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二十二章 顾老爷子的话

第二十二章 顾老爷子的话



    澡是叶副县王云腾虽然说的也只是区区的几押  景足以让除了费网兴之外的众人心中吃惊。

    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男子竟然是副县长,这怎么可能,说是一个大学生他们倒是相信,在众人的印象中,一个县长,即便是副的,可都是一些中年大叔们,甚至还有一些年过花甲的,哪有这样年轻的。

    在旁边的顾洁也看着此时身上散发着凛然气势的叶天舒,同样是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个小邻家男孩一般的,还一口嫂子,一口嫂子满是尊敬的喊着自己的男子竟然是新来的副县长,而且还是县里的常委之一的常务副县长,他丈夫费网兴的恩主,天啊,这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顾连凯听到对方身份的时候,身上的全身力气好像在一瞬间被抽走了一样,心中想道:“我刚才竟然威胁了一个副县长,一个副县长啊。”

    他这个小时候都不知道应该是佩服自己的胆大妄为还是感叹自己的倒霉运气了,他可是没想到这费网兴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平时都很少带客人回家,就算是带回家都是那些郁郁不得志的秘书,却没想到这次一带回来却是这么一个大人物,而他就撞在了一个枪口上,哎,悔之莫及啊。

    天舒脸上露出一丝淡笑。说道:“没错,我的确是应腾县的副县长。”

    听到天舒的确认,众人沸腾了,在场的人大多在县里都算是上层人士,大多消息灵通,自然是知道县里来了个年轻的副县长,而且还是常务的,是县里的常委之一,而且正好姓叶,他们之中不少人因为这还曾经戏髅的说:“那些当官的是昏了头了,竟然派了这么一个小娃娃过来当县长,而且还是到他们这民风彪悍的东北,这不是折腾人吗。不懂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道理吗。”所以听到天舒承认。哪里还不知道这位叶副县长,便是那位新来的常务副县长,所以都将巴结的目光看向叶天舒,似乎他们以前的想法从来没有发生过。

    天舒感受着众人的目光,却依旧是脸上淡然,丝毫没有那种很是享受的表情,那种气度,在不经意间就让人折服。

    王云腾看着叶天舒,可谓是心中忐忑。丝毫没有刚才的嚣张跋扈,这也就是相互间身份差距所带来的一种改变,要是天舒只是一个小科员,恐怕王云腾一个巴掌都上去了。

    虽然已经知道天舒是副县长,但是他还是存些侥幸的的在天舒身边轻轻的说道:“叶县长,我和您也是近日无怨,远日无仇,您没有必要因为一个费网兴和我为难吧,以后我肯定好好的配合您的工作,那还不行吗。”

    天舒看着脸色已经是有些谄媚的王云腾,脸上便是一丝不屑,这王云腾想的到是还不错,要是其他的人或许还真的会接受这个条件,但是他叶天舒不会,是因为这费网兴是他的秘书,天舒对于自己人一直是很维护的,自己人受了委屈小他肯定是要找回来的。        对于这王云腾,他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对于对方的所谓配合他工作,他是嗤之以鼻,恐悄度过了这一阵,他就是翻脸不认人了,毕竟他肯定是有自己的靠山的,自己也没有掌握他的多少实际证据。

    而且他敢断定,这王云腾的屁股也肯定是不干净的,不然,就凭他那些死工资,不要说嫖了,就是飘都飘不起,所以这种人还容易出事,虽然天舒倒是不怕,但是也不想被这种人连累。

    所以他冷笑着说道:“实话告诉你,费网兴是我的秘书,他受了委屈,我自蔡要帮他讨来,还有,我真的看不惯你,还有你的所谓的人妻控。”

    王云腾听了,心里便是一突小没想到费网兴竟然是这位叶县长的秘书,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听了天舒的话后,他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和对方已经没有了和解的可能小眼中一寒,看着叶天舒,咬了咬牙。

    而在另外一边,顾连凯,顾连天听到天舒说费网兴是他的秘书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恐惧就笼罩在他们的心头,副县长秘书的级别虽然不算大,但是背后却站了一个副县长,还是个常务的,恐怕县里的那些部门头头没有一个想要得罪,所以要对付自己俩兄弟,那可是容易的很。

    想到自己以前对费网兴的冷嘲热讽,还有今天做的这件事,他们便是冷汗直冒,四目相对,相互间点了点头,连

    顾洁哪里会不知道自己这两个哥哥的意思,但是现在对于这两个哥哥,他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所以眼睛抬都没抬,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小妹啊,哥哥糊涂啊,没想到王云腾竟然是这样的人,好像把主意打到你的身上,要是早知道这样,我肯定不和他来往了顾连凯的声音不大,估计也是怕在一边的王云腾听到这番话,但是这顾连凯的演技确实令人赞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好像刚才他对这顾洁做的暗示从来没有发生一样,这家世,看得顾洁眉头直皱,心生厌恶。

    顾连天则是说道:“还是妹妹你有眼光啊,当年就看上了这费网兴,在费网兴沉沦的时候还一心一意在他的身边,没想到他今天真的发达了。”

    顾洁对她二哥顾连天的印象稍好,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同样的没有说话。

    看到顾洁这样子,他们兄弟哪里不知道这个妹妹对自己的怨念极重,根本不想理睬兄弟两个”所以两人对看了一眼,却是无可奈何。

    “你们两个小畜生这个时候知道过来求人了,恐怕已经晚了吧。

    ”听到这话,顾洁甚于一边的费网兴都是心头一颤,转身望去,而顾连凯和顾连天连忙上前扶住过来的人,在他们的心里,这个人可能就是他们唯一的救星了。

    走过来的便是顾洁和顾连凯两兄弟的父亲,今天的寿星,顾家的老爷子。

    顾家老爷子正好是六十岁,脸上已经显出老态,但是依旧是精神冀锋,脸上带着一架老花眼镜,看上去极为的儒雅。

    顾老爷子看到两个儿子要过来扶住自己,顿时哼了一声,将两个儿子甩到一边。        顾洁和费网兴连忙搬了一张椅子,笑着让顾家老爷子坐下。

    不只是顾洁,就算是费网兴,对于这顾老爷子都是很尊敬的,和他的两个儿子不同,顾老爷子可从来没有瞧不起他费网兴过,对他费网兴说话,都是和风细雨的,当年要不是顾老爷子一力主张,或许顾家那边的亲戚还真不一定同意将顾洁嫁给费网兴,毕竟顾家虽然算不上是豪门,但是也算是富裕家庭,家里的叔叔伯伯都在国有企业里坐着干部,特别是顾老爷子,虽然所属的只是一个企业,但是他的级别已经达到了副处,拿到地方上来说,就是县长,副县长级别,那时的顾洁完全可以说是家庭条件优越了。

    而费网兴是什么人,不过是个农村子弟,家里就靠着那几亩田来凑合,他父亲临时也做做小工,这样才让他把大学读完,这样的家庭条件和顾洁的家庭条件简直是云泥之别,两人结合,要是没有人反对那才是奇怪了,还是顾老爷子当时拍订了这件事情,所以费网兴对顾老爷子还是很感激的。

    顾老爷子看着顾连凯和顾连天,也是怒发冲冠,刚才的一切,他可是都看到了,自然也分析出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指着顾连凯和顾连天,便说道:“你们两个真是做得好事啊,平时你们对网兴冷嘲热讽的我没说什么,毕竟你们和小洁是兄妹,是亲兄妹,我相信你们不会做什么事情,但是没想到你们竟然绝情到了这种地步,为了讨好那个叫王云腾的,要把自己的妹妹给卖了,我真是想不到啊,我生的好儿子啊。”

    顾老爷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身子都在颤抖,可见心中之愤怒。

    顾连凯和顾连天被老爷子斥的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只得站在一边,唯唯诺诺的,但是很明显,顾连凯眼底有着一丝丝的不服和怨愤。

    老爷子冷笑着看着顾连凯,说道:“连凯啊,这主意是你想出来的吧,连天可没有能力想出来这主意啊

    顾连凯听了,嘴上抖了一下,却没有说话,显然是承认了。

    老爷子站起来,指着顾连凯,冷冷的说道:“顾连凯,你是我生出来的,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从你就有些小聪明,而且一向自负,其实可能到现在你都还认为你是对的,在这个世界上,钱的确是很重要,但是却还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在我眼里,你们兄妹之间的感情,比任何的财富都要重要啊,要是你们兄妹和和美美的,老头子我就算是死了,都是喜笑颜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