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二百一十五章挑拨

第二百一十五章挑拨



    万金宁在一边笑一边看着正不断的往自己的嘴里塞着吃食的叶天舒,眼中尽是笑意,似乎对于自己这个平日里无所不能的侄子吃瘪是乐见其成。

    刘揽月又笑着夹了一块鱿鱼放入了天舒的盘子里,并且暗暗的瞥了对面的林玉燕一眼,用调羹轻轻的舀了一勺子燕窝,放入自己的碗里面,燕窝养颜,自然是刘揽月最喜欢的补品之一。

    “咔嚓。”一声,桌出了一声脆响,将正在吃饭的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原来刘揽月一不小心,手臂将自己的小碗给碰倒了,里面的燕窝都倒了出来,一部分流到了刘揽月的袖子上。

    刘揽月赶忙站起来,用手拿出手帕,将袖子上的污垢抹去。

    “怎么这样不小心啊。”天舒有些皱眉的拿起桌上的餐巾纸,帮她擦起来,样子亲昵无比,看得林玉燕心里酸溜溜的。

    即便是这样,林玉燕还是呼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天舒啊,你陪揽月妹妹去卫生间一下吧,用水把袖子洗一下。”

    “恩,好。”天舒先是一愣,他也没想到林玉燕主动说出这话来,心中也是高兴的紧,有些抱歉的看了林玉燕一看,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谢谢你。”

    感受着从自己的耳畔传来的热气,林玉燕俏脸一红,白了天舒一眼,说道:“你快去吧。”

    和刘揽月来到了酒店的卫生间,刘揽月走了进去,而天舒则留在了外面,手插着裤腰,有些闲着无聊的观看着过往人群。

    为了不让人误会,他还特意站到了将自己的身体往对面的男厕所靠了靠,。免得有人以为他是变态偷窥狂。

    一个男人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身上散发着酒气,但是脚步不乱,从天舒身边走了过去,向着不远处的楼梯口走去。

    天舒颇为悠闲的站在门口,对着这男子瞥了一眼,却是感到有些眼熟,再细细一看,心道:“是他?”

    这个人不是其他人,正是前两天和天舒发生冲突的仇少云。

    对于仇少云这个人,天舒没什么好感,不仅虚伪,而且为人胆小,没有男儿的血性,当然,这是夹杂着天舒自己的主观感受的,毕竟,不管如何大度的男人,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情敌看的多顺眼,天舒也是如此。

    但是既然那天仇少云看到情形不对,自己逃走了,只要他不搞出什么幺蛾子,天舒自然也不会找他麻烦。

    所以,虽然认出了人,天舒却没有动作,而是站在原地,等刘揽月出来。

    没多久,一道俏丽的身影从门里走出来,这个时候刘揽月外套袖口全潮湿了,但是因为燕窝本身没有什么颜色的缘故,已经看不出脏斑来。

    幸好这个时候是冬天,身上的衣服也比较厚,不然刘揽月就要真的受冻了。

    “天舒,让你在外面等了。”刘揽月笑着走了出来,抓住天舒的手,笑着说道,脸上展露着抱歉的意味。

    天舒轻轻抚摸着刘揽月随风飘扬的秀发,脸凑近了刘揽月,和刘揽月的额头只有一指的距离,笑着说道:“怎么会呢,任何一位男士都会因为有机会等待你这样的美女而荣幸。”

    被天舒这么一说,刘揽月心中高兴万分,但她个性还是稍稍矜持,所以羞涩的低下了头,贝齿咬着嘴唇,不敢见人。

    “啪,啪,啪,啪。”正在这个时候,身后一阵巴掌声响起,但是在这种场景下,怎么听怎么不和谐。

    天舒眉头一皱,刚才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刘揽月是身上,念力都没有发散开来,虽然感觉到有人走来,但是却没注意到是谁,只当是过来上卫生间的。

    但是没想到,走过来的却正是刚刚从天舒身边走过的仇少云,他如今正笑着走过来,但是他的眼神之中却蕴含着一丝不怀好意。

    对,就是不怀好意,他其实从天舒身边走过的时候就已经认出这个曾经将他吓破胆的叶天舒了,但是他虽然喝酒,但是却没醉,思路还算是清晰,那个时候却装着没有认出来一样,走了过去,却在暗处偷偷的注意他。

    没想到还真让他逮到了一条大鱼,当日叶天舒和林玉燕两个人在一起甜蜜的摸样不知道令他心中多么的嫉妒,但是一则他根本不清楚这个姓叶的青年的底细,二则被当时这个家伙的霸道给震慑住了,第三自然是畏惧林玉燕的背景,所以当时他没敢怎么样,而且在天舒动手的时候很没义气的离开了。

    但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叶天舒和一个女子在一起,而且这个美貌女子却不是林玉燕,这让他一下子高兴起来,这些天积累下来的郁结之气也消散大半。

    之所以高兴,自然是他认为自己已经抓到了这男子的把柄,在他看来,天舒肯定是瞒着林玉燕出来找女人的,毕竟,林玉燕是何等强势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可能认同封建社会的三妻四妾的理论,自然也不可能容忍自己的男人背着自己找其他的女人。

    既然如此,那他已经可以预见林玉燕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雷霆大怒,和这个姓叶的小子切断一切关系,而他正好可以乘虚而入,说不定可以夺得美人归呢。

    同样的,仇少云心中也很是嫉妒,出现在天舒身边的无一不是美女,林玉燕尚且不说,整个省城的豪门子弟有几个不在暗中迷恋这一位风云女掌门的。

    而眼前这一位同样是美艳不可方物,丝毫不在那林玉燕之下,而且看样子身上满是贵气,可能出身也不错。

    和这两个女子相比,他以前所玩的什么小明星,都是跟个如花似的。

    怎么能让他不嫉妒呢。

    “但是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想到这里,仇少云就发了一条信息给林玉燕,她相信,林玉燕接到这个信息肯定会来的。

    而他本人则是出来,想要拖住两人,比之他,林玉燕肯定更相信叶天舒,所以林玉燕要是到了,而他没有真凭实据,林玉燕只能会认为是他造谣,至于用手机拍下照片,他不是没想过,但是用手机拍照,动静会比较大,说不定会引起天舒的注意,到那个时候,说不定眼前这个暴力男会再次将自己打一顿,那天叶天舒对付郑经理的狠辣可是清晰的记在他的心里呢。

    “没想到叶公子昨天还和林总裁卿卿我我,今天又和这位小姐你侬我侬的啊。”仇少云看着眼前的男女,眼神之中的嫉妒再也无法按捺住,但是脸色还算是温文尔雅,这两个整个搭配起来,一下子就给人以嫉妒虚伪的感觉。

    刘揽月是第一次见到仇少云,今早天舒和林玉燕回来,也没有和她提起过这人,毕竟在他们两位的眼里,这仇少云也就是个比蝼蚁大点,根本不值得他们正视,这不是骄傲,而是自信,是对自己眼光的极度自信,像仇少云这种人,虽然不至于是扶不起的阿斗,但是也的确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男儿当自强,万丈基业理应由自己来打造,可以在数个势力周旋,可以借助外力,但是这借助外力也要看手段,为了事业而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到一个女人身上,这的确是让人感到不齿。

    所以,也就没和刘揽月提起过。

    但是即便是如此,刘揽月看到仇少云的时候眉头也皱了皱,明显很讨厌这个人,声音阴阳怪气的,脸上也是不怀好意,特别是眼中那偶然闪烁出的让她心中生厌,那占有的目光赤裸的,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关你屁事。”天舒脸上冷漠起来,如同冬日的寒风,令得对面的仇少云心里都冷飕飕的。

    但是仇少云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而放弃,胜败在此一举,今天要是再失败,他可就就真的没有机会得到林玉燕的垂青了,这输的可不是脸面,说不定就是他仇家整个的家业,毕竟他现在已经被他继母逼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天舒这里不好攻破,那就攻破眼前这个女的,在他看来,这个女子应该不知道天舒和林玉燕的事情,不然这个同样高贵不可方物的女子怎么可能还会和叶天舒在一起。

    所以,他便笑着说道:“这位小姐,你还不知道吧,这位先生不只是和你是情侣关系,他还攀上了鼎天集团的林总裁,昨天我可是亲眼看见的,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鼎天集团打听打听,我这可是金玉良言啊,我只是不想你被这样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害了。”

    天舒和刘揽月都冷冷的笑着,特别是刘揽月,看这仇少云就好像是个小丑一般,聪明如她自然是清楚这家伙打的是什么主意,在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她对于这点小手段可是看得多了,挑拨离间而已,她们刘家任何一个婶娘用的都比他好,说起假话来脸色都不变的,这方法用在别处,或许有用,但是今天他是注定要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