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将军且慢:你夫人又跑了 > 第七百七十四章 真相

第七百七十四章 真相

    龙临并没有对双儿有过多的指责,只是轻轻看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双儿也是个审时度势的人,所以既然龙临要发话处理这件事了,她也就识趣地退到了一边,不再碍事了。
  
      龙临见事情已经挑起来了,如果再不解决的话,恐怕别人也要开始议论纷纷了,是以也就瞧了一旁的寒芝和珍儿一眼。
  
      其实寒芝和珍儿的神色他是看在眼里的,毕竟是个人都能够看出来,珍儿的神色显然有些不太正常,如果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而就算他相信了,别人又会怎么看呢。
  
      就在这个时候,秦天音也已经回来了,见到屋内的气氛并不是特别好,而且双儿也非常不满地瞧着寒芝,她多半也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怕刚才双儿已然和她们对峙上了。
  
      龙临见秦天音来了,也就打算问起寒芝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其实不管怎么样,她总要给一个解释或者交代的。
  
      龙临面色凝重,他瞧着寒芝,沉声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且如实说来,记住我和皇后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绝对不会为难你……”
  
      寒芝听的出来,龙临并没有将她认做是想要谋害恒儿的凶手的,相反他更有一种想要为她解除误会的意思。
  
      龙临说完之后,底下的夫人和嫔妃也都议论纷纷了。
  
      周茹没好气地白了寒芝一眼,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只不过她可不仅仅是看好戏这么简单,她是要瞅准时机火上浇油的,如果能够把寒芝拉下水,那就再好不过了。
  
      秦天音冲寒芝点了点头,说道,“你且说说吧……”她语气平静,但是显然方才的事情还是让她有些惊魂未定的,此时此刻的她看起来有一些疲累和苍白。
  
      寒芝点了点头,说道,“我去佛堂前祭拜完之后就准备往后院走了,路上碰见了小皇子,他当时没有穿鞋光着脚在地上走,我就把他叫住了,后来一问才知道,小皇子他是迷路了,还哭着要找娘亲,所以我就带着她找皇后娘娘您了……只是还没有到后院,就碰到了双儿……我想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的……”寒芝自是如实说了整件事情的经过,期间并没有停顿思考什么,所以根本就不像是在说谎。
  
      秦天音点点头,显然她也相信寒芝说的话的,不过她更相信恒儿说的话。其实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问了恒儿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恒儿跟她说,他一觉醒来发现娘亲不在身边,而且奶娘和宫女也都不在,再加上这里是相国寺,和他的房间根本不一样,所以他就有点儿害怕,顾不得穿鞋就跑出去找她了,只不过他对这寺院也不熟悉,走来走去找不着人,反而自己也迷路了,后来就遇上了寒芝,然后她就带自己找娘亲了,只不过娘亲还没有找到,他就被双儿一把抢了过去,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一张小脸上除了惊讶之外,也有一些遗憾,反而扬起脸问自己,“娘亲,你说双儿为什么不让她带我找娘亲你啦?”
  
      秦天音想不出来他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更是对他问题有些忍俊不禁,他竟然在心里责怪双儿阻止了寒芝带他找自己。
  
      秦天音却也不着急,同他说道,“娘亲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回来你就不见了,双儿和我都非常着急,还以为你被坏人偷走了呢……不过好在你没事……”秦天音无比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然后说道,“其实找到双儿也就找到娘亲了,双儿对恒儿也是很好的……”
  
      恒儿无比赞同地点着头,然后看了一眼一旁的奶娘,说道,“奶娘对恒儿也好……”
  
      一旁的奶娘被恒儿这么一夸,心里也美滋滋的,只不过她到底是个仆人,所以才无比恭敬地说道,“这是奴婢应该做的。”
  
      恒儿也已经习惯了她这么说了,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反而停顿了一会儿,拉着秦天音的手,说道,“娘亲,那个娘娘对我也好……”
  
      秦天音摸摸他的头,温柔地笑着说道,“娘亲知道了。”
  
      待寒芝说完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秦天音同龙临点了点头。
  
      秦天音说道,“我相信你说的……”
  
      听了秦天音的话之后,寒芝也觉得无比欣慰,终于露出了会心的一笑,她想没有什么比被人相信更要让人感动的了。
  
      龙临知道秦天音已经查清楚了寒芝所说的来龙去脉是否属实,所以也就准备让这件事情过去了,只不过他还没有说出什么,倒是被一旁的周茹抢先了一步。
  
      “皇上皇后娘娘可不要被寒芝骗了,如果你们相信她说的是真的,那只能说明她的演技实在是太好了,皇上皇后为什么不问问珍儿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周茹眸光凌厉,紧紧地盯着寒芝身旁正瑟瑟发抖的珍儿。
  
      珍儿被她提起名字时,不由得全身一颤,脸色惨白地看了龙临和秦天音一眼,然后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嘴里还大声地喊着,“皇上皇后娘娘明查,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她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做,而且方才她就已经决定了,除非秦天音他们拿出证据证明她与宫外之人私传信件,不然她就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寒芝见珍儿整个人都慌了的时候,一颗心也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她真害怕珍儿把所有的事情都供出来,不过显然珍儿并没有这么做,她到底也是受过训练的,也明白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一定不能把罪责往自己的身上揽,而且就算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兴许坚持还能够让她活命的。
  
      周茹显然对珍儿的反应很是满意,她不禁提议道,“皇上,皇后娘娘,如果她真的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的话,又怎么可能因为臣妾的一句话慌乱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