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医品太子妃 > 第八百四十章 当初的匠人何在?

第八百四十章 当初的匠人何在?

    “宸王殿下既然想看,老身自然陪着殿下。”太夫人点头应下,却没有直接说邵彩环的事情,也没理会邵彩环之前说的话。
  
      “五丫头,你是留下来看看这影墙,还是陪着王爷一起去看看你二叔的院子?”太夫人转向邵宛如问道。
  
      邵宛如正沉浸在往事的悲伤中,这处曲环院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进的,就算是她想进也得经过太夫人的同意,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留下来看看,她自然不愿意就这么离开。
  
      轻轻的摇了摇头,收敛起眸底的悲意,邵宛如道:“祖母,我还想再看看父亲的笑迹。”
  
      “那好吧,你先在这里看看,我和三丫头陪着殿下一起去看看你二叔的院子!”太夫人道。
  
      邵宛如点了点头,目光滑过一边的楚琉宸,看到他的脸色,不由的轻轻蹙了蹙眉头,这位王爷看起来不太高兴。
  
      看到邵宛如的目光转过来,楚琉宸忽然笑了一下,对她温和的道:“那你在这里先看着,一会本王还有事来找你!”
  
      “是,殿下!”邵宛如侧身一礼,在人前更加恭敬,当然也没有找理由拒绝。
  
      她的这个态度让楚琉宸心情稍稍好了一些,转身就往外走,太夫人对邵彩环使了一个眼色,立时跟了上去。
  
      原本因为自己说的话,被楚琉宸的太夫人直接忽视之后,邵彩环就陷入一种自艾自怨的状态中,这时候接了太夫人的眼色,立时大喜起来,忙紧走几步跑上楚琉宸的脚步,心底雀跃不已。
  
      独留下邵宛如,把自己带着,这是祖母有意成全了?邵彩环又是羞涩又是激动,只觉得整颗心都跳出来了。
  
      心里越发的委屈,当时在宫里中招的为什么不是邵宛如,却是自己,如果当时邵宛如中了招,脸上生了那么多的疮,当时被送出宫的就是她,而自己就是名正言顺的宸王妃了,只这么一想就让她激动不已。
  
      两眼几乎痴痴的看着楚琉宸英挺的背影,这样的男子如果真的能嫁给她,她这辈子又有何求!
  
      邵彩环不敢过于的接近楚琉宸,但又不舍得离的太远,小跑步的跟在楚琉宸身后两步开外,时不时的含情脉脉的看着楚琉宸,连一边的太夫人时不时的看她一眼,也没注意到,全身心的落在楚琉宸的身上。
  
      见邵彩环几乎压抑不住的痴迷表情,太夫人皱了皱眉头,忽然觉得自己的那个主意不太好了!
  
      一行众人来到兴国公所在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兴国公邵靖的院子叫落风院,并没有在内院,是一个单独的院子,就在外院中,如果他要住在内院,就会去兴国公夫人,或者其他的妾室的地方住着,内院并没有他单独的院子。
  
      进门的时候,先看到的是一处楼阁,偏远在院子的一角,如果不是因为突出的位置,这个楼阁其实是很不起眼的。
  
      “这一处可真高!”楚琉宸站定之后深叹了一声。
  
      “这原本是二伯看书休息的一个处所,但因为高了一些,一般时候都是不用的,二伯另有休息的书房在! 邵彩环忙上前一步解释道。
  
      “空置着?”楚琉宸扬了扬眉问道。
  
      “是空置着,应当也放了一些杂物吧,听说这里很少有人进去,基本上已经废掉了,不过因为是在二伯的院子内,平日里差了人打扫一下。”邵彩环殷勤不已,听到宸王殿下居然真的跟她说了话,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愉悦。
  
      楚琉宸淡冷的扫过邵彩环,眉眼间凝聚了一些冷意,带着秋冬瑟瑟之气,只一眼便透着一股子冰寒。
  
      无奈邵彩环这时候满心满脑的都是楚琉宸温雅如玉的容色和声音,哪里会注意到他已经变了脸色。
  
      太夫人低低的咳嗽了一声,对着邵彩环呵斥道:“三丫头,到祖母这边来,这些事不知道就别闲话,可别把你胡听来的话当成正解,告诉宸王殿下。
  
      邵彩环被呵斥的莫名其妙,委屈不已,但却不得不退到太夫人的身边,低下头扯着手中的帕子,又是无奈,又是委屈。
  
      “太夫人的意思是说这楼阁另有用处?”
  
      楚琉宸没理会邵彩环的纠结,在他眼中就根本看不到其他女人娇羞欲语的容色,抬起头看着这一处的高楼的,眸底有一丝幽深滑过,这一处楼阁,其实很奇怪。
  
      “这原是府里最早的时候造的一处楼阁,是主院,又是国公爷的主院,有这么一处楼阁,平时也可以在这里处理事务,还可以直接在这里会客,甚至还可以在上面赏个景,但后来觉得这样也不好,就另外再设了书房!”
  
      太夫人解释道。
  
      “为什么不好?在院子里直接可以会客,还可以休息以及赏景,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楚琉宸挑了挑眉,懒洋洋的问道。
  
      “原本是挺好的,但后来……”太夫人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一副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样子。
  
      “噢,莫不是这里面另有玄机不成?”楚琉宸倒是来了兴趣,看了看那一处明显有些废弃一般的楼阁。
  
      他都这么说了,太夫人也就只能往下说的,“其余实也不是说有什么玄秘,当初这个院子原本是为了老大准备的,老大甚至把一些东西都搬到这里来的,原本是等着他日住进来的时候方便一些,没想到,最后居然……”
  
      太夫位于到这里悲怆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声音苦涩,一想起自己的大儿子,她也是难奈悲意的:“后来老二住了进来,那些老大的东西,我也不愿意他扔掉,就让他搬进这处高楼里面,于是这个阁楼就闲置了下来,原本也没多大关系,这一处阁楼老二也不是很喜欢,又在院子的偏角上,老二的意思另外在建个书房就是了!”
  
      “原兴国公世子的东西?”楚琉宸挺意外这个结果的,“之前的院子里放不下前兴国公世子的东西吗?”
  
      “之前的院子里是老大和卿华郡主同住的,卿华郡主嫁进来之后就一直住在里面,卿华郡主嫁进来的时候,拿过来的东西不少,老大就把一些东西搬到了这里来,之后曲环院的东西都是以卿华郡主的为主的!”
  
      太夫人解释道。
  
      这说法很合理,前兴国公世子把一些东西搬过来,搬到兴国公的院子,做为父亲的兴国公当时还会直接教导前兴国公世子,放一些东西在这里也是正常,也免得每一次需要什么就去后院拿了。
  
      楚琉宸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对于太夫人的这个解释还算满意,举步往院内行去。
  
      守在院门口的是两个小厮,看到太夫人过来,再一看楚琉宸的模样,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客人,忙上前行礼。
  
      “国公爷在不在?”太夫人问道。
  
      “国公爷不在院子里,今天到现在他还没有回来!”一个小厮机灵的答道。
  
      太夫人皱了皱眉头,昨天出了这么档的事情,邵靖这个时候不回来在干什么,但当着楚琉宸的面又不能这么问,只能道:“把门打开,宸王殿下要进来看看!”
  
      太夫人既然发了话,小厮当然不敢拒绝,两个人把院门大开,楚琉宸缓步走了进去,进门之后居然发现当门的也是一堵硕大的影墙,和之前在曲环院的影墙有异曲同工的意思,倒是让人意外的很。
  
      莫不是兴国公府的传人都有这么一个习惯。
  
      楚琉宸到影墙前看了一下,发现这一处倒是和其他的影墙没什么区别,就是在上面绘制了一幅画而已,返身到里面,也是一幅画。
  
      站定在画前面,楚琉宸仔细的看了起来,唇角微微勾起,太夫人觉得他的心情看起来还不错,当下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她就怕这位宸王殿下生了气,而自己还看不出来,这时候看起来还好,那就没什么大事了。
  
      之前在花厅逼迫邵宛如的事情,这位宸王殿下应当也是看到了,眼下还能笑得出来,说明邵宛如在这位宸王殿下的心里也不是那么重要的。
  
      眼下楚琉宸不走,她也不能走,只能停住脚步等着楚琉宸看完。
  
      邵彩环站在楚琉宸的侧面,看到楚琉宸脸上明明白白的笑意,她自己也露出了笑容,手中的帕子在手中揉了又揉,带着几分羞意,很想上去搭话,但又怕被祖母斥责,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能跟这位宸王殿下独处才好!
  
      “太夫人,这图是谁画的?”楚琉宸的注意力落在画上,看了一会儿问道。
  
      “老身也不知道这是谁画的,当初重修这里的时候,是我们老国公爷定制的,这些事情也不是老身管的!”太夫人摇了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些事情,想答也无从答起。
  
      国公府其实早就存在了,而且还是他们的祖宅,只是后来战乱的有些地方破坏了,这一处就是曾被破坏的地方,后来还是重建的一处,但太夫人只知道是重建的,具体怎么建的她是不知道的!
  
      楚琉宸也不以为意,只是认真的多看了上面的笔调之后,又问道:“知道当初建这个院子的匠人还在吗?”
  
      “那些个匠人……”太夫人犹豫的想了一下,迟疑的给出了答案,“殿下,老身实是不知是什么人,但是老管家可能会知道一些,如果殿下要知道,老身一会让人去把老管家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