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血尊的甜心夫 > 第五百二十三章 骨头脆裂的悦耳声

第五百二十三章 骨头脆裂的悦耳声

    
  
      “很好,这么说,你是明知故犯了。”
  
      龙易凡的话音略显低沉,不带火气,但那低沉中的压抑,不难让人听出人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只不过是出去走走,族长大人真的有必要将事情,说的如此严重?”
  
      清冷的话音,听得人的耳中很舒服。可此时,所有的人都觉得那冷冷的声音,是一种挑衅。
  
      “挑衅谷内的规矩,不将其放在眼中,你觉得这种行为没任何不妥。”
  
      龙易凡反问。
  
      事,确实不是大事,但此风不可长。关键是此人之风不可长。否则纵容了一次,将会有很多次。长此以往,规矩何在。
  
      “是啊,没规矩,不成方圆。”
  
      寒霜轻轻点头,似乎也很赞同。
  
      可就在大家以为他要服软的时候,人却突然话锋一转。
  
      “可这规矩,不会是专门为某一个人定的吧。在外谷,我可是瞧见不少熟悉的面孔呢!”
  
      一句简单的话,却十分的噎人。
  
      既然是规矩,那自然是一视同仁的。可寒霜话意中所表达的,却是被区分对待了。
  
      龙易凡听的蹙眉。这话若是被落实了,将会有十分不好的影响。说得轻是在特意针对。重了,则是对某一些人区别对待。这将会影响到龙族内的,团结和谐。
  
      “那些人出去是从正门,并经守卫核实之后。而你呢?”
  
      “原来是我把出去的方法弄错了,这个还真没人告诉过,到确实是我之过。”
  
      话音诚恳,态度真诚,看着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但越是这样,越让看着的人难受。
  
      其实在这件事上,龙易凡确实不易多发做什么,毕竟事情真的不大。
  
      如果不是寻不见人,这流霜居的人还不服管教,导致了两方人大大出手,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
  
      主子不修规矩,下面的人自然也学不会。规矩,要如何守。
  
      上梁不正,下梁如何得以正。
  
      “规矩无论何时都是用来遵守的。此次之事,既然你说有因,那就酌情发落。禁足一月,以此为戒。”
  
      禁足,这惩罚可以说是很轻了。说是惩戒,倒不如说是想让人长长记性。
  
      听着这样的话,寒霜直想摸鼻子。这话的感觉,完全是被当小孩子教训了。
  
      可不管怎样,话还是要答的。这种小事没必要落人口实。
  
      “是,寒霜记下了。”
  
      这清冷的声音,无论主人内心如何,都不会发生变动。
  
      而这种状态,也让所有人都觉得憋闷。
  
      “身为主子,就要以身作则。你瞧瞧这流霜居,被你管的都成什么样子了?
  
      不止没规没距,不服管教,还敢聚众动手。你这个当主子的不管教,长此以往,不是要出大乱子。”
  
      说到这个问题,龙易凡的语气真的严肃起来。这是个大问题,绝对不能姑息。
  
      听见这样的话,寒霜扫了一眼,被人压着跪在地上的柳靖贤一行。
  
      脸上几乎都挂了彩,身形很狼狈,不过好在都没有受什么内伤。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看来冲突虽然有,但也并不算很严重。至少对方没有下太狠的命令,否则自己这一方,绝对会吃大亏。
  
      不过……
  
      “不知这群皮小子做了什么,全都被押解在这儿?我这个当主子的,可是到现在都还不知,到底是何事惹得族长您动了大怒。”
  
      寒霜的语气平平,即便提到自己的人还被压着,声音仍旧听不出任何怒意来。
  
      可这清冷淡漠的话,不知为何,却让众人觉得四周的温度,好似降了一分。
  
      特别是手上正抄着活计的几人。压着柳靖贤他们的那几个亲卫,莫名的打个激灵忽。然间就觉得寒意阵阵涌来。
  
      “做了什么?你让他们自己说!”
  
      对于那几人的胆大妄为,龙易凡都懒得说了。
  
      “霜儿,你手底下的人也确实该管管了,太不象话了。他们和亲卫一言不合,就动起手了。这种性子哪能行。”
  
      作为父亲的龙威,接下了话,可也没作多解释。不过这两句话,已经笼统的说明问题了。
  
      柳靖贤一行人,和龙易凡的亲卫发生了口角,还动了手,还是在这位族长面前。这事情往大了说,还真不小。
  
      “你们几个行啊!我这才离开一会儿,就来这么一出,真是没人管得了了是吧。”
  
      寒霜的脸色很冷。表情虽然平静,但隐约中又好似带着怒气。
  
      他的这番话,乍听起来没什么。但细品却能发现,是在询问那几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因何动的手。
  
      这种弦外之音,自然瞒不过龙易凡和龙威的耳朵。
  
      龙威作为父亲,不得不瞪了寒霜一眼,以作为提醒。再怎样,在族长面前都别太放肆了。
  
      至于龙易凡,则直接被气得背过了身。这种胆子大,惹的他想直接动手修理的小辈,真是许多年都不见了。
  
      跪在地上的几人,以柳靖贤为首。所以都未说话,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他。
  
      跟着寒霜的这几人,性子也没一个是孬的。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主子也不是个吃亏的性子。
  
      所以今天的这口气,无论谁,都不想吞下去。
  
      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柳靖贤便打算开口。没成想,另一人却先开了言。
  
      “公子,事情都怪我,那几位哥哥会动手,都是,是因为墨言。”
  
      肿着脸的墨言,有些懊悔的开口。
  
      事情闹大了,很严重。此时的他,真的好后悔。若是当时的他忍一忍,再忍一忍,这些也就不会发生了。
  
      如今不仅公子挨了训,就连那几位哥哥,也会被连累的挨罚,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呦!我养的小兔子,居然会动手了?这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话语中带着惊奇,可其中的深意,却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都说兔子急了才咬人,寒霜用这个做比喻是何用意,不难听出。
  
      不过寒霜的这话刚落下,一个长相普通,修为有普通,丢到人堆里完全就是路人甲的人,却将话接下了。
  
      “这个小侍面对询问,顾左右而言他,故意隐瞒实情而不报。更是对询问的人,出言不逊,还言语辱骂。如此不知规矩,自然当给教训。”
  
      “是吗?”
  
      清浅的一声询问。
  
      “当然,可是很多人都见到的,怎么可能有假。”
  
      杨瑜,也就是那个路人甲,语气高扬的回着。
  
      他可是奉命前来找麻烦的,自然要给对方多多添堵,这样才好回去交差。
  
      “确实是该教训了。只不知是哪位帮着动的手,看来要谢谢呢!”
  
      “您客气了。”
  
      只几个字,但答案不言而喻。
  
      “怎能不谢?一定要好好谢。”
  
      红唇微勾,一双深邃的桃花眼也填满了盈盈笑意。
  
      “折煞了,当不得您谢字。我……”
  
      话音戛然而止。
  
      没看见寒霜是如何动的,可人已经来到了那个杨瑜的身前。修长的手指掐着人的咽喉,截止了那要说下去的话。
  
      “对于你好心的举动,本座谢谢。很真诚的,感谢。但本座身边的人,不需要其他的人,伸手来教训。”
  
      “咔嚓!”
  
      骨头碎裂的脆响声,在宽敞的大厅内响起,清晰的飘入每个人的耳中。
  
      心情转变的太快,太意外。
  
      厅中的人,一时间都有些愣愣的,回不过神。
  
      “嘭!”
  
      随手丢掉处理的人,寒霜拿起白色的巾帕,细细的擦着修长的手指。很仔细,好似怕还沾染到任何不干净的东西。
  
      在寒霜一遍又一遍的擦拭中,众人一点点被拉回了神。
  
      地上的人还在抽搐,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死的很不甘心,更死得很不明白。
  
      张开的嘴涌着鲜血,甚至还有一点“喝喝”的声音直至人不再抽搐,没了一点声息
  
      很静,好像时间被按了暂停键。
  
      看着倒在地上死的透彻的人,亲卫们只觉得周身的寒意更盛,此时的他们终于明白,这股寒到底来自哪里。
  
      要不要这么恐怖?说好的温润公子呢?这说动手就动手,连招呼都不打就把人给捏死了,是闹哪样!
  
      再看看还押解着人的手。他们真的很想问一句,现在放手还来得及不?
  
      “寒霜!你好大的胆子,当着我们的面就敢如此放肆,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怒喝声打破了沉寂。
  
      此时的龙易凡,是真的生气了。话音中满满的都是怒气。
  
      “族长这是说的哪里话。寒霜对您可一直都是尊敬异常的,是放在心里敬着。因此,才让您没在眼里看到。
  
      至于他……”
  
      寒霜停下了话,也停下了手中的擦拭的动作,面上挂着清浅的笑。
  
      手中的巾帕随意丢开,下落的巾帕缓慢舒展,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那死去的人脸上。
  
      纯白的颜色,被血液沾染,变得鲜红。颜色的对比十分刺目,比直看见血液还要晃眼。
  
      “我手底下的人,向来是最守规矩的。这小侍更是胆小的,跟受惊的兔子似的。
  
      把这样的小家伙都弄急了,想来也不单是简单的询问吧。都被人欺凌到了还乖乖的受着,就是规矩?
  
      若是如此,这规矩还真是有点难呢!看来我只能慢慢教了。
  
      不过我这流霜居的人,普遍都胆子小不经吓的,很就不劳烦这些亲卫看着了。”
  
      声音平静缓慢,清冷中透着傲然,当然还有很明显的“不对”。
  
      龙易凡刚要有动作,可已经来不及了。
  
      “嘭嘭嘭嘭!”
  
      声音乍起,烟尘四溅。
  
      那些压着人的亲卫,全都掀翻了出去。一群人咕噜噜滚了好远,好不狼狈。
  
      寒霜依旧负手而立,好像发生的那一切,完全与他无关。
  
      ……
  
      本书来自
  
  

Ps:书友们,我是九幽冥尊,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