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穿越晚明之不朽帝国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我后悔了!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我后悔了!

    “启奏皇上,天底下,谁都知道秦牧风乃是天下无双的悍将,武艺超绝,一百杀威棒,奈何不了他吧?相比黄道周大人的重伤,一百杀威棒算得了什么?如此轻轻放过,臣等不服!”
  
      吕本依旧死死地揪住不放,一百杀威棒就算了?哪里有这么简单?即便是不能杀了秦牧风,起码也要将他给弄成残废!秦牧风在京营、天威军之中威望甚高,上上下下都是秦牧风的死党,他又是皇上的嫡系心腹,哪一个舍得下重手?一百杀威棒下去,过不了两天,这个小子有生龙活虎的了,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他们了,一百杀威棒太轻了!
  
      “吕本,你不要太过分了,惹急了老子,你知道后果!”
  
      一旁的高杰气急败坏的向着吕本怒吼道。
  
      “怎么,高部堂,您在威胁下官?不过,你们有什么招数,只管用上来就是,下官接着,反正一百杀威棒就将这件事情给压制下去,不要说本官不服,你们看看宫门外,那近千国子监的学生答不答应!”
  
      吕本倒是硬项的很,反正朝堂之上,皇上在呢,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言者无罪,只要皇上不降罪,谁也不敢动自己!
  
      朱杰在上面沉默不语,一言不发,下面文臣,群议汹汹!
  
      “皇上,一百五十军棍,臣接下来,只要不让您为难,臣不过是受点皮肉之苦而已,臣认了就是!”
  
      秦牧风倒是光棍的很,向着四周围望了一眼,冷笑道:“诸位,不就是多受点苦吗?大不了,连兵部尚书跟总督的位置都给你们让出来!如何?”
  
      “牧风!你闹够了没有!”
  
      朱杰眉头一皱,向着秦牧风喝道。
  
      “秦牧风,既然你愿意,那今日就让你求仁得仁如何?皇上,既然秦牧风已经认罪,愿意伏法,还请皇上不要徇私枉法!”
  
      吕本步步紧逼,急声说道。
  
      秦牧风傲然道:“皇上,这件事情,臣既然认下了,就绝对不让您为难!他们这些人不就是想要兵部尚书的位子吗,臣让给他们就是,不过,嘿嘿,三日前,臣殴打黄道周大人的时候,有件事情后悔了,今日想要补上!”
  
      “什么事情!”
  
      朱杰问道。
  
      秦牧风霍然转过身来,也不回答,飞起一脚,正中吕本的膝盖!
  
      “啊!”
  
      吕本应声而倒,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呼,太狠了,秦牧风没有给吕本留下任何的机会,一脚下去,吕本的腿骨被秦牧风给直接踢折,连骨头茬子都露出来了!
  
      “你个狗日的王八蛋,老子哪天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将你狗日的弄死!”
  
      秦牧风厉声喝道。
  
      “住手!”
  
      眼看着吕本疼的满地打滚,弄得到处都是鲜血,朱杰气急败坏的喝道,“秦牧风,你疯了吗!”
  
      史可法同样是气急败坏,这个秦牧风啊,自己刚刚想要替他求情,他就来了这么一出,干什么?疯了不成,老子绝对不替他求情了,就是打他一百五十军棍,都是便宜他了!
  
      “皇上,皇上!秦牧风当众行凶,乱臣贼子也不过如此,如果不予以严惩,何以服天下?”
  
      鸿胪寺正卿董忠来急声叫道。
  
      “请皇上降旨!”
  
      “请皇上降旨!”
  
      “臣等请皇上降旨严惩!”
  
      朱杰脸色冷冽,这一次连钟岳都有些傻眼了,单单是一个黄道周的事情,勉勉强强,还能够让皇上给自己一个面子,将事情压制下来,现在正在节骨眼上,秦牧风有打了一个文官,可是怎么办?
  
      “传旨!立即革去秦牧风兵部尚书衔、京畿总督军务,将为京营第一镇总兵,重责一百五十军棍,以儆效尤,十天后,赶出京城,前往四川征缴张献忠部余孽,平定西南边陲,一日不平定西南,一日不准回京!”
  
      朱杰冷声道,“传旨给大同的徐一帆,接旨之日起,即刻返京,担任内阁大学士兼任兵部尚书,负责朝廷军务,准备整顿全**务编制!”
  
      秦牧风倒是很听话,两臂一伸,乖乖的被身后的御林军给捆上,大步走了出去。
  
      高杰与钟岳段暄看的目眦欲裂,但是,怎么办?如今所有的文臣都已经抱成了一团,同仇敌忾,朝中仅仅剩下自己三个人能够说得上话,连孙传庭都不愿意太过深入的参与,至于史可法更是被秦牧风给惹毛了,谁还能顶住如此巨大的压力?
  
      乾清宫外,两名京营的将士看着秦牧风苦笑道:“督师大人,您这是何苦呢?只需要低头认个错,当面向着黄道周大人赔礼道歉,皇上最多也就是罚你点俸禄,或者给你几板子,您这样硬抗所有的朝臣,可是让我们兄弟很是难办啊……”
  
      秦牧风没好气道:“你们这些废物懂个屁!放心吧,一百五十板子么?老子还承受的起,不就是老老实实在床上趴上半个月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动手吧!不要客气!”
  
      “哎、哎!”
  
      两个京营的将士实在是有些下不去手,朝中将士向来是同气连枝,特别是秦牧风,那是百战虎将,威望之高,直逼徐一帆,这些京营的将士虽然都是秦牧风走后筹建的,但是京营之中的骨干力量,却是从天威军与南京三镇之中调拨的,哪一个骨干没有跟秦牧风喝过酒,共过事?
  
      “啪啪……”
  
      几板子落下。
  
      秦牧风皱皱眉头,喝道:“怎么,你们两个没有吃饭吗?用力打,把吃奶得劲儿用出来!你们以为这是再给我挠痒痒吗?用力!”
  
      哥两个真的没有怎么用力,谁也下不了手,而且本来这军中刑罚就有讲究,其中门道多着呢,只要哥两个想要捣鬼,自然是可以让文官们看不出来,瞒天过海。
  
      可是这样的招数瞒过文官可以,但是如何能够瞒得过秦牧风?
  
      秦牧风直接让他们用力,两个人自然是不敢留情了,眼睛含着热泪,一棍接一棍的打了下去!
  
      这可是用专门用来打人的军棍,结实无比,哥两个用力招呼,哪怕是秦牧风一身本事,甚至有硬气功护身,也无法保证毫发无伤,更何况现在秦牧风就是想要挨一顿揍,被揍的越凄惨,他越兴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