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邪皇圣传 > 第八百一十二章凯旋归来

第八百一十二章凯旋归来

“姐夫,我来Щщш.”卫聂喊道。
  
  他划破手掌,挤出一些精血撒向封魔印,只见它嗡了一声,便没动静了。
  
  “怎么不行?”他疑惑问道。
  
  “你是古皇血脉,问自己呗。”邪空无奈道。
  
  卫聂努力点头,看向邪空,满脸的崇拜。
  
  他激发血脉之力,随即催动秘术,心神逐渐与封魔印结合。
  
  随着时间的流逝,封魔印的力量逐渐增强,卫聂感受到血脉的召唤,双眸紧紧望着封魔印。
  
  黑暗圣物意识到危机,猛烈冲撞结界,素幽兰的俏脸苍白,封魔印需要消耗的力量太过庞大。
  
  封魔印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盛,卫聂先祖刀皇的意志彻底复苏,隐隐间能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封印缺口缩小,裂痕慢慢重合,祖血剧烈颤动,两股强大意志交锋。
  
  所有人遭到无形冲击,吐血倒掠,邪空缓缓抱起若馨,她已疲惫得熟睡过去。
  
  轰
  
  禁地外的阵法破碎,修炎等人冲进来,他们望着邪空几人,表情疑惑。
  
  见到封魔印修复封印,心里更是惊奇,这几人是什么时候进禁地,从四周景象来看,显然经历过一场惨烈大战。
  
  “太子,你没事吧?”纪皇族的强者唤醒昏迷的杜志浩,替他疗伤。
  
  “我已无大碍。”杜志浩摆摆手道。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好奇问道。
  
  邪空替若馨疗伤,没有理他们,剑驭龙见到两人的亲密举动,眼角微微跳动。
  
  杜志浩把事情简单说一遍,简约过程,只说了自己和邪空如何相遇,如何到禁地封印黑暗圣物,其它事情闭口不言。
  
  古皇意志降临,所有人都感受到极强压迫,祖血遭到封魔印摧毁,得益于卫聂的血脉,修复了封印。
  
  所有人看着天空变得明朗,顿时激动起来,他们终于赢了。
  
  邪空,素幽兰和若馨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他们返回天道院,迎来所有老怪物的目光。
  
  “卫聂呢?”玄馗掌门问道。
  
  看着邪空,素幽兰和若馨回来,他们彻底松了一口气,紧张的老脸缓缓洋溢欣慰的笑容。
  
  “哦,我们把他忘里面了。”若馨道。
  
  天道院的强者无语,卫聂虽拥有皇族血脉,是天道院圣子,但被若馨欺负得可惨了。
  
  “我们就先回去了。”邪空神色冷静,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们目送着三人离去,并没有急着询问,此行凶险,自是能看出几人的疲惫。
  
  他和若馨回到院子,立即倒在床上沉沉睡觉。
  
  混沌异界之行,他透支太多力量,都快要榨干了。
  
  若馨给他擦擦脸,眼神温柔,过一会也回房间休息了。
  
  黑暗圣物再度被封印,邪祟尽数诛灭,天道院举教欢腾,热闹非凡。
  
  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他们成功避免了浩劫降临。
  
  邪空,修炎等人成了拯救天域的英雄,尤其是最后一战,邪空更是力挽狂澜,出色谋略和无双战力被说起,赋予传奇色彩,使得他的风头一下子超越修炎。
  
  身为主人翁的他依旧躲在若馨的院子里,诸天道统杰出传人来访,结果都被若馨碾得到处乱窜。
  
  “兄台,你家师姐好粗暴。”
  
  他们勾搭着卫聂的肩膀,畅怀大笑道。
  
  卫聂心有同感,特别委屈,连他都被碾得不敢靠近那院子,更别说其他人了。
  
  “也就邪空才能降服得了她!”
  
  卫聂的脸皮微抽,谁降服谁还不一定呢!
  
  穆红绫前来拜访,面若桃花,三角丹凤眸子流转着勾魂摄魄的魅力,脸庞带着笑容,一直盯着邪空看。
  
  “来炼情宫吧,那里有你需要的东西,当初的承诺我不会反悔的。”她笑道。
  
  邪空轻咳一声,他见若馨笑容灿烂,没有发作的模样,心里有点发咻。
  
  “等我忙完,我就去一趟。”
  
  穆红绫笑道:“那我就在炼情宫等你哟,这是我的命玉。”
  
  若馨拉着穆红绫的手,笑着要带她游遍天道院,每当穆红绫想要与邪空交谈,都被她推到一边。
  
  两人聊着变得熟络,看若馨那模样是恨不得拉着穆红绫去结拜成异性姐妹。
  
  期间,素幽兰来看过邪空几次,每回都只是交流寥寥数语,随后孤身启程要反回神风大陆了。
  
  她来无量星已有一段日子,圣教还有很多事务等着她回去处理。
  
  邪空在天道院停留一段时间,每天都有熟人来拜访,使得若馨的院子非常热闹。
  
  孤刀客,张剑,杨正和兽族天骄相继走来,每回都和他聊至深夜,畅饮美酒,高歌谈论。
  
  趁着机会,天道院打算与诸天大陆的顶级道统结盟,一起共御黑暗。
  
  他们还拿出丰厚资源,奖励此次进混沌异界的人,其丰厚程度,使人眼红。
  
  天道院门庭若市,门槛都快被踏破了。
  
  “想起当年,我们还是对手,也曾经并肩作战,短短十数年过去了,我们却只能仰望你的脚步。”张剑举杯饮酒,笑道。
  
  回忆历历在目,宛若昨日重现,再回想恍若隔世。
  
  邪空和修炎已是三神境强者,他们还要磨合境界,一直未能突破。
  
  “可惜季浩已逝,再看不见他了。”邪空落寞道。
  
  “诶,季浩兄弟情深义重,我非常敬佩他。”孤刀客道。
  
  当初人族和兽族强者联合围剿邪空,只有季浩陪在他身旁,若非他拼死相救,世上再无邪空了。
  
  “听说楚族明珠楚心然曾把心剑赠送与你,是否为真?”星飞潼突然提道。
  
  邪空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有什么问题吗?”
  
  所有人都看过来,对这件事抱着很大兴趣。
  
  星飞潼笑道:“楚族心剑和凤剑本是一体,传闻只有楚族明珠的未婚夫又或者丈夫才能得以赠剑,你既得心剑,本该相信与你,又怎会相信修炎呢?”
  
  邪空摊手道:“你问我我问谁,也许是因我救他几次,她觉得没什么可报答,就先用剑抵押吧。”
  
  星飞潼翻了翻白眼,楚族心剑赠人,就承认了他的身份,等于向天域宣布他们的关系。
  
  关乎到清誉,哪能说送就送,楚心然和邪空的关系,一直受到他人病垢,尤其是他和若馨表现出亲密关系后,让她变成众人的笑柄了。
  
  “如果我知道的话,当初就不该贪心拿她的剑。”邪空道。
  
  星飞潼摇摇头,他并非好奇,而是清萱所托,前来帮忙询问而已。
  
  “难怪那么多误会,他对女人心一点都不懂。”
  
  如果他能意识到楚心然从火雷谷回来后的改变,他们就不会形如陌路了。
  
  “听说你一直想要知晓洪荒时期的浩劫,发生了什么事,才使天域陷入无尽黑暗?”星飞潼道。
  
  关于洪荒古史,他也是略知皮毛,知道得很少。
  
  邪空摇头道:“已经不重要了,知道了又能有什么用呢?”
  
  混沌异界梦回太古,使他意识到浩劫远远没有想象那么简单,肯定隐藏着惊天大秘密。
  
  就算他能了解到洪荒时期发生什么,也很难改变,浩劫是在太古时期就已降临天域了。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何古史总会被埋没,就像有一只无形大手掩埋了真相?”星飞潼说道。
  
  “你知道?”邪空问道。
  
  星飞潼摇头道:“不知,或许有三个人知晓。”
  
  “谁?”邪空问道。
  
  “炼情宫主,周天懂和灭风。”星飞潼道。
  
  这三个人想见一面都非常的难,炼情宫主和周天懂隐世不出,谁都不知道他们的踪迹,就算是炼情宫长老,也有人从未见过她一面。
  
  周天懂则游历天域,行踪诡秘,除非他主动现身,不然谁都找不到他。
  
  灭风在上古时期被镇压封印,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自他从灵界回来,在风域分别后,邪空再没有见过他。
  
  “难道天域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事情真相了?”邪空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