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墨少的代孕婚妻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达成统一战线

第三百二十八章 达成统一战线

    陈茜扯高气扬的大喊,眼睛直视前方,看起来对这个角色扮演,也是十分的喜欢。
  
      “渣!”江景城半跪在地上,将衣服向后一撩,也是相当的卖力,和电视上演的那些奴才相差不多。
  
      看陈茜的脸上又重新填上了笑容,江景辰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其实,哄女人开心也不是一件难事,只要你认真,态度诚恳点,她会原谅你的!
  
      女人不是只认感情的怪物!
  
      “呦呦呦,这是谁啊,居然敢冒充哀家,看哀家怎么教训你!”陈母的声音滑破空气中的安静,打破了两人之间甜蜜的气氛!
  
      “伯母好!”跪在地上的江景辰尴尬的站了起来,看到陈母,羞涩的低下头,刚才他们俩幼稚的对话明显是被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给听到了。
  
      “没事,没事,孩子,你坐,刚才啊,我和你伯伯讨论了一下,你们俩的事情,我觉得我们完全赞成,不过,这之前,你必须要做一件事情”陈母和颜悦色的看着江景城,不紧不慢的语气,让江景辰紧张跳动的心脏回复了正常,伯母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什么事情啊,伯母,我一定尽力办到”江景城没有一丝犹豫,张口直接答应了陈母。
  
      “想必刚才你也听陈茜说了,我们父母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帮陈茜挽回一点颜面,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们陈茜吃了多少苦,我们做家长的,看着心里也苦啊”陈母拉低语气,声音嘶哑,低落的情绪,让江景辰心里看着着实别扭!
  
      “妈,没事,我这不又活过来了嘛,您放心好了,以后我再也不会为过去的事情伤心难过了,现在有了景城,我想踏踏实实的过日子。至于他们,我只想终结过去的生活,为以前的那些不堪的岁月划上完美的句号!以后不再提及”陈茜抚摸着陈母的臂膀,给她无声的安慰,随后又拉起江景城的手,微笑的看着他。
  
      “景城,你过来坐,阿姨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说”江景城被陈母拉到了沙发上,这力道让江景城无法抗拒,再加上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他只能无条件的接受。
  
      江景城坐到陈母的一侧,压抑的空气让他无法呼吸,心脏好像骤停了一般!
  
      “景城啊,陈茜也和我说了一下她的想法,我觉得她的做法虽然有点过激,但是也救了不少人,我知道你和她无冤无仇的,没办法下手,我们吧,也不会强求你的!”
  
      陈母的一双利眼,深深刺到江景城的心脏上,他觉得这次对他来说,像是一场考验,做好了,他就可以和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过一辈子,做不好,他们两个未来一起生活的日子也讲化为泡影。
  
      “伯母,我觉得顾颜可能没你们想的那么坏,也许这段时间她变好了呢,我们这样做,她会承受多大的打击啊,更何况她一个女人,如何应对这么重大的灾难,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和过去告别了,就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了”
  
      江景城鼓起勇气说出了想法,毕竟如果他的疑虑没有被打消,他是没有办法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下手的。
  
      “打击?茜茜啊,你看你们家景辰可真是幽默啊!”陈母在一旁突然大笑,惹得江景城又是一阵尴尬。
  
      江景城将求助的眼光投向陈茜,可是陈茜再次之后,再也没有正眼看他一眼。
  
      “景城啊,你还是被顾颜那个女人骗了,你们这些男人啊,怎么就及看不出来了呢,顾颜那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怎么会只有墨逸辰这一颗大树呢,她身后的财产数不胜数,男人就更不用说了!”
  
      陈母将一堆照片摊在桌子上,照片上都是顾颜和男人搂搂抱抱的画面,这些照片都是陈母找专门的技术人员p上去的,一般人看不出真假。
  
      看着照片里的男人和光鲜亮丽的顾颜,江景城张大嘴巴,难以相信,只有陈茜和陈母,互相对视,脸上勾起邪恶的微笑!
  
      “这…这…”江景城不忍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不得不相信。
  
      “没看出来吧,谁又会去调查这样一个单纯天真又把事业看得极为重要的女人啊,听说她还有个孩子呢,是谁的种,想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陈母继续讽刺着顾颜,语气里包含着的是满满的厌恶。
  
      “的确让人想不到啊,这样的人心机可真重,所有的人都被她骗了!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种人以后得离得远点,以免上当受骗”江景城彻底被陈母和陈茜给说服了。
  
      本来残存的一丝同情瞬间被冲刷掉,这种人果真真不值得同情,江景城摇摇头,为她感到叹息也为自己看错了人而懊悔。
  
      “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目的,主要我们家和墨家关系不错,本来想结为连理的,但是现在陈茜有了你,我们也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看着墨家的大少爷被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欺骗,我们又怎能忍心,都是朋友,能帮一把是一把,以后也有个照应,就是可怜了墨逸辰的母亲了啊,还有才那么大的孩子,真是命苦!”
  
      “她连老人都不放过?”江景城的语气更加诧异,语气中带着点嘲讽,然后轻笑一声,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可不嘛,他母亲还住了几次院,以和墨逸辰的母子关系来威胁,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肯放手,你也知道,墨逸辰看准的事情真能轻易的放弃呢!”陈母的语气更加具有嘲讽味,看江景城的眼神里多了丝阴沉。
  
      “这样的女人,真应该好好教训一下,省的出来害人!”江景城愤愤的说着,对顾颜的厌恶等同于陈茜和陈母对顾颜的憎恨。
  
      “那么这样的话,你是愿意和我们携手共战一起去对付那可怕的女人了吗?”陈母笑的更加灿烂了,看着江景城的脸上多了些许欣慰。
  
      “那是当然了,只要你们说出口,我一定尽全力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