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抗战之铁血兵锋 > 第六三一章 同归于尽 5

第六三一章 同归于尽 5


  
      岳锋与第三批赶到的鬼子交火。
  
      这批鬼子是一个加强小队,火力极其强大。
  
      但他们没有想到,对方无论是移动还是躲避,速度都像豹子一样快,往往刚一举枪,对方就移动第二个地点,根本无法锁定。
  
      而且对方极其狡猾,先将掷弹筒手、机枪手打死。
  
      无论是谁接管机枪、掷弹筒,必定有一梭子弹射过来。
  
      岳锋换上新弹匣,一通准确的扫射,将几个冒出头的鬼子兵打死,趁对方心寒,瞅准机会,跳上一个冒着蒸汽的火车头,迅速开动。
  
      小队长一见,再不追就不用再追了,等着被惩罚吧。
  
      他怒吼道:“冲锋,冲锋,板载,板载!”
  
      剩下的二十几名鬼子狂叫着,拼命开着枪,向前冲去。
  
      岳锋早料到这种情形,架着机枪,一通扫射,将二十几名鬼子扫倒在铁轨上。
  
      小队长却没有冲锋,躲在火车边。
  
      他打定主意,宁可受罚,也不冒险冲杀。
  
      这时,酒井枝子飞跑而来,喝道:“少尉,敌人呢?”
  
      小队长叫道:“他就在火车头上,跑了,跑了!”
  
      酒井枝子计算一下距离,火车头在四百米外,还有机会射得中。
  
      她迅速架起狙击枪,通过六倍瞄准器瞄准,隐约看到一个蒙面人,用的是女人的毛巾。
  
      奇怪,为什么用女人的毛巾?
  
      估计是临时夺了女人的吧。
  
      瞄准头颅!
  
      不行,太远,有风力影响,还是打胸口。
  
      可惜,胸口被火车头部件挡住!
  
      只能打头颅。
  
      酒井枝子对准蒙面人头颅,果断扣动扳机。
  
      且说岳锋,正观察着追兵,突然感觉很安静。
  
      不对劲啊!
  
      他猛地伏下!
  
      “哐”,一颗子弹从头颅掠过,射在车厢上,又反射回来,从鼻边掠过。
  
      好险,差一点爆头,不,是爆鼻!
  
      这一回,不是他爆别人的头,而是别人爆他的头。
  
      高手,绝顶高手!
  
      岳锋不抬头,抬起轻机枪,按感觉盲射。
  
      不是点射,而是扫射。
  
      轻机枪的射程比狙击枪远。
  
      酒井枝子一枪打空,毫无气馁,继续瞄准。
  
      只要对方一抬头,就能射击。
  
      可是,她猛地发现对方没有抬头,但轻机枪却举了起来。
  
      不好,对方要盲射。
  
      酒井枝子猛闪。
  
      枪声响起,一串子弹从她身边掠过,差点将她打中。
  
      一边的小队长倒霉,腹部被打中两枪,顿时倒在铁路边,苦苦挣扎一会儿,往地狱去了。
  
      不想死,还是死了!
  
      酒井枝子大怒,盲射一枪,但岳锋根本不露头,白费劲。
  
      这么交手两个回合,火车头已开出一段距离,在狙击枪有效射程之外。
  
      酒井枝子正在懊恼,错失狙击“疑似铁天柱”的良机。
  
      如果能成功,姿三君就可以成为岛主,她就是“花仙女”。
  
      这时,一辆轨道装甲车飞奔过来,停在酒井枝子身边。
  
      开装甲车的是山中清。
  
      他大声叫道:“老同学,快上来,追他。”
  
      酒井枝子大喜,进入轨道装甲车。
  
      里面还有机枪手、炮手。
  
      酒井枝子喝道:“快追,追!准备扫射,准备开炮!”
  
      轨道装甲车发出刺耳的声音,向前追去。
  
      机枪手、炮手做好准备,就等酒井枝子下达命令。
  
      酒井枝子喝道:“炮手,火车速度快,准备提前量。”
  
      岳锋探头一看,吓了一跳,对方居然有轨道装甲车。
  
      机枪扫射还好说,有车头挡着。
  
      但这铁王八有炮,还有穿甲弹,火车头无法抵挡。
  
      唯一的办法是隐蔽性跳车,不让对方发现。
  
      火车头速度很快,这里无遮无拦,无法做到隐蔽跳车,跳下去不是被发现,就是脚断骨头碎。
  
      继续逃跑呢,没用,绝对会被炮弹炸中。
  
      岳锋一咬牙,这个时候,只能拼命。
  
      他紧急刹车。
  
      幸亏他刹车,一颗炮弹呼啸着飞过来,炸在前面铁轨上。
  
      嘿嘿,幸好对方有高人,计算了提前量,否则,就会被炸中。
  
      敌人的高人,有时候也是救星。
  
      岳锋迅速倒车。
  
      一颗炮弹飞来,可惜,他没有想到岳锋居然倒车,打在前面去了。
  
      岳锋不断加速,火车头呼啸着,速度不断提升,向轨道装甲车撞去。
  
      酒井枝子一见,暗吃一惊。
  
      毫无疑问,对方做了最正确的事。
  
      这种情况,只有“倒撞”,才有活命的机会。
  
      向轨道装甲车倒撞,一般的高手不可能有这种气魄,顶级高手才能如此。
  
      这个人,难道真的是“爆头鬼王”?
  
      山中清大叫:“开炮,开炮!”
  
      炮手见火车头高速撞来,有点发慌,连续开炮,都打偏了。
  
      匆忙间,他们忘记这不是提前量,而是“提后量”,炮弹都打到前面去。
  
      机枪手拼命扫射,可惜,作用不大。
  
      火车头越来越近,几百米的距离,本来就不远。
  
      山中清叫道:“炮手,平射,平射!”
  
      炮手全身颤抖,手忙脚乱地调整炮的角度。
  
      岳锋果断再次加速!
  
      火车头咆哮着,猛烈喷射着蒸气,像一头发怒的巨龙,急速后退,尽力向后撞去。
  
      山中清怒吼:“开炮,开炮啊!”
  
      酒井枝子知道来不及了,大叫:“要撞上了,停车,下车!”
  
      山中清额头冒汗,拼命刹车:“疯子,疯子,他就是疯子!”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中,轨道装甲车与铁轨摩擦,发出极其尖锐的声音,几乎把耳膜刺破。
  
      装甲车快速减速!
  
      酒井枝子不等车停,猛然打开车门,飞蹿出去。
  
      保命时刻,连狙击枪都不要了。
  
      她落地之后,迅速翻滚,消除动能。
  
      装甲车停了,山中清、机枪手、炮手们不约而同,夺门而出,反而挤在一块,谁都出不了。
  
      回头一看,火车头撞来就要撞到。
  
      山中清等人绝望地大叫:“八嘎!”
  
      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
  
      千钧一发之际,火车头居然停下来,与装甲车贴在一起,相差距离以毫米计。
  
      岳锋当然不会与对方同归于尽。
  
      他在赌,赌对方不敢拼命!
  
      因为对方有高手!
  
      高手总是惜命的,除非走投无路,否则不会同归于尽。
  
      火车头停后,岳锋迅速端起轻机枪,对着酒井枝子点射,但没有杀她,子弹追着她的脚跟打。
  
      几十吨金银财宝在她身上,那是华夏子民的财富,不能杀。
  
      酒井枝子拼命躲闪、飞奔、翻滚!
  
      岳锋调过轻机枪,对着装甲车的门口扫射。
  
      恰好,山中清跳了下来,射过子弹。
  
      后面的机枪手与炮手等人,运气就差了,纷纷中弹,死于非命,恶魂直奔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