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逆流纯真年代 > 第566章 你不能是完全无害的

第566章 你不能是完全无害的

    竟然是被硬拉进来的。
  
      因为好看么?
  
      林俞静当场整个语气和神态给人感觉一点不像是在争吵或赌气,但就是这样,偏把新任部长大人堵得够呛。
  
      部长有点难过了,她这刚当了头,掌了权,第一回领导工作,本还想就此跟林俞静同学好好谈一谈责任,理想和奉献,批评教育一番的。
  
      换句话说就是过个官瘾,摆个官谱,打个官腔。
  
      部里不一直是这样的吗?她自己就是这么过来的。
  
      政治生态延伸,学生干部官僚做派严重,拿腔作势的问题,当下十分普遍,而且被广泛接受,视为常态。
  
      这拨人,正是后来少年老成、官派十足,那些个“政治神童”的爹妈。
  
      “哦。”部长勉强缓了缓,不放弃说:“那你面试的时候怎么不……”
  
      “面试的时候进去教室,他们直接就说,欢迎加入外联部。我问了一下,听说不用交钱,就加入了。”
  
      林俞静依然在就事论事,那时候她虽然还没有现在财迷,可是正为了江澈能来盛海看她辛苦存钱呢,自然精打细算。
  
      好几秒,部长:“……哦。”
  
      所以,她这是在装,其实故意跟我对着干么?
  
      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了,部长大人心里犯嘀咕,可是她室友说的,分明不是这样子啊,虽然坏话说了一堆,可也没说她会这么难对付啊。
  
      还好,这话部长大人并没有往外讲,不然林俞静怕是真的会有些难过,因为做这件事的人,是她的室友。
  
      室友们最初明明都相处得不错啊,尤其是在知道她找了个偏远乡村的支教老师之后,不管是规劝还是祝福,都抱着善意。
  
      然后,时间过了两年,江澈的身份也在变。
  
      事实上,人一生遇见,甚至不得不相处,不可能都是心宽善良的人,就算你自己是个好人。
  
      羡慕、巴结和妒忌、不满,从来都是伴生的。
  
      有人眼睛看到的只有林俞静的幸运,她活得太让人羡慕了,看着看着,她那副没心没肺欢乐的样子,就开始让人难受。
  
      而且跟她相处好了,刻意巴结了,好像并没有任何好处,除了赵师太,林俞静跟赵师太走得太亲近了。
  
      不满意了,背后说说坏话,其实很难避免。
  
      “你……”部长又看了看林俞静,实话说她之前的心态,既想要借林俞静办事,内心实际还不怎么瞧得上她——觉得她也就是靠外貌搭上了有钱人而已,实际没什么出息。
  
      现在,部长扭头看了看刚才宜家导购员上去的楼梯,想了想,上前拉过林俞静,走到旁边。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你要走,肯定是因为你看出来了,或者那个赵师太提醒你了。”部长拍了拍林俞静肩侧,“所以,你当帮我个忙,行吗?”
  
      话虽这么说,但是她的姿态并不是请人帮忙的姿态,而是像极了某些公家部门的小领导,小干部,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不帮可以吗?”林俞静说:“你要是找我做个材料,或者打扫下活动教室,甚至帮你个人带点什么东西,我都可以,但是这个……”
  
      部长:“……我家里条件很不好,真的找不到关系。另外我能当上这个部长其实很不容易,到现在还很多人不服气。”
  
      林俞静:“那为什么还要当?”
  
      部长:“……”
  
      她被问住了。
  
      隔了好几秒,“就当我求你,行吗?”
  
      “……”林俞静想了想,纠结说:“那你想要多少啊?”
  
      “5000,给宜家冠名。”部长说:“之前部里出去拉到最多是4000,如果我能拉到5000……”
  
      “5000?!”林俞静的心一下好痛,好痛,“不可能,你这要了我的命了。760我都差点挺不过来,你知道么?”
  
      没去管七百六是什么,部长看林俞静有点动摇的意思,连忙说:“冠名啊。”
  
      “可是宜家已经很有名了啊。”
  
      “……”部长缓了好一会儿:“那你说多少合适?”
  
      “多少?”林俞静仔细想了想,特别认真说:“十台电吹风,五台收音机,一台录音机,不要冠名,就当奖品,抽奖或者发奖都行,但是每次都要说,感谢宜家家电提供的奖品。”
  
      到这,一旁本想上前帮忙说话的赵师太,忽然决定算了……因为眼前活脱脱一个小老板娘。
  
      “电吹风学校又不能用。”部长也被带着条件反射了一下。
  
      “对哦,那电吹风不要好了,就赞助五台收音机,一台录音机。”林俞静说。
  
      “……”部长:“林俞静,你是故意的对吧?”
  
      “这位同学,麻烦你注意下自己说话的语气。”
  
      一个声音从俩人侧后方不远处传来,不激烈,声音也不大,但就是有些慑人。
  
      林俞静扭头,看见了褚涟漪,还有盛海店的店长。
  
      临州离盛海颇近,加上宜家先知已经上市的关系,褚涟漪深城回来后跑盛海的次数其实不少,只是事务繁忙,并没有每次都找林俞静吃饭罢了。
  
      但是部长大人认不得人,显然也还没有反应过来,有点虚,但还是逞强说:“……我是在和自己的同学说话,你……”
  
      “要是在学校,没问题,在学校你们是普通同学,怎么相处看你们自己,但是在这里……”褚涟漪用目光示意了一下宜家门店,“你既然知道些什么,又有求于人,就应该明白,在这里,你没有这样跟她对话的资格。”
  
      部长:“……”
  
      好酷。赵师太作为旁观者,一下觉得实在太解气了,她刚刚就一直觉得事情好像哪里不对,又想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现在经褚涟漪这么一说,立即明白过来——静静虽然有立场,但是实在太无害了。
  
      林俞静也觉得好酷。然后就没了。
  
      部长梗了梗脖子,“你是谁,凭什么……”
  
      褚涟漪看看她,“你觉得呢?”
  
      她转头示意一下侧后方。
  
      部长目光看去,刚才上去叫店长的导购员现在站在一个男人身后……所以这个衬衫领带的男人,应该是店长……可是他又站在面前这个女人的侧后方,毕恭毕敬,从头到尾没插一句话。
  
      反应了一会儿,部长终于想明白了一部分。
  
      一时语塞,眼神茫然……她那种凭臆想和手下几个学生逢迎支撑的自信,在褚涟漪的气场面前,根本渣都不剩。
  
      “赞助的事,冯店长你跟她谈吧……一切从门店实际出发,合适的话,做你该做的事,要是不需要就拉倒。”
  
      褚涟漪最后还算稍微友好了一下。
  
      跟着转身,拉过林俞静的手,好气又好笑说:“七百六,七百六……原来你惦记这么久啊?!”
  
      接着又跟赵师太示意了一下,“走,吃饭去。”
  
      坐在车里。
  
      褚涟漪手握方向盘,犹豫了一下,目视前方,不看林俞静说:
  
      “我不想教你怎么样做一个强势的人,也很喜欢你生活的状态,但是你要明白,既然命运给了你这一切,你就不能是完全无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