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邪皇圣传 > 第九百六十一章推演真相

第九百六十一章推演真相


  圣心珠滋滋作响,吸收着大量隐雷,天道法则朝它汇聚而去,削弱推演的反噬力。
  他们逆行推演,捕捉到出手者的位置,竟是来自离界,那是一位擅长推演术强者,他们刚要推演,便遭到狙击,时空错乱,模糊了位置。
  一道虚幻身影跨越无尽虚空,落到推演到的位置,展开一场跨空间的大战。
  邪空的推演持续,磅礴浩瀚的力量涌来,强行阻碍星罗神阵运转。
  圣心珠和阵法引开反噬力,星云中射出一道璀璨光芒,仿佛划破岁月长河。
  星云中的画像变得愈发清晰,强大的反噬力肆虐他的身体,震得他频频咳血。
  “邪空!”周天懂吃惊,有圣心珠和星罗神阵相助,仍有如此强大反噬力量,邪空推演的会是什么?
  他站立东宫,虽能窥其尽全,却也要受到数倍反噬力量。
  “前辈继续,我一定要看见真相!”
  邪空剧烈咳嗽,额头布满汗水,他的气息絮乱,受天道反噬之苦,星罗神阵运转速度增快,那画面愈发清晰。
  从推演开始,他心里隐隐不安,肯定要看清楚将要事情,唯有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才能知道如何防御,如何去改变它。
  他们见画面景象浓郁黑雾笼罩,看不清地域,一道毁天灭地的黑芒划破虚空,从一个少女身上穿透而过,顷刻间将她的神魄击散。
  邪空的心脏猛然颤抖一下,他瞪着眼睛,拳头紧握,一缕缕血液从嘴角滑落。
  周天懂看着星罗神阵缠绕着一道道狂暴雷霆肆虐,心中震撼,天道力量垂落,欲要摧毁阵法。
  “邪空,住手吧,再下去会出事的。”他尽力劝说道。
  星罗神阵充满天道力量,圣心珠吸收不过来,大部分朝着邪空碾压而去。
  他没有回应,想努力看清四周景象,一道狂暴天雷从虚无劈出,轰碎了星云,所有景象消失。
  邪空怅然若失,双目紧盯着星罗神阵,没有再强行推演,阵法中的天道法则力量雄厚如海,若再强行推演,必遭天谴。
  “难道这就是结局?”他握紧拳头,星罗神阵所推演的结果,是他无法接受的。
  “万物皆循因果,若能了却因,就可避免灾难发生。”周天懂道。
  他能理解邪空的心情,这是宿命,自从踏进轮回域那一刻,谁都无法回头,那是个受诅咒的地域。
  邪空叹息一声,忽然问道:“前辈,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何事?”周天懂道。
  “大约在九百年前,你是否在神风大陆的百花域通往风域的路,从一个邪修中救下两男两女?”邪空问道。
  这是他在武穹境看见的景象,当时他误以为自己穿越二十年前,后面发生太多事情,未必是自己猜测的事情。
  周天懂愕然,他在神风大陆呆过很长一段时间,救过的人很多,数百家过去了,印象不是很深刻,自是模糊了很多记忆。
  “从邪修手中救两男两女,倒是有印象。”
  “前辈可知晓他们的名字?”邪空问道。
  他不愿相信幻境,所以想要向周天懂求证。
  “不清楚,我把邪修杀了,他们安然离去,都好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记忆模糊不少。”周天懂说道。
  邪空表情微动,道:“前辈记清楚时间了?”
  如果是数千年前的事情,那他所看见的又是谁?
  周天懂道:“自是记得。”
  他把事情详细说一遍,环境和内容和邪空在武穹境中所见所闻大相径庭,。
  “有时候时候,能拥有一个梦境也挺好的。”周天懂道。
  他擅长推演天机,知晓邪空的困惑,虽没有直接言明,却也隐晦感知他大虚幻境是真实的。
  “我明白了,多谢前辈。”邪空的眼神变暗淡,也许活在梦中,比清醒的时候还要幸福。
  他回到离神府,把圣心珠给回若馨,楚心然站在角落眺望,目光看过来,美眸恬淡,自己始终只能看着他的背影。
  邪空还是拒绝了水神怒,正如当年她拒绝传他无念咒,他们都有自己的坚守和原则,他比任何人都要高傲,却让她心如刀绞,仿佛每天都呼吸着疼痛的空气。
  不管过去多少年,他依然是那种淡然如水的目光看自己,哪怕她做得再多,也无法温暖那颗曾被自己伤过的心。
  当他的世界变得冰冷,唯一能温暖他的人,就只有若馨了。
  “我们好久都没能坐一起聊天喝酒了。”
  张剑,杨正,张远扬等人走过来,他们都加入了离神府,变成诛邪盟的高层。
  再度相遇,宛若隔世,时光荏苒,一晃就是数百年的景象,若非浩劫席卷天域,他们很难会重逢。
  他们看着离神府的弟子,心里甚是吃惊,比起上古圣地丝毫不弱,哪怕是皇族都未必能培育出如此多的奇才。
  离神府凭借得天独厚的资源,培育了无数强大弟子,尤其是他们在扶桑神树旁开辟大界,使弟子们得到更好的机缘悟道,论资源和底蕴,堪比皇族。
  两头护教妖兽,黑麟和血枭王,即将突破血脉桎梏,假以时日必能进化成圣兽。
  道统蒸蒸日上,邪空在外打出名气,使得他们拥有和皇族比肩的底蕴。
  “可惜,都快要一千年了,还没有人能开辟第九灵窍。”杨正叹息道。
  “你真当第九灵窍是地面板砖,说开就开呢,有时候十数万年都未必见一人。”张远扬翻着白眼。
  从夜家兄弟消失,将近二十万年都没有人能突破极境,邪空,修炎和楚风浩横空出世,惊动天域,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们那么变态。
  “难道这世上就不能有一套完整的修炼体系?”杨正叹息道。
  天域的修炼体系残缺,未能穷尽其潜力,想要开辟第九灵窍太难了,想要达到像邪空这种实力,需要自己摸索。
  那是一条绝路,自古来多少天赋异禀的怪胎,都陨落于这条路。
  他们都看向邪空,他被誉为天域第一人,最具备资格指引这条路。
  邪空淡然道:“天域修炼体系之所以不完整,是因天道意志未曾认可它,所以踏出此路者,都要面临天劫。”
  “如果有人能撼动天道意志,将修炼之法的烙印融入天道,这条路也会变成畅通大道了。”
  众人哑然失笑,想要融合烙印于天道,万古来无人能做到,哪怕是才情惊绝的古皇,都做不到。
  “即使这条路便坦途了,天域总体实力会提升,但很难会出现才情惊万古的怪胎了。”邪空补充道。
  修炼一途若无天罚,他们亦能冲破桎梏,但想要达到邪空,楚风浩等人的高度,将会更加困难。
  他们修炼之途变坦荡,缺少磨炼,自是无法达到旷古绝今的程度。
  张剑点头道:“言之有理,自古强者都是披荆斩棘,从血炼中踏出一条无敌路,不管他的天赋再妖孽,若无外界压力,始终会被超越。”
  如邪空一般,他的天赋异禀,惊才艳艳,但灵幻天域的天骄中,起点和天赋比起强的人,虽不多,却也有不少,可最后所有人都被他超越了。
  天赋固然重要,心智和机缘也不可或缺。
  邪空的意志力坚如磐石,付出的努力是别人的数十倍,每一分力量都是拼命换来的,他去过的每一个险境,都能让别人死上十几回合。
  正是他的狠劲和毅力,才有一身成就,能站在天域尖端,他所经历的,别人不敢想象,也不敢前往。
  这条路最大的障碍,便是天劫,若能安然渡过,便可威震万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