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原始兽行39

第六百七十五章 原始兽行39

    布德跟布尔一出去就看到外面的惨烈,鹰族完全是被碾压。
  
      不可原谅。
  
      直接俯冲下去就朝长老袭去,长老年纪已经很大了,精神体力等各方面都比不上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又被纠缠着,一时没躲闪开就被布德啄了眼睛,顿时发出一声吼叫,脸上两个血窟窿很渗人。
  
      鹰族死伤惨重,白狮一族长老又遭了不幸,双方都杀红了眼。
  
      两败俱伤。
  
      若真要分出个胜负的话,好吧,白狮一族侥幸尚存了几人。
  
      慕斯一掌把布德踩在地上,巨大的黑鹰翅膀软趴趴的耷拉着,尖锐的喙有鲜血流出来,他使劲挣扎了几下,不行。
  
      年轻的白狮冷笑道,“别白费力气了,赶紧把人交出来。”
  
      布德心里一凛,扭过头冰冷的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人?
  
      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
  
      慕斯脸上满是狠戾,他阴笑两声,“看来你是想找死了。”
  
      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过是些比虫子稍微大点的玩意儿,嚣张个屁!
  
      黑亮的眼睛一眯,等他把这些虫子消灭干净,再一个个山洞的找,就不信把小雌性找不出来。扬起爪子就朝布德身上抓去,这一下,不出意外布德要完,开膛破肚游戏结束。
  
      “等等!”
  
      布尔大吼道,同样的,他被一只强壮的白狮踩在脚底,翅膀上的毛掉落一地,曾经引以为傲的翅膀像是被狗啃过一样,都秃了。
  
      他扑棱了几下,还是没能从狮子的脚下挣脱,眼看着亲哥哥就要被干死了,虽然很舍不得钱小如,但哥哥更重要。
  
      “我带你们去。”
  
      这话说完,他眼角一滴清泪落下,小如,请你记住我爱你。
  
      情非得已呀。
  
      “布尔……”
  
      被松开的布德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布尔。
  
      布尔悲伤欲绝,“布德,我相信小如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嗯。”
  
      两人是双黄蛋出生的,在某种程度上彼此是知道对方心思的。
  
      这只是缓兵之计,等鹰族缓过来,一定要把小如重新夺回来。
  
      绝对。
  
      但当布尔领着慕斯等白狮到达山洞的时候,看着里面空荡荡,都懵了。
  
      “人呢?你特么的敢耍老子。”慕斯看着布尔一脸阴狠的说道。
  
      布尔也愣了。
  
      “怎么会?刚才我们离开的时候她还在,而且这么高……”
  
      一个普通人类根本就不可能单独离开,还在如此短的时间里。
  
      可人确实没有了。
  
      布尔一愣,看向慕斯,说道,“难道她又凭空消失了?”
  
      “又?”
  
      慕斯面露疑惑,布尔点了点头,目光深沉,“她是凭空出现的。”
  
      一道刺眼的白光闪过,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出现在他们面前。
  
      “呵!”
  
      就听慕斯一声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什么凭空出现,根本不可能。
  
      他鼻尖动了动,气味还很浓郁,除了那种诱惑至深的香气,嗯,布德布尔这两只肮脏的虫子身上的臭味儿,还有另一个气味。
  
      “这山洞除了你们,还有谁来过?”他面无表情的问道。
  
      布尔一头雾水。
  
      “没有了呀。”
  
      专属爱巢怎么可以有别的雄性踏足,“你的意思是有人来过?”
  
      简而言之小如是被别人劫走的?可,是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一个人类从悬崖上的山洞条悄无声息的带走的。
  
      是谁?
  
      慕斯没回答,他绕着垫子嗅了一圈,勾唇冷笑,“原来是他。”
  
      呵,截胡的贱人。
  
      布尔忙追问道,“你知道是谁?”
  
      就见慕斯撩起眼皮目光冰冷嘲讽的看着他,“你想知道?”
  
      布尔:……
  
      “当然了。”
  
      他到想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偷走他鹰族的小雌性。
  
      “快告诉我。”
  
      却见慕斯轻轻的摇了摇头,低喃般,“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
  
      话音刚落身体俯冲向前后腿用力一蹬就朝布尔迅速扑过去。
  
      布尔一直防着他,奈何受伤太严重,虽然避开了,但腿上还是挨了一爪,顿时鲜血淋漓,露出森森白骨。他捂着腿,咬牙看着慕斯,“你无故攻击我鹰族,不遵守王国规定,我要去告你。”
  
      这个世界的王可是老虎,你特么狮子算个毛!
  
      告他?
  
      慕斯就笑了。摇头,“去吧去吧,告去吧,不过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了。”只要他把鹰族全灭,谁会知道是他呢。
  
      无头公案呀。
  
      这些小飞虫得罪过的兽人也不少的。
  
      慕斯气势全开,他像是逗小鸟一样闲庭散步给布尔无形的压力。
  
      布尔的腿受伤了,根本动弹不得,他捂着腿不停的后退着。
  
      “我一定会回来的!”
  
      他大吼一声,扭着身体奋力一跳就从山洞掉了出去,下落。
  
      但作为老鹰是不可能摔死的,即便这只老鹰受了很严重的伤。
  
      布尔扑棱着翅膀很快消失了。
  
      慕斯脸色阴沉,望着布尔飞走的方向,阴笑一声,“走!”
  
      人形雌性才是最重要的。
  
      所有兽人都离开了,留下地面一片狼籍。
  
      思如跟小米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满地乱七八糟的尸体,很多。
  
      小米捂着嘴巴,眼睛睁得老大,“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呀?”
  
      死了一片。
  
      思如看了她一眼,微笑,“我还以为你要说这里好多肉呢。”
  
      老鹰。
  
      小米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笑得更灿烂,“玛丽姐,你会烤小鸟吗?”
  
      有辣椒有孜然,烤出来的小鸟一定很焦脆,这些大鸟个大肉厚还是纯天然的,定然比旅游景区卖的好吃。
  
      思如倒是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特别的意味深长,勾唇,“会呀。”
  
      “耶!”
  
      小米欢呼一声,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思如,“玛丽姐,烤小鸟吧。”
  
      烤吧烤吧。
  
      思如颔首,“规矩你懂的吧。”
  
      “嗯。”
  
      小米忙点头,“知道知道,我会把肉都处理干净的,我懂。”
  
      说着就要去拖地上的老鹰尸体,好多肉,这次能吃个饱了。
  
      小米很兴奋。
  
      “等等。”
  
      思如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些鸟也不知道死了多久了,烤出来的味道肯定不如新鲜的好。”指着某个方向,“呐,那边还有只没死的,你先去把那一只处理干净吧。”
  
      趁新鲜。
  
      小米一愣,顺着思如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在草地上一只肥壮的鸟双翅铺开趴在地上,翅膀尖儿还在轻轻的动着。
  
      是布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