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 第三百章 礼物

第三百章 礼物

“向上,书虽然好看,可晚上也别看书看得太晚了,伤眼睛伤身体,要是愿意读书,尽可以早起WWw..lā”看着在油灯下认真读书的刘向上,刘好好有些担心,这孩子看书看得入了迷,离书本的距离也太近了,再这么下去,迟早要把眼睛弄坏。
  
  她刚到这个时代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才适应了油灯,现在已经又习惯了用电灯看书,再让她趴在油灯前看书,她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的。
  
  “你大姐说的是,早点去睡吧,晚上看书伤身费油,要看就明天早点起来看。”程招娣心疼地说。
  
  “你是心疼儿子,还是心疼灯油?”刘向上还没说什么,刘长生就不满地瞪着她,“我儿日后有出息,还在乎这点儿灯油?眼皮子真是够浅的!”
  
  他们姐弟三个早就已经习惯了父母三不五时的拌嘴,没人会把刘长生的不满当一回事,刘向上抬眼应了刘好好一声,又低下头去继续看书。
  
  刘天天则缠着刘好好,“大姐,你说过要给我带礼物的。”
  
  “我什么时候食言骗过你?”刘好好拿出一对大红色的毛线球头花,“这头花挺喜庆的吧?留着过年的时候戴。”
  
  刘天天哪里按捺得住等过年,兴高采烈地将头花扎到了头上,端着镜子左照右照,别说是在生产队里了,就算在公社这么漂亮的头花恐怕也是头一份。
  
  “别美了,还有你更喜欢的,要不要过来看看?”刘好好神秘地朝她摇了摇手里的东西。
  
  “这是什么?”刘天天凑过去,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份用手帕包住的礼物,“口琴!大姐,这是给我的?!”
  
  看着崭新的口琴,刘天天惊呆了,刘好好曾许诺过要送口琴给她,她一直以为送的会是那支旧口琴,谁知道她竟然买了一支崭新的口琴给她。..
  
  “大姐!你真好!”刘天天欢呼着扑进刘好好的怀里,“说好了,你可要教我吹口琴的!”
  
  “行,没问题。”刘好好爽快地应了下来,“口琴入门不难,只要你有心认真学,很快就能学会的。”
  
  “好好,这钱可不是这么花的,你又买书,又买口琴的,都是些没用的东西……”程招娣本来是不想唠叨的,可刘好好这么败家,实在看不过眼。
  
  “阿妈,书怎么没用了?大姐要不是读了那么多书,也考不上状元。”刘向上第一个抬起头来反对。
  
  “我儿说的对,读书是好事。”刘长生赞许地看着独子,“不过买口琴那个没用的东西做什么?好好不是有一个了吗?不想要了就送给天天好了,做什么再去买一个新的?浪费钱!”
  
  “我那支口琴是阿公给我买的,我得留下来,也是个念想,”刘好好笑道,“给天天的这支口琴是我在省城的时候参加比赛赢来的奖品,不花钱的。”
  
  一听到是不要钱的东西,刘长生和程招娣顿时就没意见了。
  
  刘好好从行李中,拿出一瓶雪花膏交给程招娣,“阿妈,冬天天冷风大,擦点儿这种雪花膏脸不疼。”
  
  “我哪就那么金贵了,这种东西还是留着给你自己涂吧,小姑娘家才兴打扮,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涂脂抹粉的,不成老妖婆了?”程招娣连连推拒。
  
  “我自己有,学习和天天也有份,这哪里是什么脂粉啊,不过是些防冻裂的油脂,涂了脸不疼。”刘好好给刘学习和刘天天也一人留了一盒,“何况这东西也不贵,就是普通的日常用品,别舍不得用,钱可没有脸金贵。”
  
  “真是费钱哦,你们这些孩子好日子过惯了,哪里知道钱有多金贵,我们过去别说是脸了,就是命都没有钱贵。”程招娣心疼得不住摇头。
  
  “现在不一样了,咱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该花的钱也别舍不得花,这些东西都是我托关系花内部价买的,不仅便宜,质量还好。”在这个物资缺乏的时代,有钱都未必能买到东西,托人用内部价买价廉物美的东西才是王道,这些产品虽然产量不多,又贵又难买,但质量却好得让人叹为观止,绝对不偷工减料,也不以次掺好,是真正的良心商品。
  
  所以这回她带了不少省城的东西回来,虽然那些奢侈的大件物品一件没买,但什么锅碗瓢盆,毛巾香皂牙刷牙膏之类的生活必需品却没少带,她在生活上从来不过分亏待自己,就算无法改变父母的老观念,也希望弟弟妹妹能够养成正确合理的卫生习惯。
  
  程招娣一听说她是内部价买的,心里也跟着高兴起来,要不怎么说她的女儿是状元呢,就是有出息啊,别人想买这些东西都买不到,她的女儿却可以用内部价拿到东西,就是不一样!
  
  “还有这些毛线,摸起来真暖和,这棉布和咱们家的土布就是不一样,花色多好看啊。”刘天天爱美,对刘好好带回来的那些好布料爱不释手,“阿妈,大姐当初没说错吧,她到了省城之后,真带了这么多好布料回来,今年过年,你可得给我们做新衣新鞋!”
  
  “天天说的没错,阿妈,你别舍不得了,大家一人做一套新衣,今后这些布料有的是。”刘好好笑道,谁愿意放着柔软舒适的新衣服不穿,去穿粗糙扎人的土布衣裳?
  
  程招娣还是觉得心疼,“你今后就去京城读书了,哪来那么多好布料?”
  
  “京城的好布料更多,阿妈,你尽管放心吧。”
  
  刘好好信誓旦旦地说,孩子们又个个都渴望新衣服,作为母亲的程招娣到底不忍心拒绝他们,便点头应了下来,还不忘随口说了一句,“说到好布料,你舅舅家也有不少,那花色比你带回来的还要稀罕,就是价格挺高的,不像你这种用内部价买回来的划算。”
  
  刘好好的手顿了一下,这才没多久呢,难道现在不做手表生意,改卖起布料了?还是说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开始涉及布料走-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