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龙血圣尊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前往万水国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前往万水国


  “属下跟随教主一同前往万水国。”两名武皇境修炼者同时跪倒在地上,两个人同时朝日月教教主叩首,说出自己愿意一同前往的事情。
  
  日月教教主一摆手,说道:“算了,你们就不要去了,留在这里教中,我走了你们要是再走了,教里就没有人坐镇了,而且我一走,很有可能有人窥视咱们日月教,所以就算是我也要暗中离开,不让人知晓,对外就说我已经闭关了,这样就算有人,也没有人想到是我离开了日月教前往万水国,所以你们不仅不能走,还要大张旗鼓的留在教中,安抚人心,同时保证教中不会出现事情,也让其他宗门的人看到我日月教依然无恙。”
  
  “属下明白,可是教主您去了万水国,岂不是太给那个龙尊脸了。”一名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他不明白为何教主要亲自前往万水国,毕竟他们日月教已经派去了三名武皇境修炼者到了万水国,有这样一股力量,万水国已经无人能敌,除非尤其他一流宗门或者三大宗的人也都派人去万水国,不然他们日月教的三大武皇境修炼者等同于无敌的存在,可以说在万水国为所欲为,没有人能够阻拦,哪怕万水国还残留的那个叫北境的宗门。
  
  日月教教主说道:“已经派去三名武皇境修炼者了,不仅人没有抓到,反倒折损在万水国,我想看看,万水国到底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咱们教中的武皇境修炼者接二连三的死去,同时,我也要抓住那个叫龙尊的人,他在妖兽战场不仅杀死了我儿,也杀死了那么多教中弟子,他必须死,但死之前,毕竟抓起来,拷问出他可以如此快速提升修为的办法,如果有了这个办法,咱们日月教也也可以借助这个办法多培养一些弟子,不仅如此,这个龙尊必须在其他宗门发现之前抓到他,不然消息泄露出去,很容易叫其他宗门盯上,那时候,如果三大宗要出手,就算咱们抓到龙尊,也很难拿住,很有可能被三大宗的人给带走,逼问出快速提升实力的办法,如今三大宗已经足够强大了,要是再有快速提升实力的办法,不要说咱们日月教了,就算是其他的一流宗门,恐怕都很难安稳的活下去了。”
  
  “是,属下明白了,龙尊的重要性还在北境之上,而且龙尊的实力,教主担心我们两个未必能把人抓住,所以才要亲自出手。”那武皇境修炼者点点头说道。
  
  日月教教主说道:“你们明白就好,现在咱们日月教算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决不允许有一丁点的懈怠,所以你们要想好了,做到齐心协力,不能够在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对教里不利,以后我也不想在看到你们两个又是没事的就在吵架。”
  
  “属下明白,属下一定牢记教主教会。”两名日月教武皇境修炼者齐声说道。
  
  “行了,就这样吧!今晚上我会留在大殿里,明日我便会对外宣称闭关修炼,你们要做好准备,我不在教中的这段时日,你们一定要守住教里的一切,听明白了吗?”日月教教主对两个人说道,同时自己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是,属下明白,属下告退。”两名武皇境修炼者齐声说了一句,然后两个人躬身倒退着离开大殿,一直走出到大殿外面,走出很远之后,两个人才互相对视一眼,站在了一棵大树底下,两个只盯着对方,好半天没有人能动一下。
  
  好半晌,其中一个武皇境修炼者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说教主的话可信吗?我怎么感觉这么不可信呀!不会是教主发现了什么,想要自己一个人独吞好处,所以才把咱们两个留在宗门里,我可是知道那个龙尊身上有大秘密,之前大比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武宗境修炼者,大比刚一结束便成了武君境修炼者,去一趟妖兽战场,没多长时间,一出来就是武王境巅峰的实力,杀死了咱们一名武王境长老,这才去了万水国,转眼便成了武皇境实力,这样的人,提升修为如此之快,你就一点不动心?反正我是动心不已。”
  
  边上另外一个武皇境修炼者说道:“怎么会不动心,可是动心有用吗?教主发话了,咱们有几个胆子敢违背教主的命令,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教中,安心等教主回来,说不定教主一回来,还能分咱们一点好处,你要是敢违背教主的命令,教主是什么人你自己清楚,到时候很有可能把你坑进去,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看你这话说的,我不就随便问问嘛,你还当真的,我只是想得到那个龙尊的秘密,只要咱们弄到手,说不定咱两个有机会先一步成为武圣境,到时候,教主的位置谁爱要谁要,对咱们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你能明白吗?要是教主得到了龙尊的秘密,恐怕他一定用来突破武皇境修为,成为武圣境修炼者,那时候,如果教主不把秘密告诉咱们,反而对其他弟子说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日月教高手出现,到那时,你我之间也就那样了,根本没有人当做一回事,别看现在咱们两个还是武皇境长老,真等武皇境多了,咱们两个这些年得罪的人,谁知道那些人最后会如何对付咱们两个。”一个武皇境修炼者说道。
  
  对面那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指望我去违背教主的命令吧,要真是这样,你想都别想,我是绝不会违背教主命令的,你要知道,我跟教主之间的关系虽然算不上亲密,但也不可能违背教主命令,而且我觉的教主说得对,现在去万水国的三名武皇境修炼者都死了,这不是小事,所以咱们一定要小心,绝不能再出现意外了,这样的事情可一而不可二,咱们日月教算是教主也才有六位武皇境修为的修炼者,现在死了三个,对咱们来说损失极大,我劝你,还是挺教主的话,老老实实留在日月教,只要不违背教主的命令,我相信教主不会对咱们怎么样的,说不定有好处的时候,还会想着咱们,但咱们要是违背了教主的命令,以教主的为人,咱们两个谁也别想活着,不要以为教主不敢杀咱们,教主刚刚初入武皇境的时候,为了取得日月教的大权,当初日月教多少人都被清算,其中连武皇境修炼者都有,那时候咱们整个日月教才两个武皇境修炼者,可教主却把另一个给杀死,最后导致三个一流宗门对咱们日月教出手,想要趁机吞并咱们日月教,最后教主把这几个宗门的人都给杀了,现在只能在二流宗门里找到这三个宗门了,而且就算是到了现在,只要这三个二流宗门有武皇境修炼者出现,咱们教主必定去那个宗门走上一遭,灭掉三个宗门。”
  
  对面那名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你想哪去了,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这个时候,咱们两个一定要小心,就算听从教主的命令,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别真到出了事情,在想找退路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所以你要明白这一点,咱们能够成为武皇境修炼者不容易,去哪个宗门,都能让那个宗门成为一流宗门,所以完全没有必要陪着日月教一起去死。”
  
  另一个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日月教好好的,说什么去死,虽然咱们损失了三名武皇境修炼者,可只要有教主在,就没有宗门敢对咱们出手,放眼望去,有那个一流宗门是咱们日月教的对手,哪个一流宗门的最强者是咱们教主对手,都没有,所以你担心这个才是多余,有这个机会,不如想想怎么完成教主的命令。”
  
  对面那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你说的我知道,但你想过没有,一流宗门咱们是奈何不得,可是三大宗呢,任何一个三大宗都不比咱们弱吧,就算是静水宗,之前咱们有六位武皇境修炼者的时候,静水宗也有六位武皇境修炼者,所以咱们不吃亏,只少了一个很少出关的武圣境修炼者,可现在咱们少了三名武皇境修炼者,而静水宗跟咱们日月教之间的关系你不是不清楚,如果让静水宗知道咱们现在日月教出事了,少了三名武皇境修炼者,你觉得静水宗会怎么做?难道会眼睁睁看着咱们日月教恢复元气吗?我感觉不会,静水宗只会对咱们出手,想办法解决咱们日月教,毕竟这么多年,咱们日月教一直按照天星宗的要求,跟静水宗对着干,早就把静水宗得罪个遍,就算咱们现在想要服软,天星宗也不会轻易放过咱们的,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所以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想想后退,哪怕无名无姓的隐居,也比最后陪着日月教一起丧命的好,说不定隐居的某一天还能突破武圣境修为呢。”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另一位武皇境修炼者冷笑一声,说道,“这种好事你就别想了,还是想想怎么完成教主交代的任务,如果你在教主离开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只要被教主发现,我敢保证,教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你我都是武皇境修炼者,可是面对教主这种级别的强者,咱们一样不是对手,都说武圣不出,武皇为王,到底是怎么样的,你我都清楚,咱们虽然是武皇境修炼者,可武皇境之中也有强有弱,教主就属于最强的那批武皇境修炼者,而你我这样的最多算是高不成低不就,虽然有一些本事,但面对顶尖的武皇境修炼者,连自保都做不到,只能任人宰割。”
  
  “得!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那武皇境修炼者说道,“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走了,回去修炼去了,说不定下一次你见到我,我就又有突破了。”
  
  说完,他一个人踩着脚步离开了大树底下,留下剩余的那个武皇境修炼者站在树底下。
  
  不过,对方也没有等多久,便一个人也离开了。
  
  ……………………
  
  距离万水国最近的一个传送阵前,白光一闪,一道身影出现在传送阵上,从传送阵台上走了下来,此人佝偻着身子,穿着一身布衣,带着一个草帽,要不是知道他是从传送阵上面走下来的,恐怕传送阵周边看守的人,还以为这个就是某个田地里干活的老农。
  
  离开传送台,老农的身影很快从附近消失,就算有有心人想要去关注,可只一瞬间的,便找不到踪迹,整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不曾来过一样。
  
  有强者知道,这是一位绝世强者,根本不是他们这种看守传送阵的人可以招惹的,所以追下去也没有必要,很有可能惹得对方不快,到时候他自己的小命恐怕都未必能够保得住了,这样的强者,还是招惹为妙,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总归是他这种人物招惹不起的。
  
  在万水国的边境,一个老农办法的老者出现在万水国境内,他一个人走在万水国的国土上,脚下虽然是一步一步再走,可要是有人在旁边观察,一定可以看到,对方瞬间便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出现在更远处的地方,而对方这一步,和缩地成寸一个效果。
  
  很快,老农又出现在万水国的国都里,甚至皇城里面都去了,此时皇城里面镇守的不是在水氏的人,而是日月教的弟子,但普通的守卫还是万水国的修炼者。
  
  普通的皇城守卫自然不允许一个种地的老头进入皇城之中,哪怕曾经的皇族水氏已经不再,而现在里面的人已经换成了一个叫做日月教的宗门,可依然不允许普通的人进入皇城。
  
  日月教教主刚走到皇城城门前,便被门外的皇城守卫给拦了下来。
  
  “站住,这里面不允许人随便进出,在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动手了。”说话的是一名皇城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