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御灵真仙 > 第1312章 吴连义的遗产

第1312章 吴连义的遗产


  一瞬间!两个人!
  
  全无抵抗之力就倒下了!
  
  虽然心中明白,真正的天阶大能,远非地阶高手所能企及,如此的结果,还是大大出乎商老的预料。
  
  此刻被叶天鸣注视着,他更有种如芒在背的惊悚之感,只得停下脚步,摊开双手,把原本打算祭出的符如同废纸撒开,左手尾指,已经处于激发边缘的指环也重新冷却。
  
  “阁下莫要误会,商某只是打算去取账本。”
  
  叶天鸣道:“本座不管你有何心思,这都是一个警告,但警告的机会,也只有一次,明白吗?”
  
  “明白了。”商老苦笑,“从此之后,我会把阁下当做过去的吴尊来对待,以前如何,今后也就如何。”
  
  “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商老不要令本座失望。”
  
  叶天鸣轻敲着扶手,示意商老可以走了。
  
  商老出去之后,不禁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不久之后,果然就从楼上另外一处密室取了账本回来,向叶天鸣交代如今的产业分布情况。
  
  在这时候,他不得不向叶天鸣如实交代,除却他打算自己私吞的一些基业之外,原本为吴连义和兵人堂所有的宝矿,庄园,福地,已然被苍云宗收回大半。
  
  “以我权势和实力,能够保住这些,已经是勉力为之,毕竟这个天下,还是强者为尊。”
  
  “不过即便如此,吴尊乃是一方势力首领,拥有的产业和财富,也远比寻常天阶大能要多。”
  
  “我手中还代管着一些其他豪强的产业,或移花接木,寄托名下,或暗藏所属,隐秘得利,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有一些。”
  
  “而且吴尊很早以前就对这种情况有所预计,想法变现不少天材地宝和灵蕴之物,这些东西不为苍云宗所知,并没有受到影响。”
  
  万通商会除了替各方巨擘经营产业之外,还有寄存财物的服务。
  
  尤其草莽散修,对此需求极大。
  
  不少草莽散修处在居无定所的状态,即便投效某一势力,也难以通过投靠的势力来完成财富的保管和转移。
  
  平常固然可以把不少宝物装在百宝囊这般的法器之内,但亦有许多物件不便携带,不可能那么做。
  
  寻幽探秘,深入秘境,险境,更要防备万一意外身死,考虑自己后人子弟应该如何继承。
  
  因此,如同世俗钱庄一般,帮人寄存和保管各种宝物的宝行应运而生。
  
  万通商会是经营这一宝行的最大东家,凭借着万年以来积聚的可靠声誉,以及器宗,符宗等等旁门宗门为了提高自身影响力而专门研发的特殊宝具,可以安全而高效的封印宝物,交托商会。
  
  商会会记录这一宝具的讯息,派人运送到专门的秘库进行保管,若非持有信物者,无法提取和开启。
  
  叶天鸣沉吟一阵,道:“此事本座也略有所知,据传万通商会之所以能够经营这一行当,完全是因为开创商会的元老当中,曾经有人成功驯化过整整一个族群的虚空虫,并且取得其变异进化的关键钥匙。”
  
  商老应和道:“确实如此,本商会花费巨资,栽培出可以用于寄存宝物的特殊品种,平常就把宝物藏在虫体之内,谁也无法找到,只有出示信物之后,依据信标召来相应的虚空虫才能提取。”
  
  叶天鸣道:“本座打算在近期把它们全部提取,你做好准备。”
  
  商老微楞:“全部提取?”
  
  叶天鸣看了他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商老忙道:“没有,没有问题。”
  
  ……
  
  不久之后,叶天鸣和那黑衣修士离开,密室中只留下商老和两名供奉高手。
  
  “东主,我等惭愧,让您失望了。”
  
  “这不关你们的事,是某对他实力估计有所偏差,险些酿成大祸!”商老摆了摆手,“但既然他有这份实力,当做过去的吴尊对待也就是。”
  
  “反正某早有觉悟,富贵是要险中求没错,但既然事不可为,便当果断弃之,赚钱的机会大把,没有必要死盯着一处不放。”
  
  “不过,他一来就要把东西提走,实在是叫人始料未及!”
  
  其实商老真正盯上的,还是那些宝矿,庄园之类的产业,宝行寄存之物,没有相关凭证,根本无法提取和开启。
  
  即便最终依照无主之物的条例进行处置,也得至少千年之后,由商会公中依循规则来进行。
  
  因为从始至终都没有可能得到,他也真没打过这一部分财富的主意,真正在意的,是叶天鸣这一举动本身。
  
  “这有什么问题吗?”一名供奉奇怪问道。
  
  “问题大了。”商老叹气道,“平常之人,没有必要一下提取出来,取出之后,也无地存放。”
  
  “虽然某表现出异心,他该有所顾虑,但既为天阶,应该对自身实力有十足自信,而且宝行向来信誉过硬,从未出过真正纰漏,与那些产业的经营截然不同……”
  
  “如此看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想利用这笔财富,重新建立兵人势力。”
  
  “并且,他们已经找到真正的立足之地,能够放心保管……”
  
  两名供奉闻言,不禁暗自赞同。
  
  这次叶天鸣重出江湖,表现的确不同寻常。
  
  “话说回来,他现在实力究竟如何?依你们之见,可否匹敌那些大宗的天阶大能?”商老突然问道。
  
  “这个……”两名供奉显得有些迟疑,“我们根本无法探出他的强弱。”
  
  商老道:“我本也没有指望,能以地阶之力探究天阶强弱,不过,你们都曾见过其他天阶,甚至有过亲眼目睹天阶出手的机会,只管依从本心,凭直觉判断就是。”
  
  “凭直觉……他应该远胜一般天阶!”
  
  “不错,方才我等根本没有反抗之力,甚至连应该如何反抗都不知晓!”
  
  想起面对那绝对黑暗的恐怖一幕,两人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在面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怪异表情。
  
  商老见了,暗暗一叹。
  
  “既然如此,我们就只好当他没有来过。”
  
  其实他对这个答案已经有所预感,当下打消了向苍云宗告密,或者另行谋算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