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茅山捉鬼笔记 > 第2436章 控制

第2436章 控制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魔鉞笑道,“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追悔莫及。”
  
      路飞笑道,“你这是什么?大话西游的台词吗?”
  
      魔鉞笑道,“是的,其实我只是想说明,小宝的爸爸对于小宝的生母,其实是心怀愧疚的。”
  
      路飞笑道,“那是肯定的,小宝的生母勤快能干,把家务活都给包了。他父亲从前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就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蛋,现在,小宝的生母去世,他不得不肩负起养家的重担,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宝生母的去世,对于小宝的父亲来说也许是件好事。”
  
      魔鉞苦笑,“好事?怎么可能?”
  
      路飞笑道,“至少把小宝的父亲从一个懒人变成了模范丈夫。好了,现在我接着讲故事。父亲低声道,小宝,你记住,你母亲已经去世了,我知道你很想念她,可是你千万不要在你的后母面前提起你的母亲。我大吃一惊,为什么呀?父亲苦笑,小宝啊,你还是个孩子,大人的事,你不懂。女人们都是有嫉妒心的,你要是在她面前提起你的生母,她一定会吃醋的。父亲的解释,更是让觉得难以理解,爸爸,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母亲早就去世了,她还吃哪门子的醋呀?父亲紧张地回头看了眼堂屋的门,嘘了一声,看着他一副做贼的模样,我感觉既好气又好笑,爸爸,你不是担心后妈听见吧?她和妹妹早就睡觉了,肯定听不见。父亲摇头,孩子,你说这种话,真是太不了解女人了。女人们天生敏感,而且她们非常喜欢听壁角,女人们就是一种极其自私小心眼的生物,她们每天脑袋空空,什么都不想,专门琢磨如何在勾心斗角当中拔得头筹。这世界原本是和平的,可是因为了有了女人,才有了纷争,女人就是麻烦,女人就是祸水呀。哦,对了,还有女人们的嫉妒心,足以秒杀地球上任何一种体格庞大的猛兽。什么狮子老虎,在女人们的嫉妒心面前,纷纷会被碾成齑粉。我哆嗦道,妈呀,女人的嫉妒心居然有这么厉害吗?她们的嫉妒心可以杀死恐龙吗?恐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庞大可怕的生物了。父亲点头,当然没问题,恐龙算啥?就算远古神兽来了,也照样会被女人们的嫉妒心彻底碾压。我惊得合不拢嘴,低声道,爸爸,既然女人这么麻烦,又这么可怕,那我们男人为什么还要结婚呢?爸爸叹气,你个小孩子,年纪还太小,很多事,你都不懂,等你长大,你就什么都懂了。因为男人根本就离不开女人。我听了,更是不理解,惊道,爸爸,你究竟在说什么呀?女人是这么的可怕,我们男人还离不她们?父亲疲惫地叹口气,是的,女人的确很可怕,但是,男人必须结婚,必须娶老婆,男人被女人折磨,是天生的宿命。我惊道,爸爸,啥叫宿命啊?父亲苦笑,宿命就是既定的命运。就是上天安排好的命运,你懂了吗?我使劲摇头,不懂。父亲再次扭脸,看了眼堂屋的门,此时堂屋里没有开灯,屋外也没啥月光,屋里黑糊糊的,死一般的寂静。父亲再次捂着嘴巴,压低嗓门道,所以说,我觉得你后妈根本没有睡觉,她现在指定是躲在屋里偷听咱们说话呢。我惊道,妈呀,原来后妈这么阴险。父亲笑道,孩子,你太小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这不叫阴险,这叫心计。女人们个顶个,都是玩心计的高手。她们的一生,所学习的功课只有一门,就是研究男人,她们耗尽一生的时间来研究男人,进而掌握和控制男人,把男人死死地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我惊道,天啦,用一生的时间来研究男人,这也太浪费时间了吧?话说人生短短几十年,干点正事不是很好嘛,干嘛非得耗费在男人身上呢?父亲笑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吧?男人的一生都耗费在事业上,所以男人们生来就知道必须努力奋斗,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女人的事业是家庭,然而组成家庭的重要成分是男人,所以她们必须把男人研究透了,只有研究透了,她们才可以轻松地驾驭住自己的男人,然后骑在男人的头上作威作福。所以说,成功的男人比比皆是,然而,成功的女人却是凤毛麟角,因为女人的重心是家庭,男人的重心是事业。我感觉很不理解,低声道,爸爸,你说的不对吧?首先妈妈就是被你给死死压住的。父亲笑道,你母亲是个笨蛋,只有像她这样的笨女人才会被男人欺负,那些比猴子还精的女人,可不会受男人的气,那些聪明女人会把男人调教成自己的儿子孙子,乖乖地听女人的指挥。在聪明女人面前,男人只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男人不但要为她们拼死拼活地卖力赚钱,还会时不时被女人们踹上一脚。你母亲实在是太笨了,她太善良懦弱了,她根本不敢管我。等你将来结了婚,你就会明白,婚姻就是一种控制游戏,不是你控制我,就是我控制你。就比方说我和你的母亲,既然她控制不了我,那就只能是我控制她了。你母亲是个没用的好人,也是一个笨蛋,被我欺负得死死的。父亲哈哈大笑,抓起酒瓶,灌了一大口酒,笑道,孩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你就全都明白了。男人的一生,有着太多的艰辛和无奈。说完,不再搭理我,一口接一口地,美滋滋地喝着酒。我低声劝道,爸爸,你不能再喝了。父亲不耐烦地摆摆手,厉声道,大人的事,小孩别管。当时,我很担心父亲,因为我发现他已经喝得满脸通红,一双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十分骇人。我还记得,以前他每次喝多了打我母亲,都是这副模样。看着父亲涨得通红的脸,我吓得浑身发抖,再次上前劝道,爸爸,你真的不能再喝了。说完,伸手抓住酒瓶子,父亲把酒瓶从我的手里一下子夺过来,冷冷地道,别管我的闲事,你给我回屋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