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拜祭

第一百八十二章 拜祭



    入舒众人早上也都起的很为众人今天要跟着谢租骄地父母坟前上香。

    谢猛的父母也死了很多年了。据说是出了一场车祸,肇事司机也都跑了,至今都是没有下落,当时谢猛年纪还很而谢普青更是只在襁褓之中,幸亏谢猛以前遇到了一个异人,修炼一声的横练功夫,全身是力气,所以才能到一个工地上做了童工,又得众个乡亲们的帮助。这才撑起了这个家,将谢普普抚养长大。

    谢猛的父母是荐在了谢家的祖坟上的,离这个村子还有有着一段

    。

    据谢猛所说,这段路以前在下雪下雨天还是很泥泞的,但是由于度假村的缘故,这段路倒也平整了很妾,所以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众人只是走了半个多小小时也就到了。

    谢家的祖坟在一个小山头,上面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小土丘,有的小土丘上面立着一些石碑,但是也有些则是先,秃秃的。谢猛带着众人来到两个相互靠着的坟墓前面,这两个坟墓就是谢猛兄妹的父母的。

    两个坟墓上也都各自立了两块石碑,上面分别写着先考谢天阳之墓。先她谢刘氏之墓,底下都写着子谢猛立。

    谢猛看着这两块石碑,说道:“我父母的丧事还是村长他们帮我打理的,这两块立为墓碑的大理石也都是村长还有村里的叔伯帮忙买来的。我父母生前人很好,乐善好施,经常帮助村里面的叔叔伯伯,婶婶。但是好人不长命,他们有一次到城里去赶集,还叫我乖乖的在家呆着。好好的照顾妹妹,没想到传出来的竟然是他们的噩耗。”

    到这里,谢猛的眼睛湿润了,他和谢普普不同,谢普普对自己的父母根本没有印象,而且也不知道父母是长的什么样子,而谢猛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印象极为深复,以前父母的音容笑貌还经常在谢猛的心中回荡。—  全文字版小说  首发  —所以来到自己的父母墓前在,自然心中又回想起当年的往事。

    “或许是我父母当年和样里人相处的好,经常帮助他人吧,叔叔作伯对我们兄妹也都是不错,所以我们才能度过生命中那段最为艰苦的日子。”

    天舒听了,也是心中感慨,还是这小山村的人心淳朴啊,在外界,不要说以恩报恩了,就是以怨报德的也不在少数,社会风气越来越差,人越来越利益化,大城市里可能邻居好几年都不知道对方的姓名,也难怪中央近年来一直都是强调精神文明建设。

    谢猛从包里拿集随身携带的纸钱拿了出来,这纸钱也有着半尺厚。

    谢猛事先就已经用一百块钱衬过这一沓子纸钱了,所以拿出来。将最上面一张纸折成长条,用打火机点着,放到事先准备好的一个铜盆里。

    “青弃,来,给爸爸,妈妈跪下。”谢猛自己先跪倒了父母的坟前。又召唤自己的妹妹谢箐蓄来给父母跪下。

    谢青青也是规规矩矩的很懂事的跪在了父母的坟前,眼中也流出了眼泪,谢普普虽然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也不知道他们长得什么样子,但是毕竟是血脉相连,而且在她这段时间在学校里也经常看到其他的孩子和父母一起游玩,嬉闹,而她只有哥哥,虽说长兄为父,但是兄长毕竟还是代表不了父亲,更何况还有一个母亲了,心中自然羡慕的紧。对父母也是向往的紧,如今。跪在父母坟前,心中的所有委屈也都忍受不住,化作眼泪,宣泄了出来。

    没过多久,谢猛就把带来的纸钱基本上都烧完了,他对着父母的坟前各自磕了:个头,说道:“爸爸。妈妈。你们看到了吗,箐普的眼睛治好了,也都看了见东西了,今天我带普普过来看你们,是要告诉你们。我和普等要离开家乡了,去京城,爸爸以前也都希望我长大了。好好的出去闯荡一番,现在我正在遵循父亲您的希望。”

    谢普晋看到谢猛磕头之后,也仿照谢猛给自己的父母各自磕了几咋。

    。

    “父亲,我还要为你介绍一个人,他是我在外面认识的大贵人。普普的眼睛也是他请人治好的,对我们可好了。”谢猛神情激动的说,又转身看了看天舒。

    天舒自是了然,走到谢猛的父母坟前。鞠了一个躬,说道:“伯父。伯母,谢猛和箐晋和我很是投缘。请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来的其余几女也是一个个上前朝着谢猛的父母鞠了一咋。躬。不弟谢猛的父母点后谢猛叉来到了另外介小坟这个坟墓上面也立着一块墓碑,曰:恩师之墓,后面也写着:弟子谢猛所立。

    这个坟墓是教会谢猛横练武学的那位异人的,这个异人并不是谢猛村子里面的人,而是后来搬过来的。住在离谢猛家不远的地方,长的很是高大强壮,感觉很是凶悍,所以开始的时候村子里面的人呢,根本不敢靠近他。

    后来谢猛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所以经常会把家里的一些吃的拿来,送给这个异人,谢猛的父母虽然也有些害的这个异人,但是他们心中的善良之心还是令他们没有阻止自己孩子的行为。

    一来二去,这个异人和谢猛也就相熟了,大概是看到谢猛的天赋异禀,有感念于谢猛这些年对他也算是有恩,所以就做了谢猛的师傅,谢猛小时候那会,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盛行,虽然当时村里也只有一台电视机,但是谢猛还是看的不少。所以也做了不少的武侠梦,听到异人要教他武功,哪能不答应啊,所以异人教会了谢猛一身的横练功夫。异人也没有想到,他教的这一身横练功夫之后可是帮了谢猛很大的忙啊。据谢猛所说,这个异人来之前可能受了不轻的伤,可谓是伤病缠身,所以没过几年也就去世了。

    当时谢猛的父母也没有去世,就帮着立了这么一块墓碑,将他的遗体好好的葬了。

    谢姓以前在村子里是一个大姓。后来却是越来越少了,到了谢猛父母这一辈,也只有谢猛的父亲是姓谢的,所以也就葬在了谢家的祖坟上。

    因为异人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所以墓碑上也没有异人的

    字。

    据天舒分析,这个异人应该是躲避仇家才来到这个卜山村的,这样。他身上的伤也就好解释了,至于这个人的身份,天舒却是猜不出来。因为这横练功夫虽然有名,练到深处说是刀枪不入也不为过,但是在武林中也只是一种基础的功法。修炼的人很多,所以天舒根本就猜不出这介。人是谁。

    谢猛依旧是给异人磕了三个头。说了一会话。

    其实谢猛心里对这异人也是充满感激的,要知道如果不是这异人所教授的横练功夫,谢猛即便是有着村里的父老们的救济,也很难将谢普普养到这么大,要知道一个养育一个婴儿比养育一个成年人花费的还要多得多,而村里的乡亲父老虽然也很热心,但是他们自身的生活水平也是不咋的,光靠救济,谢青普说不定也就天折了,而谢猛还是要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在社会上也很难找到工作。

    再后来,他也不可能有钱去香港。更不可能有资格去打黑拳从而遇到叶天舒,所以说,异人所传授的横练功夫贯穿了谢猛的一生,是谢猛生命的转折点,没有这身横练功夫,也没有今天的谢猛。

    谢猛从随身的包里面拿出一瓶茅台。这一瓶酒是天舒送给谢猛的,谢猛一直没有舍得喝,没想到在这里拿了出来。

    “师傅,虽然你没有告诉过我我的名字,但是我真的要谢谢你。教会了我这么多东西,我知道你喜欢酒,以前都还不顾自己的伤势,独自饮酒,唱唱小曲,所以我今天特地为你带来了一瓶酒,是我家少爷送给我的,茅台酒,你以前和我说过,你是最喜欢喝茅台的,但是恐怕这辈子都喝不着了,但是我今天带过来一瓶,我们师徒两个人把这瓶酒给喝完。”

    完,他就对着自己嘴里灌了慢慢一口,喝了下去。

    然后又对着异人的坟前洒了整整一杯酒,自己又喝了一杯,又对着坟前洒了一杯酒,就这样,连续几次。一瓶茅台酒就这样没有了。

    天舒几人看着谢猛的样子,也不打扰他,他们都知道谢猛是正和他师傅举杯共饮,他们也只有默默的看着。因为他们是没有资格插足于其中的。

    谢猛的酒量相当的不错,这大半瓶酒喝下肚子里去之后,脸上也是丝毫不见红色,都说东北男人酒量好,这的确是没错。

    一瓶酒喝完之后,谢猛也收敛了自己的激动心情,站了起来,将酒瓶子随便的据到地上,对着天舒说道:“少爷,我们走吧。”语气是极为的坚定。

    天舒点了点头,带着一行人离开了这里。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