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无敌之大唐 > 第921章公主府被盗

第921章公主府被盗


      <content>
  
      赵不破来到太平公主府,向守门的亲卫道明来意,经请示公主以后,被带进了府中。
  
      太平公主下午刚从慈恩寺回来,本有些乏了,可听是赵无敌派人前来,并有重要的事情转告,还是强打精神在书房中接见了来人。
  
      赵不破呈上书信,然后转告了家主的话,请太平公主开价,以换回昔日给小扬州的份子钱。
  
      太平公主不明白赵无敌为何提出此事,将书信拆开,拿出了那份文书,美目一扫,就看到了薛崇训写的花押,立马就明白了!
  
      她强忍心中的怒火,有从中抽出一张对折的黄竹纸,打开一看,却没有一个字。
  
      太平公主本是一个聪慧的女子,略一思索,便浑身颤抖,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她用颤抖的声音对女官李敏吩咐,让她去将那些文书寻来,然后交给了赵不破,挥挥手,让赵不破离去。
  
      “安王爷怎么突然收回文书?这可不是他的性子。”李敏不解地咕哝。
  
      太平公主颤声道:“这不怪他,一切都是本宫的错,是本宫辜负了他,伤了他的心。”
  
      她让人去打听武崇训近日的行止,不大会子工夫,就知道了在南来阁发生的事情。
  
      太平公主眼中喷火,怒道:“这个不孝子,他为了炫富,竟然将南来阁一半收益的文书作价十五万贯,换得了什么大地之心,真是气死本宫了!想来,今日无敌正巧也在南来阁,看到了这一幕,不是拿刀子割他的心吗?
  
      这个竖子,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病得连御医都束手无策,是谁的玉佩救了你的命?
  
      呵呵,本宫生的好儿子……对了,这些文书怎么会到了他手里?”
  
      李敏也纳闷,这些重要文书都锁在密室里,钥匙一直由她保管。
  
      “速去查看,不,本宫亲自去!”
  
      太平公主是真的怒了,亲自去了密室,只见门上的锁好好的,并没有被撬动的痕迹。
  
      在李敏拿出钥匙打开了锁,陪着太平公主进了密室,顺着石阶进入地下,经过一道道铁门,都是由李敏那钥匙打开,最后来到收藏重要那份文书的所在。
  
      “奴婢刚刚来拿文书的时候,发现这里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不妥。”李敏解释。
  
      她掌管密室所有的钥匙,本该是最大的嫌疑人,可她相信公主是不会怀疑她的。
  
      从公主幼年起,她就陪伴在身边,可以说公主就是她的一切。
  
      这间密室里物品摆放整齐,四面墙壁也完好无损,薛崇训是这样取得那份文书的,可把众人给拦住了。
  
      李敏的妹妹李婕沿着墙壁走动,突然脚下似乎晃动了一下,虽然轻微,但还是让她察觉到了。
  
      她退了半步,蹲下身子,仔细打量那块石板,上面似乎沾染了些许泥土,而且,这块石板与相邻石板之间的缝隙也不对劲。
  
      密室已经修建了多年,天长日久,石板缝隙中应该被杂物填满,可此时这块石板的缝隙里却空空如也,太不对劲了!
  
      太平公主听了李婕的怀疑,立马让人寻找家伙什将石板翘起来。李敏见事态严重,出言劝阻,让公主稍等,并将府中亲卫喊了十多人前来。
  
      亲卫将石板撬起,底下漏出一个黑咕隆咚的洞穴,不知通向哪里?
  
      太平公主府上的地下密室里竟然出现了洞穴,且根据土色分析,挖掘不久,让事态变得严重了。
  
      这要是挖到公主的坐卧起居之地,那还得了?
  
      洞穴不大,一般身量的人都进不去,可这难不倒府中亲卫。经过数十年的招募,太平公主府上也是藏龙卧虎,各种奇人都有。
  
      亲卫很快就寻来一人,身量差不多像一个十一二岁孩童,还是相对枯瘦的那种。
  
      此人身影瘦小,行动利索,嗖地一下就钻进洞穴中。
  
      密室中不见天日,密不透风,加上人一多,气息立马变得浑浊,李敏劝公主先出去,由她在这守着。
  
      太平公主的确有些头晕,便在李婕搀扶下出了密室,回到了书房中。
  
      夕阳西下,红日渐渐落入西边的群山背后,就连晚霞也渐渐散去。
  
      薄暮升起,将整个长安笼罩在朦胧中,群星浮现,拱卫着一轮弯月……
  
      此时本该进餔食了,可婢女们看着公主阴沉的脸,纷纷噤声,不敢开口。
  
      李敏来了,向公主秉明了事情的结果,那条地道直通后花园,出口在一间绣房中,将那绣娘逼问了一番,什么都清楚了。
  
      薛崇训将那绣娘勾搭上了,然后不知从哪里寻来挖掘地道的好手,从绣房挖了一条地道直通宝库。
  
      “挖这样一条地道,得挖出不少土吧?难道府中都是些死人,就没有人发现异常?”太平公主不解地问。
  
      李敏低着头,道:“是这样的,公主,后花园中正在修缮,就在绣房外不远处打算堆一座土山,贼人利用了这一点,将挖出的土正好用来堆土山,故此也没人发现异常。”
  
      “哦?果然是天衣无缝,本宫这个儿子还是蛮聪明的,能设想得面面俱到,真不容易。”太平公主口中夸奖薛崇训,可脸色却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半晌,又开口说道:“他们辛辛苦苦挖一条地道,就拿了一份文书,为何不多拿一些宝物?”
  
      “这个……”李敏哭笑不得,道:“公主,奴婢拷问了那贱婢,说是地道今儿早上才刚刚打通,大白天的怕人家知道,不敢大肆出手,恐怕是打算今儿晚上动手吧?”
  
      “挖地道的人呢?”太平公主问道。
  
      “就是那些修院子的,已经全部拿下,等候公主审问。那些人中有不少武者,府上亲卫都伤了十多个,方才将他们给制住。”李敏道。
  
      “还审问什么?有什么好审问的,将他们、还有那贱婢,全都杖毙,扔到城外乱葬岗上。”太平公主杀伐果断,一言决数十人生死。
  
      然后,她又吩咐李敏,对府中下人全面排查,尤其是和薛崇训走得近的人,但凡和薛崇训有瓜葛的全部撵出府去,就连平日里伺候薛崇训的、包括他的乳母都不例外。
  
      这是釜底抽薪了,太平公主要对薛崇训清算,可薛崇训此时还不知道,不知在哪里风流快活!
  
      </content>
  
      最快更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