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放眼天下 > 第二百三十二章许洁的苦恼

第二百三十二章许洁的苦恼



    “许记”酱料现在比之天舒离开前规模又大了些,在全国已经有了百家分店,数家酱料制造厂,产品也运往华夏各地,在各大商场市上架,其虽然有天舒和李家帮衬的缘故,却也有许记酱料本身就有着一定的底蕴,口味优越的缘故。

    而许洁作为许记的总经理,自然事情也愈加的繁忙,这一次是来自苏省的一家著名市,苏华市京城旗舰店开幕,许记和苏华市却是有着一些生意来往,而许洁本人自然也是受到了邀请,开幕式结束后,他们就被市方面请到了一家酒店里用餐。

    在一众企业人之,年轻靓丽的许洁不得不说是个焦点,做空姐的时候养出来的成熟温婉和回归李家之后自然而然产生的一丝贵气非常和谐的交融在一起,却是分外迷人。

    “李老板,最近的气色不错啊。”

    “张总,听说你们公司新出的产品效果很好,有时间我也要去试试。”

    “黄夫人最近身体还好吗,我们公司新推出的荔枝蜜可是有着养颜的功效啊,黄夫人你试试,保准你皮肤水亮水亮的。”

    “刘董……。”

    现在的许洁可不是以前那个青涩的女孩子的了,一路走来,她驾轻就熟的和这些她认识的老板,经理们打着招呼,给人一种游刃有余之感。

    但是人们要是细细感觉,便会现许洁和他们的谈话完全是乎情,止乎礼的,脸上的笑容也极其公式化。

    现在许记的前景也是相当可观的,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却已经有着如此的成绩,也的确是让他们吃惊莫名,而且他们都隐隐感觉到,这小小的“许记”后面似乎有着一个大佛在拖着,所以对于许洁这位年轻的经理,也不敢怠慢,都是笑颜以对。

    许洁轻轻的走到一边的酒台上,将手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放下,重新拿了一杯天蓝色的鸡尾酒。

    许洁有点累,对,就是累,名利场自古就是英雄墓,她这个小女子自然更是不堪其重。

    除非身份地位到了一定的程度,只需掌控公司方向,底下就有无数能者服其劳,就比如云紫烟,现在云紫烟大多数都在京城,遥控鼎天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手下大将如云,能者无数,根本不需要她亲自做什么,也少有人有资格让她亲自出马接见的。

    显然,“许记”刚刚冒头,许洁自然也远远达不到云紫烟这种程度,两年时间,区区两年时间,许洁就从一个有点骄傲,有点小家子气的空姐变成了一个经验老道,对商业极为熟悉的商场女强人,这除了有她卓越的天赋因素之外,与她本身的努力也分不开。

    她,并不喜欢这种生活,但是却身不由己。

    振兴许家是他父亲和母亲团圆之后心唯一的梦想,现在有着如此优厚的条件,许洁自然要尽力将这个愿望达成。

    高举酒杯,天蓝色的酒液澄亮空明,在耀眼的灯光下,如同一个微小的海底世界,洋溢着神秘的气息。

    大自然色彩无数,艳丽者不知凡几,但是许洁却独爱天蓝,在她的心里,那个唯一可以让她心动并且全力付出的男子就如这天蓝色一般,纯净而无暇,高贵而神秘。

    “他应该回来了吧。”优雅的转动手那精致的高脚杯,浓郁的鸡尾酒的香气扑鼻而来,许洁心轻轻叹道。

    眼睛有些模糊,她现高脚杯承载的蓝色酒液如同镜子一般,浮现出了一个英俊优雅到极点的身影,正是那个让她掏心的人儿,想起过往两人在一起的经历,心却酝酿着一丝甜蜜。

    “小洁,小洁,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正当许洁沉浸在心的幻想之的时候,一个男声却打断了许洁的幻想。

    许洁眉头一皱,这个声音她很熟悉,而且分外厌恶,所以转身就想走。

    但是她的度还是慢了一步,这个男子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

    许洁看着这个明显已经有了接近四十岁,头有点秃,脸上虽然白皙,但是却让许洁感觉有种病态的男子,冷冷的说道:“不知道周总今天有何指教啊。”

    这个男子叫做周宏,是苏华市在这里的总经理,据说和苏华市的董事长还有些亲戚关系。

    曾经有传言,这个周宏的作风非常的不严谨,曾经好几次被人捉奸在床,而且还喜欢**少女,但是却因为苏华的老板在苏省有着一定的背景,他都没有出什么事情,但是他的妻子却因为受不了他的变态和他离婚了。

    原本许洁对此还不大相信,毕竟开始的时候周宏这个人还算是彬彬有礼,但是后来这个周宏死皮赖脸的追求他之后,许洁对其不厌其烦,动用了一下她的星辰会的权限去调查了一下周宏,现这个人的确和传言一样作恶多端。

    虽然厌恶周宏,但是自家公司和对方是有不少合作的,也不好翻脸,后来许洁也想尽办法避开他的纠缠,效果也有了一些,本来这次还以为周宏要招待客人,顾及不到她,但是没想到这周宏却还是过来了。

    “周经理,我和你说过了,我和你只是合作伙伴关系,请叫我的全名许洁或者是许总。”许洁脸色冰寒,看着周宏,说道。

    小洁这个称呼从小到大喊过的人也就是她的父母,现在的两位舅舅,舅妈而已,哪里能让眼前这个令人厌恶的男子挂在嘴上,许洁自己都感到恶心。

    周宏的眼闪过一丝森寒,要是一般人,他早就翻脸了,但是眼前这位高贵诱人的美女却是他难以舍去的猎物,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强人可不多啊,让他格外有政府的**,至于强上,不说他有没有机会,就算是有机会,上了之后怎么善后,现在又不是以前旧社社会,有了**关系之后就惟命是从,非君不嫁了。

    想要靠这个控制眼前这个精明的女子分明是行不通的,而他在京城的势力也相对薄弱,而且就算是深厚,那有如何,这里是京城,一块砖扔下去就能砸到一个厅级干部的京城,眼前这个女子也明显不是一般人,和他以前**的那些平民女子不大一样,万一后面真的有什么大人物庇护,那他说不定就四五葬身之地,就算是背后有大老板庇护都不行。

    所以,他只能忍住来想要攻心来征服对方。

    但是,很明显,一次又一次的,他失败了。

    “小洁,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把你当成了我心目的女神,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周宏明显不甘心,一句又一句把心那沉思已久的肉麻语言给说了出来,想要打动许洁的芳心。

    要是一般的女人,在这样的语言攻势再加上他的金钱攻势之下,说不定真的会失陷,但是许洁岂是一般的女子,幼年的悲惨遭遇已经让许洁相当早熟,而且心若磐石,难以动摇,现在的许洁虽然年轻,但是却可以称得上是人精,怎么可能会被周宏这明显作伪的言语迷惑住。

    并且和天舒比起来,周宏算得了什么。

    至于金钱,那就更不缺了,许强只有许洁一个女儿,所以他们在许记的所有股份都是许洁一个人的,苏华市虽然规模比许记大得多,但是周宏不过是个京城这边的经理,论资产,还不如许洁的呢。

    而且,和天舒拥有的鼎天集团相比,就算是整个苏华市都只是一根毛而已。

    许洁嘴角露出一丝讽刺,说道:“周经理,这其实都是你个人的想法而已,和我一点关系没有,不要把你个人的意志强加到别人的身上,这是做人的基本要求,如果你没有侵犯到我,那我没有权力插手你的事情,同样的,你也没有权力插手我的事情,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说完,就轻轻的喝了一口天蓝色的鸡尾酒,也不看周宏的脸色,莲步轻移,离开了。

    周宏面色阴晴不定,不停的变幻,眼尽是愤怒,只不过他用手抚摸着额头,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脸色,其他人也没有看到。

    “臭*子,装什么清高,又不是什么处*女,丕,老子总是要让你在床上叫我哥。”周宏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对着许洁的倩影暗骂道。

    忽然,他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从不远处挥手招了一个自己的员工。

    “经理,您有什么事情。”这个员工是周宏的手下,但是不知道和他差了多少级,所以看经理看他,心有些忐忑,却也有着几分兴奋。

    “我让你办一件事情,办好了绝对少不了你的功劳。”周宏沉声道。

    那个员工一听,却是兴奋无比,保证道:“经理,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周宏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会儿,那个员工点了点头,就屁颠屁颠的去帮周宏完成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