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周第一太监 > 第一百二十八章反击

第一百二十八章反击


  秋风呼啸,带着漫天黄沙和寒凉!
  厚重奢华的卢家府邸,气氛深沉,数道黑色人影在庭院里散落,身上涌动着煞气,滚落的枯叶落至脚下,又被宽厚脚掌碾成碎沫!
  呼啦!
  魁梧身子龙行虎步而过,略显粗劣的脸庞上涌动阴沉,片刻来至闪烁灯火的大厅前,推门而入!
  “属下,见过家主!”
  面沉如水的汉子躬身跪倒,声若狼虎。
  “起来!”
  苍老身影自几案前站起,将手里的卷宗扔向汉子,眉头上满是阴沉,
  “大同府的事情,都听说了?”
  “属下已知!”
  汉子如虎目光在卷宗上扫过,宽阔嘴角露出阴狠,
  “家主有何吩咐?”
  苍老身影皱眉,布满皱纹的脸庞上,涌过阴险,沉吟片刻,冷哼,
  “放出风去,就说……阉贼乃是为搅乱关陇而来,引起六大家族的警惕,老夫,再暗中沟通联络,争取六大家族一起……”
  话音未落,魁梧汉子嘴角露出苦笑,出声打断,
  “家主,此计……恐怕不可行!”
  “嗯?”
  苍老脸庞微皱,露出疑惑,还有一丝尴尬,
  “怎么回事儿?”
  “呼……”
  卢树同粗劣脸庞上的苦涩越发浓郁,无奈道,
  “属下来这里之前,刚刚得到一些消息!”
  “徐凤云此行来关陇,除了稽查税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是为当年被咱们灭掉的吕家报仇!”
  “所以,才会……如此针对卢家!”
  “这消息,恐怕已经传遍西安郡,其他几个家族,肯定不会趟这次浑水,还可能……暗中落井下石!”
  “什么?”
  “吕家?”
  苍老面庞上布满呆滞,片刻后反应过来,语气中充满疑惑,问道,
  “他徐凤云,和吕家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为一帮死人出头?”
  卢树同摇头苦笑,自怀中掏出一份卷宗,拱手送到老者身前,声音低沉,
  “吕家,并非全死!”
  “属下自隐宗探来消息,当年吕家独子,吕行抒,被阉割之后,侥幸活了下来。”
  “而且,因缘际会,进入皇宫大内,成了当今陛下面前的红人,执掌大内三司!”
  “这徐凤云,应该是和吕行抒……达成了某些协议……”
  “所以……”
  啪!
  话音未落,前方传来低沉闷响,老者手掌重重拍在几案上,巨大的力道,震的笔墨纸砚都微微颤抖!
  隐约,有漆黑墨汁流淌逸散出来!
  “大内总管?”
  “为吕家报仇?”
  苍老面庞上,也是传出阴沉咆哮,
  “区区吕家遗孤,倒成了些气候!”
  “不过,也无妨!”
  “其他家族不想掺和此事,我卢家,也不需要怕他们!”
  “在这偌大关陇,小小阉贼,还掀不起什么风浪!”
  呼啦!
  瘦削苍老身影霍然转身,坐到几案之后,混浊眸子里,涌过阴然,
  “你,亲自去一趟大同府!”
  “把吴家的粮仓给烧了,再通知黄蜂寨,封锁吴家通往大同府的运粮道,禁止吴家粮商进入大同!”
  “另外,发动显宗力量,提高粮价,散播缺粮的消息,教唆城内百姓闹事,闹的越大越好……”
  “我倒要看看,这阉贼如何收场!”
  “这……”
  卢树同皱眉,涌过担忧,
  “家主,烧了吴家粮仓,吴家那边,该怎么交代?”
  “交代?”
  “为什么要交代!”
  苍老脸庞上掠过难掩森然,还有嚣张,
  “他们趁着阉贼对付咱们,不顾六大家族协议,在大同府肆意捞好处,难道,还让我卢经博忍让着他?”
  “不要顾忌!”
  “吴家敢有意见,就让吴永梁那老匹夫亲自来找老夫!”
  “是!”
  卢树同点头,魁梧身躯如龙,轰然而出。
  眨眼,消失于夜色!
  苍老身影起身,来到窗前,干瘦手掌落在窗楞,狞笑,
  “徐凤云……”
  “这一次,老夫……”
  “让你尸骨无存!”
  “还有吕行抒……待处理掉大同府事宜,老夫……也不会让你好过!”
  ……
  大同府!
  夜色萧萧,寒风裹着黄沙在天空上掠过,如同龙蟒翻滚,低沉的呼号声,更是如同野兽咆哮!
  宽阔街道上,灯火随着寒风涌动,忽明忽暗,偶尔有行人经过,紧紧的裹紧脖子,步履匆匆!
  咻!
  有一身黑衣的瘦削人影自阴影中掠过,悄然朝着东南方向奔去,转眼,便来到一处粮庄之前!
  崭新的粮铺旗帜随着寒风飘荡,打在干裂的门板上,发出哗啦啦声音,黑衣人影四下扫过,飞身跃上!
  紧接着,又两个翻越,人影进入粮庄后院。
  抬头,视线里出现一排整齐而立的粮仓,地上,还有米粟散落,有肥硕老鼠跑过,发出细微的吱吱声!
  “哼……”
  黑衣人冷笑,小心翼翼的凑上,手里,也多出一件泛着微弱火星的折子!
  “谁……”
  突然,苍老声音自身后传来,黑衣人影猛地转身,一位提着灯笼的老者,瞪着眼睛朝这边跑来!
  “来人,有……”
  噗!
  老者的呼喊声刚要响起,黑衣人手中有寒芒射出!
  随着殷红四溅,老者声音嘎然而止,瞪着眼睛,摔倒在地!
  “老东西……”
  黑衣人影冷笑一声,又转身来到一处粮仓之前。
  嗤啦!
  掌心中有寒光掠过,粮仓上涌现一道裂口,干燥的米粟,哗啦啦流淌出来,迅速洒落满地!
  呼!
  呼!
  微微吹过火折子,火苗升腾而起,然后挥手,扔在满地的米粟之上!
  呼!
  秋风带着干燥意味涌过,火苗迅速变大,然后映照起一片血红,仿佛连夜空都被照亮!
  咻!
  黑衣人影又在四处的粮仓上跑过,不断的割开口子,米粟洒落而出,而那火苗,也是随风而涨!
  不久,便有升腾冲天之意!
  ……
  同一时刻!
  距离大同府约莫数里地之远的黄蜂山道上,一队身披黑衣,腰挎宽阔弯刀的马匪,骑着高头大马,煞气森然涌出!
  蹄声如雷!
  震的整个山间道都轰轰作响!
  不久,希律律嘶吼声传出,蹄声暂停!
  顺着漫天倾洒的皎白月光望去,前方高低起伏的山坡上,出现蜿蜒如龙的黑色车队!
  正浩浩荡荡,朝着大同府方向涌去!
  隐约,还能够看到护粮的魁梧侍卫,握着宽阔刀锋,排列在两侧!
  面庞上,涌动凛然!
  “首领,打探过,前方就是吴家运粮车队!”
  “因为大同府急缺粮食,所以连夜行动,正好被咱们赶上!”
  须臾,有瘦削汉子策马而来,拱手报告。
  “恩!”
  魁梧的首领眯起眼睛,缓缓拔出腰间弯刀。
  刀锋上,反射着森寒和清冷月光,遥遥指向前方!
  低吼声,森然如龙,
  “杀人!”
  “烧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