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重击

第二百二十六章 重击



    ”二咋小男女。##  .com.。首发##

    当前一个男子年近五十,道士打扮,手执拂尘,背负长剑,给人一种出尘之感。而身后的一名女子年纪尚轻,青丝披肩,面色白哲,容颜秀丽,一身运动女装,手拿一把红色宝剑。而站在最后的则是唯一僧人,身穿淡蓝色僧袍,脚踏布鞋小手中柱着一根超过两米长的熟铜棍,站在那里,犹如佛门韦陀,煞是威武。

    这三人便是国安局派去监督奥罗塞的高手了,可惜,这三人要是在普通人面前绝对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和奥罗塞这武道强者相比却还是差了不少,所以很轻松的便被奥罗塞甩开,让他们泄气无比,也紧张不已。

    毕竟奥罗塞这种高手所造成的危害是极端的恐怖,要是对普通人出手,那可就糟了。

    其实他们到是过于担心了,王允将军派他们来,也只是看着奥罗塞而已,倒不是要阻止奥罗塞做什么事情,说不好听的,王允根本没指望他们能够阻止的了奥罗塞。奥罗塞这种级别的高手,也不屑和一些普通人多做计较,甚至可以说是不敢在华夏无故伤及平民,毕竟他身后也有一个教廷,他如果这次做了,难道不怕华夏高手在他这个神之子腾不出手的时候跑到梵蒂网一阵杀戮吗,那里可不见得有多少高手。

    三人看到竟然有人可以和奥罗塞交手,而且还稍占上风,眼中便是一阵惊讶。他们本身便是出身武学门派和武林世家,颇有眼界,对于奥罗塞这位西方绝世高手更是早闻其名,而对方甩开他们时那惊人的速度更是让他们领会到盛名之下无虚士这句话,想来这样的高手恐怕天下间都难觅对手,没想到就在这咫尺之遥的地方便寻到了一个,而且还是如此的年轻。

    那位年轻女子看着两人惊人的武艺,对着站在前面,年纪最长的道士问道:“吴道长,这个人是谁,竟然是这么厉害。”

    “无量天尊。

    ”中年道士看到这一幕,也是打了一个稽首,说道:“此人贫道从未见过。但是在青城山的时候贫道倒是听吾掌门师兄说过一人,和此人倒是有些相像。”这个道士姓吴名鼎,是青城派的掌门刘凤阳的师弟,在整个青城派也是一个好手了,武功不俗,甚至可以和登峰榜高手比肩。被派到国安局之后,在国安局里也当得长老一职,这次监督奥罗塞,便由他领衔。

    “吴道长,你说的是谁。”年轻女孩是武林世家公孙家族的子弟,名为公孙晚晴,说起这个公孙家族,可以称得上是华夏传承历史最久的武学世家,其祖先公孙大娘武艺超群,“公孙剑舞”亦是独步武林。当然。公孙家族虽然历史悠久。但是几经战乱,几经衰败。到现在虽然也称得上鼎鼎大名的武学世家,但也不足以,技压群雄,实力只是和李家差不多,比之周家还要稍微逊色一分,毕竟周家出现了一个武道高手。是公孙家族所不能及的。

    这公孙晚晴年纪在三人中年纪最轻,这次加入县安局也是历练一下而已。

    而为等吴道长说话,另外一个和尚便说道:“阿弥陀佛,这一位应该是叶家那位施主了,除他之外。当世难找一人了。”

    和尚法号了然,出自少林,乃是少林大长老悟道禅师门下高徒,论起辈分还是少林掌门了悟大师的师弟,虽然在三人中他的武功不是最高的。但是却是最早进入国安局的,所以对天舒的出身最为清楚。

    吴道长听了,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须,点了点头。

    而公孙晚晴初出家门,却还是不清楚此人是谁,问道:“吴道长,了然大师,你们两人也不要再打哑谜了。”

    吴道长才要说什么,却被一声巨响所打断,他们转过头去,却看到奥罗塞辟地的那一幕。

    地上那一道被奥罗塞劈出来的巨大裂纹让三人眼睛都吓掉了一地,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要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被这一脚劈在身上,恐怕是当即毙命,顿时都屏息凝视,看着两人的打斗,不敢做声,生怕错过什么。

    而天舒在空中翻腾的摸样让他们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武林人士,他们心中更清楚这飞跃高空的难度,这天舒所处的位置可是相当于一般的住房两层楼高啊,一般人耍是在这高度恐怕已经是头脑一片空白了吧,而对方不仅可以利用腰力。在空中进行短暂的滞空,而且可以做

    后来,天舒在膝盖落地之前利用脚的巧妙缓冲更让他们佩服,试问。如果是他们自己,在那种状况之下,恐怕是只能一冲到底吧。

    这个时候,公孙晚晴却也没有再问下去。只是看着对面打斗的两人,心情激动的久久不能自已。

    “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太极拳虽然看似缓慢,轻柔,但是实质上却是网柔并济,乃是道家绝顶武学,威力之强更胜八极。

    这奥罗塞也不是不识货之人,当年他和祖龙王交战之时,便领教过对方的太极推手,却是奥妙非凡。也不敢大意,双臂一展,身体向前倾,这姿势如一头公牛一般,正是角斗术中最有名的牛角斗术。

    其实无论是老虎,狮子,或者是狼等猛兽,单论冲击力皆不可和公牛相比,再加上创造角斗术的历代高手与牛角斗的次数最多,所以这牛角斗术在教廷各种角斗术当中是最为全面,也是威力最大,作为博大精深的。

    天舒其实也是精通角斗术之人,当年在智脑中,教授他角斗术的正是希腊高手,斯巴达克斯,虽然教廷的角斗术经过多年的演化,和希腊角斗术已经是有所不同,但是两种角斗术毕竟是同出一源,所以天舒还是可以从中寻出轨迹。

    “牛顶山。”这奥罗塞以拳做牛角,对着天舒便是一击,似乎即便是前面有一座大山都会被奥罗塞这一击给顶翻过去。而天舒也不硬接,而是脚下往后退了几步,等到奥罗塞这一击的力量稍卸,双手一把抓住奥罗塞的一只拳头。以四两拨千斤之力将奥罗塞从地面上拔起。

    而奥罗塞也不甘示弱,在空中往下一个飞蹬,正是牛角斗术的杀招,牛踢腿。

    而天舒看到这一招,则是翻了一个跟头,避过了这一招,随后脚步不停,挪到了奥罗塞的背后,双手不停的变幻,在变幻当中,就连不远处的吴道长几人都感觉到天舒的双手的力量在这一瞬间剧增,而奥罗塞更是武道高手,怎么会感觉不到呢,他这个时候网落地,便感到身后的危险气息,令得他也感到毛骨悚然。

    只是他这时已经是来不及蓄力阻挡了,脚下一动。想要拉开距离,但是天舒上的速度还在他之上,任奥罗塞怎么甩都甩不开他。

    “喝。”既然甩不掉,奥罗塞心一横,牙一咬,转身对着天舒就是一拳。这一拳虽然是奥罗塞仓促而发,但是威力也是不天舒的双手正结着印,也不好阻挡,而是身子一转,躲过了奥罗塞这凌厉的一击。

    “喝,看我大力金刚印天舒所结之印法正是诸种印法之中最为网猛,破坏力也是最大的大力金网印,其实密宗诸种印法论威力还要在少林各种拳法之上。但是其结印所需要的时间确实极长,要不是天舒的速度却是快过奥罗塞几分,恐怕这印也只能结到二重叠加,而不是想在的八重叠加了。

    奥罗塞发现自己的刚才所施展的那一拳并没有让对方露出破绽。而是被轻易躲过,便是心道不好,想要闪躲开来。

    但是天舒怎么会让他如意,紧随而上,八重叠加的大力金网印一出,印在了奥罗塞的胸艘上。奥罗塞结结实实的受这一击。方才觉得这一击威力之大,肺腑皆受损。把持不住,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而身体却是被震飞了出去。

    在旁边观战的吴道长。公孙晚晴以及了然大师看到这一幕,心中震惊不已。

    “都说叶家之子精通天下武学,吾在青城山之时还有些不以为然,认为人之精力有限,专攻一门武学便已经是劳心劳力,毕其一生而不可得,这叶家子年不过弱冠。其所学必然是杂而不精,但今日所见,却是吾之谬也,天下竟然有此奇才,便是西域印法都已经是炉火纯青,实在是难以置信啊吴道长看着远处的叶天舒,却是叹道。

    而在他旁边的公孙晚晴和了然和尚也是点了点头,而了然和尚说道:“贫僧以前听说这叶家少爷还精通我少林武学,家师曾言,功力还要在他之上,可惜今日却没有使用,不知道功力到底如何

    公孙晚猜笑着说道:“大师,令师武功绝顶,而且还是得道高僧,定然不会打诳语。”

    吴道长听了,也是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