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异界冥海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婴孩

第一百五十七章 婴孩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眼珠是破了?手上沾染了绿色的黏液,夏初然神情很惶恐,立刻望向了刁浪。
  
  “浪,浪,浪哥,这是什么,是眼珠吗?我我我干什么了?”
  
  刁浪拎起身上的衣物给夏初然擦干净手,并不断道歉,“抱歉,是我慢了一步,是我慢了。”
  
  夏初然是很害怕,但刁浪仿佛比她还紧张,夏初然不知为何“噗嗤”一声笑了,忙问,“怎么了,我没怪你的意思。”
  
  刁浪手部顿住,慢慢抬头,慢慢抽离手,勉强笑了笑,“说的也是。”
  
  夏初然将刁浪的样子收入眼中,微微一笑,却没急着说什么。随后,她转身捧起了一边的盒子,指着底下的圆形红物,“对了浪哥,这里有东西。”
  
  啊,还是被她看到了。不过,也算了,时间该到了,只要再拖一下……
  
  “啪”夏初然只是在刁浪说话间隙,不注意的轻轻一碰,红色圆形物就如被戳破的气球,瞬间就破爆了,炸了刁浪一身的血色。
  
  不仅夏初然惊呆,刁浪也瞪大眼睛一时无言,算了,只要没发现开口也可以等一下。
  
  “只要你……”
  
  “啊,可以开了!”手臂宽高的盒子,立刻从中间分开了一条裂缝,夏初然也兴奋地举给刁浪看。
  
  夏初然十分激动,刁浪摸摸脑门,心里五味杂成。鼠目要是知道自己设计了三百年的咒阵,被夏初然一下子就解了,心里该怎么想。
  
  刁浪算准了能见鬼的半吊子夏初然一定能开这盒子,但没想到这和么容易,她冥界之身未醒也能如此吗?开什么玩笑!接下来又要他怎么办!
  
  对,先别开盒子!刁浪想到,立刻就想从夏初然手上抢盒子。
  
  眼疾手快,话都到嘴边,“我说花妹……”
  
  “看!浪哥,打开了!”夏初然又是一声欣喜地惊叫。
  
  刁浪手停在半空,只觉得头疼,夏初然是故意的吗?他想问她是故意的吗?!他反复算了三年的时间!夏初然连一分钟多余时间都没留下!
  
  刁浪又气又恼,恨不得站起来把夏初然扔河里。
  
  可是开盒子的一瞬间,刁浪善神的一面,还是让他前倾将夏初然的头抱住,防止她受到伤害。
  
  天空冲出一道明亮的光,透过乌云穿透而来,直落在刁浪与夏初然周围。
  
  刁浪打了个响指,狂风又如刚才一般袭来,而且更加肆意,一阵大风将周围的一切吹的乱七八糟,夏初然也抱着盒子紧闭双眼。
  
  待一切平静,风也止,树也停,月亮带着极为强力的红光,还挂在天上。
  
  刁浪望了一眼,知道这月色该消失了。
  
  “这里面是什么,孩子吗?”夏初然的视线和思维果然首先还是盒子里的东西。
  
  她已经坐在地上朝盒子看,可是看着看着她的眉越皱越深,刁浪视线在天空、河面以及她身上游走,看到她的表情,刁浪知道她已经看到了孽婴的尸身。
  
  所以说明明不看就好,她为什么非要打开这盒子。
  
  连同蛙良的用心也被浪费了。
  
  “浪哥,问个问题。”夏初然忽然抬头,刁浪也没细看盒子里的东西,此刻他蹲下,拿起夏初然手上的另一半盖子,重新盖上。
  
  “水里的眼睛是……蛙良?是他用这张脸吸引了风神和我的注意力?”
  
  刁浪没说话,夏初然猜,这蛙良和刁浪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绿色的眼睛只能是蛙良,因为薛俊的眼睛……在盒里,而孽婴完全逃不出去……
  
  “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你想到了什么现在都闭嘴。”刁浪蹲在夏初然面前,拍拍她的头,“是个好孩子,就做个好孩子。只要你听话,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渡星砂之海。”
  
  夏初然表情不变,眼神却开始移动,从刁浪眼睛,移向了他的手,最后回到他的眼睛,接着缓缓开口,
  
  “浪哥……我二十五,你可以叫我好女人。”
  
  就知道夏初然不按常理出牌,刁浪伸手用力拉扯她的脸颊,夏初然吃痛,一手抱着盒子,一手还在拍打,“你对女人不是怜香惜玉吗,我难道不是?好好好,我什么话都不说了,好好好,痛啊!”
  
  刁浪移开手,微眯眸,“你之前、现在所想的一切,不要和那对夫妻说,不然我可会烧了你。”
  
  夫妻应该指的是白玫铭风。
  
  夏初然翻了个白眼,重重将盒子砸在地上,强行打开给刁浪看,“谢谢你的提前火葬,不说别的了,看一下孩子吧。”
  
  怎么了?刁浪知道孩子这里面,这也是半个月前蛙良消失之前说的,而且其实孽婴一事他早就想说明,有什么好看?
  
  刁浪低头,里面安安稳稳躺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肉团,甚至白色肉团还没占满盒子一半,而在夏初然拿在手上的另外一半盖子里,一对褐色的眼珠,就粘在盒子的顶部,一如薛俊说的那样,他在看这孽婴。
  
  所以这对眼睛该是薛俊的。
  
  “所以,你让我看……什么?!”刁浪一边说,一边立刻按住盒子,头往盒子神,眼珠都快蹦了出来。
  
  “孽婴,孽婴……”刁浪喃喃不断摇头。
  
  “浪哥,如果你在顾芸生孩之时没有说谎,那么孽婴该是足月生,你知道足月生的孩子有多大吗?或者,即使有古代和现代的误差,这个误差到大能达到两倍吗?孕期五月的胎儿是14厘米,这个盒子里的胎儿完全吻合,而且吻合到已经让我怀疑另一种可能……”
  
  “这是筱晓的胎儿,孽婴不见了。”刁浪迅速回答,眉皱的深。在地府见到的梦娘的时候刁浪就该知道,筱晓是绝对生不出这孩子的,但刁浪没想到将在这里以这种方式和孩子见面。
  
  所以,孽婴去了哪,到了哪,难道……刁浪立时转头望向深山。
  
  那个山上有白玫,鼠目,还有铭风,过多混乱的气息在不断聚拢。
  
  是他错了吗?刁浪第一次感到害怕,真的是他错了吗……
  
  “浪哥!浪哥!”刁浪视线一直在远山上,夏初然拼命摇他,她已经盖起盒子抱在怀里,夏初然拼命呼喊,刁浪才算清醒,望向她。
  
  夏初然拍打刁浪的手臂,要他往后看,刁浪回头,顿时一惊。
  
  河面上排排站满了死者的亡灵,诡异莫测,而在远方,幽幽传来了划水的声音,和船工的号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