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炮灰逆袭日常 > 第256章 据说我是个神经病30

第256章 据说我是个神经病30

此地无银三百两,凌甜甜这样的反应更坐实伤害她的事实。
  
  唐柠再清楚凌甜甜不过,她有野心,也有心机与狠毒的金手指,却偏偏没有与之匹配的脑子。
  
  又蠢又坏,说的就是凌甜甜,她总有本事把自己的目的弄得一塌糊涂,把一手好牌,拆得七零八落。
  
  现在的进展有点缓慢,战线拉得长,对她没什么好处。
  
  一切都不对劲,皆由她起,和她息息相关,如果不是369吝啬,不愿意浪费能量,她早就被揪出来。
  
  369不能伤人性命,唐柠就有发挥的余地。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唐柠的笑容变得有点嘲讽,故意扰乱凌甜甜的思绪,“不久前我心血来潮,让人帮忙查一下,才知道你和孔医生何止是朋友,他简直就是对你痴心不改的备胎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朋友。”
  
  凌甜甜咬紧牙关,“是,我们认识,可是我们不熟啊,我只当他是朋友。”
  
  “也对,如果和某个男人确定关系,还怎么好和其他男人若即若离。”唐柠眼中闪过果然如此的轻蔑之色,“等到男人动心的时候,摆出我只当你是朋友,你却要上我,我真的好难过啊好难过啊。”
  
  故意气凌甜甜,把她的脏套路说出来。
  
  完全听傻眼,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唐柠,“我没有,你为什么要污蔑我!我只是希望你的病赶紧好起来,可我认识的心理医生就他一个,我们是纯洁的朋友关系,你怎么这么龌龊。”
  
  凌甜甜两眼泪汪汪,委屈巴巴的,好像唐柠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说着说着还反过来倒打一耙。
  
  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些个人,永远认识不到自己的错,又当又立,还总是我最委屈,我最无辜的模样,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唐柠觉得自己的三观已经碎成渣渣,她的三观总是不停地被重塑。
  
  跟这些人相比,唐柠感觉自己纯良得像森林里的小白兔。
  
  唐柠也不纠结这个,总有人三观相当的清奇,而且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错的。
  
  错的都是别人。
  
  “真的是这样吗?”唐柠幽幽地说,。
  
  凌甜甜认真地点头,“真的是这样,我不骗你。”她的右眼一直跳,有种不好的预感,心惊肉跳的。
  
  她发现这个讨厌鬼比之前还要让人讨厌。
  
  她在心里叹一口气,跟这样的讨厌鬼在一起真的是一种折磨。
  
  她居然能忍下来,她对郁季,果然是真爱啊!
  
  凌甜甜一脸娇羞,不知道在脑补什么。
  
  “要我相信也可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一直好奇以孔祥这个资历,何德何能成为我的主治医生。”唐柠轻轻一笑,毫不留情地道,“他一来,我就要隔离住院,老医生因病住院,你说哪来这么多的巧合。”
  
  伸出手握住唐柠的手,唐柠想也没想直接甩掉她的手。
  
  凌甜甜的表情有点愕然,还有一点伤心。
  
  “我的记性,比常人好。我吃的药,我记得请清楚楚。”唐柠抿一口茶——已经冷掉,但味道仍旧醇厚,“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那堆药乱七八糟的,正常人吃下去,本来没有的病也会一点点吃出来。”
  
  她望着凌甜甜,看她盯着地板,美丽的面容一点点从不敢置信变成慌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为什么要害你……”
  
  “我还要问问你,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我那么喜欢你、帮助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唐柠嘴角的笑容有点苦涩。
  
  “我没有!是你自己有病!”凌甜甜口不择言。
  
  “原来是我自己有病啊。”唐柠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我当你是最好的朋友,一直祈祷你能快点好起来,就是让我折寿,我也心甘情愿。”凌甜甜咬紧牙关,就是不承认,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你说的,我一个字也不信。我这有证据。”唐柠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内存卡,凌甜甜伸手就要来抢。
  
  却被唐柠拿茶杯狠狠拍走,凌甜甜躲闪的极快,上次她没躲闪开,被唐柠扇两巴掌,不知道痛多久才消肿。
  
  如今唐柠试图欺负她,她下意识就是躲避,就像是认怂似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凌甜甜,脸青一阵白一阵,心里将唐柠恨个半死。
  
  这个讨厌鬼的运气未免好得要命,被送进精神康复中心,没受什么苦,就被接出来。后来被她百般算计,竟也没事!
  
  要是疯掉死掉就好啦!凌甜甜如是想着,嘴上却干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以人格担保,我真的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唐柠耸耸肩,也不跟她争辩,不耐烦地翻个白眼,“爸爸会为我住持公道的,你有什么话,到时候说,也不迟。”
  
  她声音冷厉,面无表情,散发出的气势竟让凌甜甜瞬间噤若寒蝉,竟真被震住。她又不肯示弱,只能没什么气魄地冷哼,强行压下心虚。
  
  “你可真幽默,我能干什么坏事啊!你这么说,我可真是伤心啊!我们这四年的情谊,竟换来你现在的怀疑。”
  
  趁唐柠不备,凌甜甜劈手夺过内存条,
  
  “傻,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备份这个东西吗?你尽管抢,我这多的是。”唐柠仰起头浅笑,只是笑意不到眼底。
  
  闻言凌甜甜目光微微一凝,心底咯噔一下,试图分辨方才那一瞬间对方话语的真正含义。半晌,美丽的面孔上露出不那么美好的神色,“你……”
  
  她你你你半天,都被唐柠打断。
  
  “你还不快点去我爸那里,让我爸开心,没准他知道真相的时候,不会那么愤怒。”唐柠瞟她一眼,就差把不怀好意四个大字印在脸上。
  
  369说完就消失,这个宿主,是它遇到过的,最愚蠢的一个。
  
  凌甜甜将这句话在心底琢磨好几遍,越想越觉得今天的事情不对劲儿。
  
  她自己心中有鬼,人家简简单单三两句话,她就觉得对方已经得知她的真实意图。
  
  凌甜甜想通其中的关节,冷笑,“你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