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一旁看着。

    其中两个带头的混混看到谢猛从房子里一愣,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但是随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一个混混有些不在乎的说道:“这个不是谢猛谢哥吗,怎么,你不是去香港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谢猛冷笑着说道:“怎么。看样子你们很不希望我回来啊,没想到你们还是死心不改,在我走了之后还敢报复管子叔,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另外一个混混向前走了两步,说道:“谢哥,你这话又是怎么说的,我可没有什么报复不报复的,你不知道吧,现在这些保护费是耍交给成永成公子的,这也是成公子吩咐的,难不成你要和成永成公子作对吗。”

    谢猛听了,脸上不屑的说道:“呵呵,原来这几个月不见,你们都成了成永的走狗了。”

    有几个混混脸上都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毕竟走狗这个字眼不是什么好字眼。

    但是其中一个嘴巴不小的男子说道:“当成永成公子的走狗我们乐意,你们想想,我们跟了成公子之后可以说是吃香的,喝辣的,在县里面谁不让我们三分,我们不是一直都要这样的生活吗,你们再想想以前,遇到个小警察我们都吓得不得了,现在呢,几个乡镇派出所的所长都和我们客客气气的,所以我说,就算是做成公子的一条狗我们都甘愿。”

    天舒一看这个人。就知道他应该是谢猛所说的大嘴了。

    谢猛听了,笑着说道:“要是成永真的是个正经人,你们跟着他到还是无可厚非,但是你们看成永是什么人。他是一个恶霸啊,你们跟着他们,是为虎作依。总有一天要遭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