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四章见五彩人

第三十四章见五彩人

    镇魔狱第二层关着的不再是那些官员与刺客,而是真正的强者。
  
      比如某些邪派的宗主或者是冥部的大妖,甚至据说还有些远古时期留下的妖魔。
  
      井九的脚底没有真正地落在地面上,不然肯定会发出声音。
  
      但从鞋底空气的细微变化,他感觉到地面的那些砂石变软了很多,就像是被太阳暴晒了很久的硬糖。
  
      这里已经在镇魔狱的深处,自然没有太阳,但还是很热,甚至比有太阳的地面还要热无数倍。
  
      镇魔狱的第二层被称为终日狱,除了终日不见阳光,永远无法离开的意思,可能也与这种恐怖的闷热有关。
  
      空气里充满了火一般的气息,仿佛被谁洒了无数的辣椒末,只要吸一口便会辣到咽喉生痛。
  
      井九不喜欢上德峰与雪原的寒冷,对酷热倒不是太大意,而且他这时候没有呼吸,不用担心会被呛到咳嗽。
  
      他继续向前行走,空气越来越闷热,黑色越来越浓郁。
  
      在他眼里,能够看到那些裸露的石壁表面出现很多波纹般的线条。
  
      那不是风化而是被热浪变软的痕迹。
  
      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闷热终于渐渐消退,温度稍微下降,井九停下脚步,伸手抓向空中。
  
      寒热交替之地,自然会有风,他不担心自己的动作带出的风声惊动了谁。
  
      下一刻,他从空中抓了个空。
  
      他搓了搓指尖,感觉有些腻,似乎空气里多了些什么。
  
      又往前走了一段,空气里多出的东西终于能看见了,那是绿色的雾,带着很浓的腥味,应该毒性很强。
  
      井九不在意,确定身上的白衣也能承受,便放下心来,正准备继续向前,忽然觉得肩头骤轻。
  
      就在铁剑快要落下的那一刻,他反手握住了剑身,拿到身前看了一眼,微微挑眉。
  
      裹着铁剑的布已经被绿雾侵蚀的非常严重,这时候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
  
      井九切下一截衣袖,重新把铁剑绑到身后,继续向前。
  
      绿雾越来越浓,偶尔被风拂开一些,能够看到石山表面斑驳,隐隐还可以看到粉红色,就像是溃烂后的肉壁。
  
      也只有那些真正的邪道高手与妖魔才能在这种地方生存下来。
  
      沿着绿雾走到最深处是一处山涧,湿漉的崖壁上到处都是青苔,中间是一个水潭。
  
      不知道是因为浮萍还是水色的缘故,潭水极为幽绿,表面不停升腾着绿色的水汽。
  
      那些绿雾便是由此而来。
  
      井九站在潭边等风来。
  
      萍动,然后风起。
  
      水潭里隐隐可见巨大的白骨,显得极为诡异恐怖。
  
      白骨应该是某位大妖的遗骸,从形状大小来看,这位大妖的境界只怕与禅子的那位山妖义父也差不了太多。
  
      如此强大的一位大妖,不知因何被关进了镇魔狱,又不知为何能够逃离囚室来到这个水潭里。
  
      潭水深千尺,皆是世间最可怕的毒。
  
      那位大妖将骨骼修练到极致,坚逾法宝,没有被融化,但终究还是死了。
  
      既然那位大妖是从别处逃至此间,那么通往下一层的通道,看来还真是在这个水潭里。
  
      井九微微蹙眉,有些不喜,却没有别的办法。
  
      想要见到那位,总要经历一些事情。
  
      他走进碧绿色的水潭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热剑落入黄油。
  
      潭水很快便没过他的头顶,青萍重新飘回,遮住空缺,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
  
      ……
  
      潭水的腐蚀性与毒性要比绿雾不知道强多少倍。
  
      井九刚进入潭水里,身上的白衣便出现了裂口,然后很快便变成丝缕,随着他的动作散开,消失无踪。
  
      如果这时候有道天光落下,就像剑狱里的那口井般,此时的画面应该会很美。
  
      井九在水里游动。
  
      很快他便来到水潭的最深处,穿过一道极狭窄的石缝,来到了下面的世界。
  
      这里是镇魔狱的第三层。
  
      他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里。
  
      与前面两层不同,镇魔狱的第三层看着非常普通,虽然还是没有灯光,黑暗一片,但再没有酷热,也没有剧毒,空气自然流动,如春风拂面,就像井九在水里那样,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这里只有一条通道,看着极为幽深,不知通往何处。
  
      井九把自己的剑识凝成一道极细的线,向着那条通道里送去。
  
      以剑识的速度,依然用了很长时间才重新回到他的识海里,可以想象这条通道有多长。
  
      通道里充斥着数量难以想象的罡风,越往深处去,罡风越是强烈,到最后的末端形成一道威力难以想象的禁制。
  
      即便是全盛时期,井九也不愿意进入这条通道,除了要解开那道禁制很麻烦,自然还有别的原因。
  
      他清楚为何这条通道里的罡风如此之强,通道尽头的那道禁制为何如此可怕。
  
      ——那边就是深渊。
  
      深渊可以直接通往冥部。
  
      井九不想去冥部,更不想踏进那条通道一步。
  
      那他这时候能去哪里?
  
      他转身向左随意走了两步。
  
      一种极为奇妙的感受,在他的识海里出现。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准确来说,他失去了在空间里的位置感。
  
      紧接着,他觉得时间仿佛也凝固了,不知道自己进入镇魔狱已经多长时间。
  
      镇魔狱第三层名为太常。
  
      据说是与禅宗的无常相对,这当然很滑稽。
  
      井九知道这是以讹传讹。
  
      太常只是读音,并不是那个常字。
  
      只不过被人说的多了,现在都以为太常狱就是这个字。
  
      就连太常寺也是因此而得名。
  
      ……
  
      ……
  
      太常狱与天地完全隔绝,没有任何气息或者说天地元气能够进入这里,也没有任何气息与能量能够离开此间。
  
      绝对的静止会让时间失去意义,空间更是如此。
  
      可是没有位置感,不能确定方位,井九如何能够找到那个人?
  
      井九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在这个黑暗的奇特空间里飘浮,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
  
      在没有空间概念的世界里,任何方向与目标都只会让你迷路。
  
      他在黑暗里飘浮着,看似很放松,其实很严肃。
  
      如果真的在这里迷路,想要离开就会成为很麻烦的事。
  
      他敢来这里找人,是因为他确定自己带着的东西,一定会与对方之间形成某种玄妙的联系。
  
      不知道在黑暗里飘浮了多少天,他终于停止。
  
      其实他感觉不到自己停下,只是道心微动,便自然睁眼醒来。
  
      他的眼前是一片光影,黑白两色混在一起,无法割裂。
  
      就在他看到那片光影的瞬间,那片光影忽然发生变化,散成无数万片碎片,然后重新凝聚,组成全新的画面。
  
      青翠的山林,红色的泥土,清澈的湖水,湛蓝的天空,紫色的花朵,褐色的鸟儿。
  
      天地满是彩色,就是没有黑白。
  
      有个人在给花树浇水。
  
      他身上的衣服更是夸张,便是五彩斑斓都不能形容,仿佛把世间所有颜色都涂在了上边。
  
      ……
  
      ……
  
      (这章写的太辛苦,所以晚了几分钟。)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