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震撼众人

第二百六十一章 震撼众人



    二泛出年,就知有没有,当天舒的在键友卜细旷刀起。就好像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魔力。让邱月琴的目光不忍离开。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手啊,光洁如玉,如同羊脂白玉所铸成的艺术品一般,震慑人心。这双如同最美丽洁白的陶瓷雕铸出来的手此时更是舞出了无数道幻影,落到键盘上。奏出一曲最为激荡的乐声,散发出无穷的魅力。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音乐啊。激昂奋进,好比从天堂中传扬开来的天簌之音。令人着迷。

    邱月琴呆了,相比于她的父亲,母亲还有肖天鹏来说,她可是真正的专家级别,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出天舒在钢琴这门技艺上的造诣。

    原本她以为国内同龄人当中,钢琴技艺上可以达到炉火纯青的也只有有华夏钢琴王子之称的朗朗,李云迪两个人,但是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她的概念是错误的。

    华夏人崇尚含蓄,并不是所有的高手都喜欢暴露出自己的惊人之处的。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那种万人瞩目的感觉的,民间多高手,华夏民族拥有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没有的文化底蕴,从来都不缺乏各种领域的人才,只是没有独具慧眼的伯乐把他们一个一个找出来罢了。

    邱月琴感觉眼前的叶天舒就是一颗硕大的明珠,在技艺上,他绝对要远远超越华夏的钢琴双子星李云迪和朗朗,在境界上,绝对拥有着顶级大师级的水准。

    要知道,这可是拉三啊,她学钢琴这么多年,到现在不知道听过多少名家的演奏,其中更有一些真正的世界顶级大师,比如弗拉基米尔?阿什肯纳齐,马尔塔?阿格里齐,但是她从来没见过有人可以演奏拉三演奏的如此的完美。

    这可是拉三啊,号称“世界七最难演奏的作品”的拉三啊,不知道多少钢琴高手遇见拉三的时候儿低下他们原先高昂的头颅,弯曲下原先笔直的腰杆,拉赫玛尼诺夫说过,能把这首钢琴协奏曲演绎好的只有霍洛维茨,但是在邱月琴看来。即便是名震天下的霍洛维兹在演奏拉三的时候都未必能够胜过眼前的叶天舒。

    整个曲目。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滞碍,没有丝毫的瑕疵。一切都浑然天成,让邱月琴心中恍惚,这是人可以完成的乐曲吗,这才是真正的天簌,天堂之音啊。

    而且,邱月琴更清楚的是,这首拉三是她为天舒所选取的曲目,并不是他自己所擅长的,一般的钢琴家在登场演奏之前都会自己熟悉一下演奏的曲目,毕竟一咋。钢琴家在一生中学到的曲目,由简到繁,由易到难,不知道有多少,其中一些不常用的经过时间的消磨变得生疏,变得淡忘,并不可能一直都是这么熟练。                其中拉三恐怕对于大多数的钢琴家来说都是遗忘在角落的曲目。而天舒这个时候确实信手捏来,丝毫不见他有什么生疏之感,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知道今天自己要让他演奏拉三这个曲目,所以前几天自己在家中练习了?

    这说什么邱月琴都是不相信的。

    这就更让邱月琴感觉到震惊了。临时弹奏拉三尚且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要是他弹奏其他的曲目呢小更或者是弹奏他擅长的曲目呢,这种技艺已经到了邱月琴无法想象的境界了。

    其实让邱月琴感到最恐怖的是天舒的多才多艺,最初知道天舒这吓。人的时候还是他在历史这个学科领域展现出的让她父亲这个老学究都要汗颜的能力,这已经是让人难以想象的。虽然历史学的知识可以用大量的记忆力来弥补,记忆力好的人并不少见,但是到了她父亲这咋,层面上看的就不光是知识了,还有历史素养。一般来说,那些客观题大多是考的历史知识,而到了主观题都属考历史素养,而在邱正良看来,天舒绝对是历史知识和历史素养都兼备的超卓人物,这样高绝的素养需要时间来积淀?

    而天舒能够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拥有了他人几十年才可能积累到的历史素养,这不得不用天才来形容。

    但是天舒给她的震惊远远没有停止,两天后,她的父亲告诉她,叶天舒在经济学领域的成就同样让人震惊,许多观点足以让身为世界级的经济学大师的肖天鹏肖伯伯位置拍案叫绝。自叹弗如。经济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热门的学科之一,想在这门学科里做出成就的趋之若警。其内容绝对可…训二二是赫大精深,比!涌世古今的历史学也不差,想妄灶    域有所建树,那是何等艰难的事情。但是就是这样一个非经济学专业生做到了,而且还得到了肖天鹏的赞叹。

    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肖天鹏是什么人,国家级领导的座上宾。智囊级人物,国内最为知名的经济学学者,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而且一向作风严谨,能够让他自叹弗如,拍案叫绝的人经济学的建树有多高。这绝对是经济学大师级别的人物。

    到今天,这个男子更给她这个来自世界顶级钢琴名校的天之骄女上了一课,展现的精湛的钢琴技术足以让整个世界为之震惊,要是他想要在钢琴界发展,恐怕能够令得不知道多少钢琴大师为之汗颜吧。

    而且,朗朗,李云迪这些钢琴名家都是科班出身的,而且把毕生精力都投入到了钢琴演奏这项事业之中,但是天舒呢,从来没有正规学习过钢琴,却可以弹奏的比之这些天才们更好。

    这个人当真是妖孽么,他的存在难道就是为了让人震惊的吗,他的身上还有着多少秘密啊?

    邱月琴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清叶天舒了,当她认为已经把这个男人看透的时候,这个男人却让她知道,她知道的仅仅是他整个能力的冰山一角。

    一曲罢了,天舒那原本飞扬在黑白键上的白暂双手这个时候也停歇了下来

    但是即便是演奏的是这首号称演奏一次“拉三”在体力上的付出等于“铲十吨煤”的拉三,他也没有如同邱月琴一样,感到身体不支,而是照样的云淡风轻。

    肖天鹏,邱正良,李月娥三个人是外行,他们看不出天舒在钢琴这一领域中的造诣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感觉天舒演奏的很好听,让人很沉迷罢了。

    肖天鹏回过神来。笑着对邱月琴问道:“月琴丫头,天舒到底弹奏的怎么样啊。”

    他这一问,正好把依旧在震惊之中的邱月琴给唤醒了过来。

    她看着叶天舒,顿时摇了摇头。

    肖天鹏看了,问道:“是不是他弹奏的不好啊。”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说嘛,这个世界哪有什么全才啊,终于找到一样天舒这小子不强的一项了。”

    而旁边的邱正良也接口说道:“是啊,哪有那么天才的人啊,刚刚这小子在我最为擅长的围棋上也赢了我呢,总算有一样他不强的了。让我老头子心里也好受一些。

    听到他们两个人这么一说。邱月琴转过身来,对着邱正良问道:“爸爸,你说他的围棋水平比你还好?”

    耶正良脸上露出一丝沮丧之色,说道:“何止是比我还好啊,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天舒的围棋水准绝对是国手级别的。”

    之后,他笑道:“幸亏我女儿有出息,赢了这小子一次,让我心里舒服点。”

    听到邱正良的话。邱月琴掩饰不住眼中的惊诧之意,摇了摇头。说道:“爸爸,你们理解错了,我刚刚摇头,不是说他钢琴水平不行,而是他的钢琴水平已经到达一种不可思议的境界了。”

    邱正良,肖天鹏以及李月娥都是很了解邱月琴的性格,知道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对于钢琴这个她愿意拼搏终身的事业却绝对不含糊,也不会说什么不靠谱的话,所以她这么一说,她们心里很是震惊,问道:“他的钢琴水平比你还强?”

    虽然她也不愿相信,但是事实如此,容不得她抵赖,便苦笑着说道:“岂止是比我还强,简直可以说是世界级的。纵观整个世界的钢琴界。我还真没见过有人真正的能够超过他呢,至少我没看到过,就像刚才我他演奏的拉三,号称是世界上最难的,能够将这首曲目完整的弹奏下来而没有任何错误的世界上就已经是没有多少人了,而叶天舒网才的弹奏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小完美,真的是匪夷所思,一个非科班的人竟然可以将钢琴练到这样的程度,恐怕我以前所见到的天才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吧。”

    其实说到底邱月琴心中也很是落寞,她也算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了,平时也是众星拱月,但是在他的面前却还是感觉失去了颜色,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由不得她不佩服。刚训旧口阳…8。0…渔书吧不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