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 第四八二章 鹿角海棠 三二

第四八二章 鹿角海棠 三二

“你说什么?”林桃吓得抖了三抖,难以置信道:“你想杀我?”
  
  顾亭云掀起眼皮:“我一个王爷,杀一个低贱的庶女,有何不可?”
  
  林桃知道他说的是真的,瞳孔里划过惊惧,开始打摆子,“顾亭云,我是宰相的女儿,你不能杀我!”
  
  “那就快滚!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滚远些!”
  
  林桃身边的婢女被顾亭云身上的煞气吓得快哭了,她扯了扯林桃的衣袖:“小姐,我们快走吧,我好害怕……”
  
  林桃恨铁不成高的给了她一巴掌:“贱蹄子,你就是这么护主的?”
  
  婢女挨了打,还不敢哭,低着头做乌龟状,林桃又狠狠踢了她几脚,把她踢得一瘸一拐的,才泄了怒火,“走!”
  
  她可以过来找顾亭云讨说法,却不敢跟他硬碰硬,加之她有婚约在身,给顾亭云找过不自在后,当然要走了。
  
  她是个无比现实的女子,没有林茶的天真,也没有林杏高瞻远瞩,她喜欢顾亭云,切实来讲,喜欢的是他的身份,喜欢把温茶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现在温茶单方面休了顾亭云,林桃虽还想垂死挣扎,却因忌惮圣旨,去了五分兴致。
  
  新皇给她赐的也是户好人家,比之顾亭云,虽无王爷身份,可却是新皇登基后提拔上来的新贵,注定在未来百年内兴盛无衰,比跟顾亭云在一起切实多了。
  
  最重要的是,她未及笄前,跟男方见过几次面,那人高大俊美,才华横溢,是无数女子心中的如意郎君。
  
  接到圣旨时,她心中虽怨恨顾亭云,可也免不了庆幸。
  
  她同男方见过一面,那人并不在乎她跟顾亭云的过往,只说婚后二人好好过日子就成。
  
  她虽嘴上答应,可心中还是愤愤难平,所以才有了在晋王府前大吵大闹的场景。
  
  她深知此事闹大了对男方无甚颜面,可她堂堂相府小姐,又是京城第一美人,那人若这点都包容不得,她又何必嫁给他?
  
  林桃无所畏惧的回了相府,却不知自己在晋王府前的所作所为传遍了大街小巷,比她想的严重了无数倍,她方一进门,还没来得及退下外衣,宰相径直正厅走过来,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
  
  “孽女!”
  
  “爹?”林桃捂住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宰相,“你为什么打我?”
  
  宰相反手又是一巴掌打下去:“今儿我不仅要打你,我还要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林桃何时受过这种阵仗,被打的惊声尖叫起来,抱着头逃窜。
  
  宰相丝毫不动容,追着她打,只把她打的鼻青脸肿才松了手,“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真是枉费皇上一番苦心!”
  
  林桃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只是一味地哭,侧夫人走进来,看到女儿面目全非的模样,嗔了宰相一眼,弯腰抱住了林桃:“我儿,你此番可是寒了夫家的心啊……”
  
  林桃一头栽进她怀里,委屈的嚎啕大哭:“娘,我就是心里难受……”
  
  侧夫人拍拍她的肩膀,“你只知一时爽快,却不知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后果,不说皇上怎么想,就是日后你进了门,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林桃抽噎着打了个嗝:“我是相府三小姐,那人还能欺负我不成?”
  
  宰相闻言又大为光火:“你再给我说一遍,我撕烂你的嘴!”
  
  林桃吓得浑身哆嗦:“爹,您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平日可不会这样的……”
  
  “你知道什么?!”宰相气的胸口起伏不停:“那周府是先皇后的母家,那周涛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今日你这般下了他面子,他日周涛在朝堂上同我对着干,置相府于水深火热之中,又该如何是好?”
  
  林桃这才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急忙拉住宰相的手:“爹,女儿知错了,这以后,该怎么办啊?”
  
  “明日一早我会将周涛约出来,你马上向他低头道歉,求得他的原谅。”
  
  林桃还有些抵制,侧夫人握住她的手,提醒道:“还不快答应你爹?”
  
  “是。”林桃气败得垂下头,心里又是一团怒火。
  
  顾亭云拿着休书走进院子,心中钝痛难当,他坐在温茶的床榻上,眼睛痛的像是有针扎。
  
  他抱着鹿角海棠数了数它长了的枝叶,低声道:“她是真的不要你了。”
  
  见鹿角海棠莹润的叶片纹丝不动,他自嘲的笑了笑:“她之前明明那么在乎你,现在为了不回到王府,连你也不要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鹿角海棠还是不说话,它就像是真正的植物一般,给不了他半点回应。
  
  顾亭云红着眼圈倒在了床榻上,“她就是再怎么生气,再怎么不要我,我也是不能不要她的。”
  
  只是在此之前,他要解决掉一切曾让她不痛快的东西。
  
  顾亭云抱着鹿角海棠闭上了眼睛,眼角划过无言的隐忍和痛苦。
  
  “到时候,我才能毫无忌惮的回到她身边。”
  
  小厮回去把晋王府门前发生之事同温茶说了一遍,温茶挥挥手让阿翠给了赏钱便放下去了。
  
  阿翠回过头,对温茶抱怨道:“林三小姐可真够不要脸的,明明已经有婚约了,还同王爷纠缠不清,真真是水性杨花!”
  
  温茶瞥了她一眼,笑道:“此事同我们无干,少嚼舌根。”
  
  “奴婢那不是觉得她没脑子吗?”阿翠笑嘻嘻的扬起眉头道:“此事闹得整个上京路人皆知,这三小姐以后嫁人可就难了。”
  
  “难什么?”温茶摇摇头:“不还有晋王么?”
  
  “小姐,那婚可是晋王替她请的呀,”阿翠眨眨眼,小声说:“晋王心中定是念着您的。”
  
  “别胡说,”温茶眼神微冷,“晋王是一朝王爷,我可高攀不起。”
  
  阿翠摸摸鼻子,低低说:“奴婢知道下了休书之后,您是不会再同晋王一起了,可奴婢心里替您难受,就想说点什么让您高兴高兴。”
  
  “……”
  
  “一想到晋王发现了您的好,想跟您好好过日子,您却转头毫不留情的休了他,可不就痛快极了吗?”
  
  温茶“噗嗤”一声笑出来:“就你想的多。”
  
  “奴婢是替您想。”阿翠弯腰给她倒了杯茶,“您要是嫌弃,以后奴婢什么也不想,就跟您一起在这庄里待着,您想做什么,奴婢都陪着您。”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