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地仙正道 > 第二十三章长生的诱惑

第二十三章长生的诱惑

“我也能修仙吗?”
  
  “·······您应当明白,世间所谓成仙之人,所成就的大多是邪仙、尸解仙一流,纵然摆脱了死亡也将终生活在冥道使者的追逐之中,永世不能安宁········”
  
  “听闻唐国有仙,寿齐天地、步虚登天,不知我国境内可有这样的仙人。”
  
  “就我所知,国内没有高深的仙道传承。”
  
  花开院秀元,很是遗憾地用袖子挡住半张脸,掩盖那几乎遏制不住的笑意。
  
  他的面前,一个脸上敷着铅粉、面容苍老枯槁的中年贵族男子,正遗憾地垂头丧气。
  
  就是这个贵族,听闻花开院的博学之名,特意前来请教长生之法。
  
  “不过········”
  
  花开院秀元特意拉长了语调。
  
  这个贵族猛地抬起头来,眼中的期盼不加掩饰了。
  
  “听闻西国的犬妖一族,似乎与某些仙人妖怪有所关联。”
  
  “啊,所谓的仙人妖怪,就是借由草木之精气获得长生的妖怪,这是本国发源的仙道,只有妖怪掌握着。”
  
  “据说这些仙人妖怪,虽然不能做到寿齐天地、飞升天界,但也能延寿数倍,即使是普通人得到这种方法,想必也能轻松获得几百年的寿命·········而且不需要面临各种稀奇古怪的禁忌,可谓是相当不错的长生之术呢········”
  
  “只是要想从妖怪口中得知消息,再夺取成仙之术,可没有那么容易。”
  
  花开院秀元,正在一步步撩拨着这个男人心中的贪婪。
  
  是的,他想借用这些贵族的力量,去获得长生之术!
  
  岛国这里的仙术,当然和那边不同。
  
  不过也有可取之处。
  
  自中土大唐流传过来的仙术,结合本土的神秘学,诞生的仙人,已经连旁门都算不上了,只能算是左道。
  
  邪仙一流,依靠吞噬他人生命而踏入的非人领域,却又不是妖怪·······这种另类的长生,也只能归入左道了。
  
  至于仙人妖怪,这种情报是在来到这个时代之前,地球上,花开院一族的记载之中提及过的。
  
  不专心修行妖力,转而研究长生法门,借由草木精气延年益寿的仙人妖怪。
  
  在获得超出种族限制数倍甚至数十倍寿命的同时,掌握了种种威力不凡的仙术的妖怪。
  
  当然,仙人妖怪,依然是妖怪。
  
  “花开院阁下,请务必告诉我,在何处能够寻找得到长生不老的秘法!”
  
  在一次无意间“说漏嘴”之后,类似于这样的拜访者络绎不绝。
  
  未必就没有人看穿他的真实想法,但是·········
  
  “长生不死的诱惑,谁能拒绝?”
  
  “为了长生,他们连人类的身份都能轻易抛弃,转化为妖怪也要活下去·········那么又怎么会放弃更在其上的成仙之术呢?”
  
  这么想着,花开院秀元,却是故作烦恼,稍稍拿捏着姿态,不让人轻易得知答案,却又至于令人感到厌烦。
  
  贵族之间的交流,就是如此的充满了各种繁琐而不必哟的环节。
  
  况且···········阴阳师的话,他们到底是需要验证的,也不会轻易信任。
  
  于是,花开院秀元,为他们指点了某一个仙人的下落。
  
  那是一株桃花试图修炼成仙,但是却失败了,桃树王的躯干充斥着草木之精,可以用来延长寿命。
  
  在付出了不大不小的代价之后,这位脸上敷满了铅粉的男人,终于是满意地离开了··········
  
  他付出了将自家收藏的几本唐国古籍借阅出去的代价·········获得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在这个时代,每一本书籍,都是值得传家的宝物。
  
  即使是师徒之间,轻易之间也不会出借,最多容许誊抄。
  
  因此这也算得上是不轻的代价了。
  
  但是,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也没有吃亏········毕竟只是借阅而不是赠送。
  
  阴阳师也没有吃亏,他将这个答案卖给了不少人。
  
  只是一个消息,就从大大小小前后十几位小贵族手中,差不多得到了将近两百本不同书籍的借阅权。
  
  “既然我是花开院一族的始祖,那么自然有义务为后人留点可以传家的宝物。”
  
  “世间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便是书籍,这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无论何时都不算过时。”
  
  花开院秀元,此时也不得不感叹因果的奇妙。
  
  他穿越到后世的花开院一族之中,此时却又成为了花开院一族的真正始祖。
  
  究竟是先有这个因,才有了穿越的果?
  
  还是先有了穿越这个果,才导致了花开院一族诞生这个因?
  
  难以理清,难以理解,而这,正是神秘,阴阳师所追寻的天地间的种种道理。
  
  将其理解,并且掌握,加以运用,正是制天命而用之,以人力胜天的奥义所在。
  
  “既然因我而生花开院,那么我就有这个责任,这份义务,让它尽可能久地延续下去。”
  
  “首先,我要建立一个大图书馆,然后,装满它!”
  
  之后半月之内,陆陆续续地,验证了消息的那些贵族子弟,并没有在这种小事情上食言,如数将许诺的书籍借出。
  
  区区小贵族,手头上能有的,不过是一些诗歌杂记的书籍,用来打发时间、增进见识,充作贵族之间交流时的谈资罢了,还不够入眼。
  
  “这些,誊抄过后,收到一起,放在这一层,等我以后再来分门别类。”
  
  花开院秀元,只是挥手洒出几十张符纸,招来无形的式神,按照他的心意,誊抄着这些书籍。
  
  干净的地板上,铺着几十张雪白的宣纸,漂浮着的几十杆毛笔,正快速地书写着。
  
  打开的纸门,正对着落满樱花的庭院,酒后微醺的阴阳师,一身浴衣微微敞开,侧卧在地板上,右手举着酒碗,正慢慢把清酒往口中倾倒着······好一个风雅的阴阳师,即使是在此时此刻,依然给人以写意风流之感。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不禁微眯双眼,和衣而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