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星际养娃日常 > 第232章 动情

第232章 动情

经过一番波折,他们終于踏上了回程,当初密室里并没有什么精神力修炼方法,而是卡马拉为库利设置的陷阱,没想到掌管钥匙的三人信以为真,并幸运逃走了,库利这么多年想尽办法都没能进去,倒让姬文津误打误撞闯进了里面,替他挨了枪子。
  
  至于真正的修炼方法,也许被藏起来了,也许根本没有,凌西瑶倾向于相信后者,若然真有,卡马拉必然会留给后人。而且在他之后,库利和塔恩这两百年里摸了些门道,各自在实践中琢磨出一套实用方法,取得了成效。
  
  不过这些都与他们无关了,因为攻打结束后,匆忙赶来的姬家老祖接管了这里,他老人家不顾众人反对,非得留下搞研究,姬文津和姬柏涛等人无奈,只得加派兵力保护他的安全。
  
  上次打通窍穴意外突破的事,凌西瑶选择了隐瞒,不是因为信不过姬文津,而是信不过姬家其他人,尤其是执着多年的姬家老祖。
  
  经过全面治疗和几天的休养,姬文津终于恢复健康,姬允天这些天见天守着他,端茶递水,锤肩捏背,殷勤极了,这孝顺劲简直感动了一票人。
  
  也只有凌西瑶明白那小家伙打什么如意算盘,孝顺是假,想留在军队混是真,不过再殷勤最终也没能逃脱被遣返的命运,是姬柏涛直接下的命令,不仅是他,连姬文津也被赶了回去。
  
  “你怎么了,整天魂不守舍的?”凌西瑶担忧问道,自从跟自家父亲谈话后,姬文津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姬文津闻言,面色松了松,将她搂紧怀里,说道:“没事。”
  
  “可你不像没事的样子,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姬文津手上一紧,随即若无其事回道:“一点小事,很快就能解决。”
  
  凌西瑶直觉他没说实话,不过他不说她也不便追问,善解人意道:“若有什么烦心事,你可以对我说,我虽帮不上忙,但说出来你心里能好受些。”
  
  “好。”姬文津动动嘴唇,最终只吐了一个字,事情还没最终下定论,他不想摆出来让她跟着闹心。
  
  见他应下,凌西瑶在他怀里乖巧蹭了蹭,然后退开一步,说道:“小天这两天情绪不高,晚餐也吃得少,我去给他拿点吃的,你乖乖的啊。”
  
  姬文津却不肯让她走,再次将她用力搂进怀里,“我让姬和去,你今晚陪我。”
  
  凌西瑶脸色一红,摇头拒绝:“儿子在呢,你老实点。”这两日她都跟儿子睡,要是缺席,以小家伙的聪慧,定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她的老脸没地搁了。
  
  “儿子会理解的,他一直期盼当哥哥。”
  
  说完,他低头浅尝辄止亲了一口,用低沉的嗓音诱惑道:“嗯?”
  
  凌西瑶身体顿时一酥,痒痒麻麻的,没什么威慑力地瞪了他一眼,在姬文津看来,倒像是无声的邀请,手上也跟着不老实,探进她衣服里,准确地握住那白嫩柔软的山峰,捏成各种形状。
  
  凌西瑶受到刺激,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吻住对方性感的薄唇,手习惯抚摸下巴上浓密胡须,不过任务结束,胡须也被刮得一干二净,她竟有些不适应。
  
  正当两人动情不已,准备进入正题时,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他们立刻做贼心虚般停下动作,各自整理凌乱的衣衫。
  
  好事被人打断,姬文津脸色臭得不行,不过拥有他房间权限的也就那么两个人,一个正在屋里,另外一个显而易见,尽管心里不高兴,他也不能打不能骂,反而得跟祖宗似的哄着。
  
  果不其然,门完全打开后,一颗小脑袋率先探了进来,看到凌西瑶后,惊喜道:“妈妈,你果然在这里!”
  
  凌西瑶理了理思绪,笑道:“宝贝,你找我?”
  
  小家伙重重点头,“嗯嗯,妈妈,该睡觉了。”语毕配合地打了个秀气的哈欠。
  
  凌西瑶见状,明白儿子是真的困了,也不再耽搁,嘴上应道:“好的,宝贝,妈妈带你去睡觉。”
  
  歉意地看了姬文津一眼,打她向门口走去,在儿子面前,所有的事情都必须靠后。
  
  谁知姬文津比她还快,大长腿一迈,三两步走到门口,将小家伙提了起来。
  
  凌西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傻眼,小家伙同样愣愣的,不明白爸爸唱的哪出,姬文津却没多解释,回头丢下一句“你在这等我”就提着人离开了。
  
  凌西瑶想跟着出去,卧室的门却被锁死,连她也打不开,“真是小心眼的家伙!”凌西瑶无奈嘀咕,她倒不担心小家伙闹脾气,毕竟父子俩的感情一向要好。
  
  等了近半小时,姬文津还未回来,她索性钻进浴室泡热水澡,姬文津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浴室的面积几乎跟她的卧室一样大,光滑如镜的浴缸起码能容下三个人,更为惊讶的是,浴室的四面墙中有两面都安装着镜子,凌西瑶饶有兴致的摸着下巴,没想到平日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姬文津,私底下确是这么的自恋和闷骚。
  
  待热水放好,她迫不及待脱光衣服泡了进去,温热的水轻抚着身体,舒服极了,加上水里似乎放了某种安神的熏香,她开始昏昏欲睡,不知过了多久,按摩装置自动启动,轻柔地按摩着肩颈和背部,她舒服地直哼哼。
  
  这时,一道灼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舒服吗?”
  
  凌西瑶愉悦地勾起嘴角,满足的哼哼几声表示回答。
  
  声音再次响起:“那现在该我了。”
  
  她还未明白怎么回事,一双大手就在身上游离起来,酥麻的感觉令她本能的扭着身子躲闪,嘴里咯咯笑着,瞌睡顿时醒了大半。
  
  作乱的人却不愿放过她,继续向敏感的地方下手,很快笑声变成浅浅轻吟,许是很久没有亲热,许是水乳交融的滋味太过美妙,两人都有些克制不住,持续很久方才停歇,好在浴缸有恒温功能,水一直保持着舒适的温度。
  
  “儿子呢?”完事后,凌西瑶才想起自家宝贝。
  
  姬文津边轻抚她湿润的秀发,边回道:“睡着了。”
  
  “没闹?”
  
  “没有。”语气斩钉截铁,至于那些个苛刻的条件,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