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都市修仙奇才 > 第726章 子不教父之过

第726章 子不教父之过

    金色的大剑,像钉子一样,把邱少龙的手掌钉在地上。大剑金光闪烁,映衬得旁边的一男两女,如神仙眷侣一般,男子高大英俊、威武霸气,女人气质高贵,美艳绝伦。
  
      正是及时赶到的楚凡和孔青青、苏媛两女。
  
      “这里交给你们俩了。”楚凡弯腰抱起夏嫣然,大步朝木楼走去。
  
      彭云鹤眼睁睁的看着楚凡从身边走过,却愣是没敢动手。他是亲眼看见的,金光从头上飞过,却连楚凡三人怎么出现的,毫无所知。
  
      怎么办?打是肯定打不过了,逃的话,能逃得掉吗?
  
      彭云鹤心思电转,最后,视线落在了唐菲菲身上。要想活下去,只有把她抓住,当人质,否则,必死无疑。
  
      可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哼:“我劝你,最好不要动她的念头,在你碰到她之前,我保证你会先成为一具尸体。”
  
      彭云鹤被吓一跳,特么的,她怎么知道我要偷袭那女孩?
  
      “我不但知道你要挟持唐菲菲,我还知道,你俩是华夏一品堂、虎堂的人。”孔青青冷哼道,“一品堂又怎么样?只要我凡哥一句话,我现在就去灭了你们一品堂。”
  
      苏媛有些不耐烦了,冷声道:“青青,和他啰嗦什么?杀了他。”
  
      现在的苏媛,性格和以前有了很大改变,要是以前,她连只鸡都不敢杀,可现在,杀个人对她来说,和碾死一只蚂蚁也没什么两样。
  
      唯一不变的,是她对楚凡的感情,依旧是不离不弃,生死与共。
  
      杀人,孔青青还有些不忍,但苏媛既然开口了,她也只能执行。可就在这个时候,唐菲菲突然道:“等一下!”
  
      “怎么?你还要为他求情?”苏媛的眼神冰冷,让唐菲菲都忍不住打个寒颤,连忙摆手道:“不,不是的,只是……他们虽然有错,但毕竟是我们神圣刀锋的事情,还是把他交给我们神圣刀锋来处理吧?”
  
      见苏媛的脸色冰冷,孔青青赶忙道:“媛姐,他们伤了嫣然,还是让嫣然来处理吧。”
  
      “好吧!”苏媛勉强同意了,但下一刻,她抖手打出一道冰花。
  
      彭云鹤一直警惕着,见冰花飞来,以为是什么暗器呢,马上探手把冰花抓在手心。很意外,冰花没有任何攻击力,彭云鹤惊喜的猜测,自己是不是被这俩妞儿给唬住了?
  
      “哼!”
  
      苏媛冷哼一声,红唇轻启,喝道:“爆!”
  
      “噗”的一声,晶莹剔透、仿佛水晶一般的冰花突然爆碎成一篷寒雾,彭云鹤首当其冲,迅速被寒雾笼罩住。
  
      短短的三秒钟,彭云鹤的体表就结了一层冰霜,像雪人一样,被冻在当场,连眼珠子都不能动了,保持着惊骇的表情。
  
      这一手,就连孔青青都暗自咋舌,真不知道苏媛现在,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但可以肯定的是,十个自己,也打不过一个苏媛。
  
      太恐怖了。
  
      唐菲菲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这种能力,好像连天组的冰系异能高手,也没有这么轻松自如。可是,苏媛不就是一个普通人吗,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
  
      随后,她就见苏媛大步朝她走来,唐菲菲被吓一跳,赶忙闪开身子,让出路来。
  
      苏媛在她身边停了片刻,与她擦肩而过,走上木楼。
  
      “呼!”唐菲菲大大的松了口气。
  
      苏媛的气场太强了,在她身边,唐菲菲感觉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真是不敢相信,才二十多岁的苏媛,竟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苏媛上楼,就见楚凡弯着腰,在夏嫣然身上不断抚摸。而夏嫣然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得精光,身上的毒也已经解了,皮肤白皙嫩滑,身材凹凸有致。
  
      “啊!”夏嫣然痛呼一声,楚凡赶忙停止抚摸,伸手从她体内吸出一根长达一寸的钢针。随后,钢针扔一旁的桌子上,继续在夏嫣然身上摸来摸去。
  
      苏媛皱了皱眉,不耐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儿玩摸摸?你要是喜欢,等事情结束了,让嫣然好好陪你几天,让你摸个够。”
  
      “嘿嘿,这不是不放心吗?”楚凡把不明所以的夏嫣然扶起来,突然在她背上拍了一下。
  
      顿时,从她的胸腹、腿、胳膊等部位,有七八根钢针激射而出。
  
      “好了,穿上衣服吧。”楚凡擦了擦汗,连连不舍的看了眼夏嫣然高耸的胸脯。
  
      好半天,夏嫣然才回过味儿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脚朝楚凡踹了过去,骂道:“混蛋,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在我身上揩油?一年内……不对,一个月……呃,七天,对,七天内别想碰我。哼!”
  
      苏媛都忍不住一头黑线,看你这意思,别说七天了,能坚持两天都算你厉害。
  
      至于吗?
  
      等她穿好衣服,就见楚凡板着脸,阴云密布的瞪着她。夏嫣然顿时有些心虚,却还故作强硬的回瞪过去:“怎么地,说你还不乐意呀?除非你跟我道歉,否则……”
  
      “谁让你来的?”楚凡怒喝一声,把夏嫣然吓一跳。
  
      “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来之前,你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要不是我恰好赶到……”
  
      楚凡的眼睛都红了,虽然是毫不客气的训斥夏嫣然,可听在夏嫣然耳中,却让她无比感动。他是真的害怕了,再晚一步,楚凡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办法让夏嫣然死而复生。
  
      爱之深、责之切,夏嫣然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浓浓深情,和无法掩饰的后怕。
  
      就在他愤怒爆发的时候,夏嫣然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住他的大嘴。顿时,楚凡的满腔怒火消散无形,化作更加狂热的回应,像是要把夏嫣然揉进体内一般。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少龙,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云鹤,你……你这是怎么了?”
  
      “是谁,敢动我一品堂的人?给我出来!”
  
      外面叫嚣声不绝于耳,楚凡心中的怒火刚刚熄灭,好事又被打断,怒火顿时又窜起来,推开夏嫣然,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楼下,孔青青和唐菲菲也从厨房走出,就见外面多了三个人,其中两个中年男子,一个六旬开外的矍铄老人。
  
      见到楚凡等人,三人都愣了片刻,没办法,谁让这几个女人都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女,平时连一个都很难遇到,今天一下子出现四个。即便是上了年纪的老头,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但只是一转眼,一个中年男子就忍不住怒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动我们一品堂的弟子?报上名来,免得人家说我以大欺小。”
  
      不等楚凡开口,老者清了清嗓子,说道:“在下,华夏一品堂,龙堂长老——齐树。敢问,小兄弟可是杀人王——楚凡,楚将军?”
  
      楚凡有些意外:“你认识我?”
  
      “真的是楚将军。”齐树惊喜的连忙上前两步,双手抱拳,“在夜城,我有幸见到过楚将军一面,只是,当时形势复杂,不便见面,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楚将军,真是三生有幸啊。”
  
      夏嫣然凑到楚凡耳边,低声道:“一品堂总部,就在新疆地区,之前,与夜城方面有业务上的来往。”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可齐树却听得一清二楚,连忙道:“我们一品堂与夜城,只是正常生意上的来往,绝对没做过危害国家的事情啊。”
  
      “有没有做过,你说了不算。”楚凡缓步走下楼,冷哼道,“但最好不要被我查出来,否则,谁也保不住你们一品堂。”
  
      “大言不惭!”一个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杀人王就了不起了?就算你是华夏军方的人又怎么样?凡是得讲证据,没有证据,你敢动我一品堂?”
  
      “红岩!”齐树怒斥道,“你怎么和楚将军说话呢?赶紧给楚将军道歉。”
  
      “什么?你让我给他道歉?”
  
      邱红岩指着地上的邱少龙,悲愤的大声叫道,“我儿子被伤成这样,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你还让我给他道歉?齐长老,你到底是哪头的?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说话?”
  
      “你……”
  
      齐树气得胡子直翘,却拿邱红岩没有任何办法,无奈的转头对楚凡抱拳苦笑:“楚将军,实在是抱歉。地上这位,是邱红岩的儿子邱少龙,红岩爱子心切,才出言不逊的,还请您不要见怪。”
  
      “子不教父之过,该打!”楚凡突然出现在邱红岩的面前,抬手啪啪连抽他俩耳光。全程,邱红岩连躲都没躲,就像傻了一样,杵在那任凭楚凡打。
  
      另一个中年人怒了,猛地抽出长剑,就要上去和楚凡拼命,却被齐树死死拦住。
  
      楚凡扫了他一眼,冷笑道:“这是我老婆没事,否则,你们几个,还有你们一品堂的所有人,都要给我老婆陪葬。”
  
      “趁我现在心情还好,带着这俩白痴赶紧走,这辈子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俩,否则,他俩必死无疑。哼!”
  
      “擦……”
  
      中年男子急了,甩开齐树,就要动手,而这次,邱红岩及时把他拦住,脸红肿得如同贴了两个大饼子,眼神惊惧的望着楚凡的背影,颤声道:“走,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