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大国师,大骗子 > 第十七章 替身

第十七章 替身

罗总兵很快就离开了常宁城,去盛京复命去了。
  宋玄就在门口挂上了蒜头,每日给人批个八字、说些糊弄人的鬼话,到了傍晚,就去东市给买上些肉干和点心。
  肉干给二狗,点心给姬云羲。
  如此过了一阵子,姬云羲的病好利落了,宋玄便盘算着要离开。
  陆老六得了信儿,又是好一阵惋惜,带着几个兄弟,摆了一桌子酒,说是谢谢宋玄将那煞神糊弄去了盛京,顺便为他践行。
  酒过三巡,陆老六偷偷问他:“半仙儿,你这回做局赚了多少?”
  宋玄将手伸进他衣袖里,悄悄比划了一个数字,惊得陆老六连声咂舌。
  其实宋玄倒真没有赚多少银子,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陆老六又忍不住问:“半仙儿,您是真厉害,连那罗阎王都能唬了,做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局。”
  陆老六并不知道宋玄做了什么局,他没有过多的掺合,只替宋玄做了两件事。
  其一,这条街上有一个拐子,多年前拐了朱富户的女儿去。
  宋玄知道了此事,借着陆老六的面子,去问明了那姑娘的去处,又去朱富户家装神弄鬼,替他寻回了女儿。
  这才让宋玄得以在城中声名大噪。
  其二,他帮着宋玄运送了尸体。
  他倒也明白宋玄许是帮罗阎王寻人去了,但具体施为他却是一概不知,如今正一头雾水呢。
  宋玄也不解释,只笑着和他碰杯。
  倒是陆老六恍然大悟:“明白、明白,干咱们这行的,局哪能拆给别人看,是我莽撞了,半仙儿恕罪。”
  说着,那头两个蹭席的街坊玩起了叶子,陆老六也兴致勃勃地凑了过去,再也没提起这茬来。
  虽是送别宴席,酒席上却也还算热闹。倒也没什么悲情,做他们这行的,天南地北、四海为家才是常事,偶尔有些兄弟恩情,其实也不过就是昙花一现的缘分罢了。
  ==========
  “那野狗是哪里来的?”姬云羲问。
  “二狗喊来的,”宋玄摸着手底下摇头摆尾撒欢的二狗,忍不住道。“你别担心,二狗听话的很,从来不吃人。”
  姬云羲看着二狗对自己恶形恶状呲出的獠牙,并不打算相信宋玄的安慰。
  “所以你前些日子每晚出去,其实是去起尸了?”姬云羲坐在院子里,歪着头疑问的样子倒有几分少年人的样子。
  宋玄尴尬地点了点头。
  当初他还因为姬云羲杀了吴四而恼火,转头他却又不得不利用吴四的尸体而为自己两人脱险。
  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可也的确有些打脸。
  两具尸体并不好找,一顶替姬云羲的那具尸体,是先前那来算命的老妇人,活生生冲喜被冲死的儿子,他无意中听闻那人的病症竟也是心疾,便动了偷天换日的念头。
  至于另一具,宋玄原本想着随便从那个坟头挖一具新死鬼出来,却被告知近来并没有和他相仿年轻人下葬。
  他便想到了吴四,甚至因为当时他一时怜悯,给尸体套上的自己的衣衫,编织出了另一个完整的故事来。
  “这么说来,我那一刀倒是没有割错。”姬云羲把玩着宋玄的拂尘,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替我们挡了一劫,算他死的值得。”
  宋玄忍不住抿紧了嘴唇。
  对于姬云羲的心性,他心里始终是存了道坎儿的。
  诚然,他也并不是什么好人,走江湖这样久,什么样的事都见过,对于打打杀杀、生生死死似乎也早就没什么感觉了。
  但对于姬云羲这样冷漠玩笑的态度,他仍旧感觉难以接受。
  曾经的小团子不是这样的。
  小团子是一个连小麻雀都会捧在手心,小心翼翼地去包扎的人。
  宋玄皱了皱眉,起身想走,却忽得听到姬云羲说:“像我这样的人,竟然接二连三的有人替我去死,只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了。”
  宋玄转过头去,看见姬云羲正用手指一下一下地卷着他的拂尘,看见他的目光,脸上浮现起冰冷的笑意。
  “宋玄,你知道我母妃是为什么一朝失宠,被打入冷宫的吗?”
  宋玄没有说话,姬云羲自己回答了起来:“因为她犯了欺君之罪,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姬云羲的身世在百姓之中,算是秘辛,但在皇室群臣之中,可以说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奇谈了。
  所以姬云羲也不吝于在此时拿出来,用来博得宋玄的同情心。
  因为这是一个荒唐的故事。
  姬云羲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大夫诊断胎相凶险,很有可能发生意外。
  姬云羲的母亲淑妃姿容艳丽,却子嗣艰难,多年来只怀了一胎,哪里肯放弃?
  再者,她心里也清楚,后宫的女人,只要没有孩子,最后的下场都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才有了狸猫换太子的决定。
  她卖通御医错报产期,在预计生产的时候,闹着要归宁省亲,只为了在家中生产,万一产下的是死胎,就立刻换成另一个刚出生的男孩。
  然而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她生下的姬云羲并不是死胎,但是却皮肤紫绀,呼吸急促,随时都会死去。
  皇帝念在她生育艰苦,不好移动,允许她在娘家中休养几日,也就是在这些日子,她从大夫的口中得知了自己的儿子天生心疾,恐怕活不过十二岁。
  一个活不过十二岁的儿子,非但没有办法为家族带来荣华富贵,甚至更会拖累淑妃在宫中本就凶险的境况。
  于是淑妃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自己即将被外放的表弟宋尚书,带着那个准备好的、健康的男孩回到了宫中。
  谁也不知道淑妃承诺了什么,才让宋尚书敢于冒着天大的风险,将姬云羲藏在了自己的府上。
  而姬云羲,也就成了宋家的一个秘密。
  在宋府的偏院孤零零的长大,直到遇见了宋玄。
  宋玄面对着姬云羲语气轻快的叙述,他竟一时有些语塞。
  他曾经想过姬云羲出现在宋府的理由,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因为疾病而被母亲放弃的孩子。
  “纸包不住火,尤其是在后宫那种地方,是没有秘密可言的。”姬云羲盯着远处,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败露之后,我就被接回了宫,原来顶替我的那个孩子也被秘密赐死了。”
  之后的事情其实姬云羲就不必在说了。
  皇帝老儿连自己亲眼看着八年的孩子,都能说赐死就赐死,对于姬云羲这个在外八年、素未谋面的儿子,想来也不会重视到哪里去。
  “宋玄,你是算命的,不如你给我算算,是不是姬云羲这个名字就不该是我的。”姬云羲仿佛在开玩笑一样。“这样落魄的人生,竟也有人要替,我是该上柱香,好好谢谢他们。”
  宋玄忽然有种冲动,想跟姬云羲说,干脆我们不要这个名字了。
  我带你去四处游历,看遍山水。
  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取代自己心中的小团子的。
  但是宋玄没有。
  他看见姬云羲捏紧了的拳头,和脸上带着冷意的笑容,心里就清楚,姬云羲是想要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的。
  小团子也长大了。
  也是会有自己的欲望和想法的。
  再者,自己一个江湖骗子,拿什么去要求别人放弃生来的尊贵,跟自己在江湖餐风露宿呢?
  宋玄无奈地叹了口气,揉了揉姬云羲的头发:“别多想,我已经雇了牛车,回去收拾收拾,下午咱们就出城去。”
  好像跟揉二狗的手法如出一辙。
  姬云羲不高兴了,忍不住瞪他一眼:“宋玄,我连身世都告诉你了,你就不能可怜我一下?”
  “那你要我怎么做?”宋玄摊开手。“某义不容辞。”
  姬云羲也说不出来,冷着脸回去收拾东西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想要宋玄怎样对待他。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莫名的亲近宋玄,以至于会像小动物一样,故意示弱去获取对方的温柔。
  也许因为是他的身边太久没有出现过值得相信的人了,姬云羲这样猜测。
  只是宋玄实在没什么温柔的一面。
  那家伙也就是那么一个样子,懒洋洋的,总装出一副大人样子,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嘴里没有一句真话。
  对于他,倒是……
  尽心尽力。
  对,的确是尽心尽力。
  为了他跑到罗阎王面前耍尽手段。
  宋玄本来从不做刨人坟墓的事情,却也为了他去起了人家的尸体。
  宋玄不喜欢他,不喜欢他动辄杀人,不喜欢他喜怒无常。
  那么,为什么宋玄会为他做到这个地步呢?
  姬云羲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喜欢接近宋玄,也喜欢宋玄像现在这样,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
  他忍不住看了看窗外的宋玄。
  那个人正枕着刚收拾好的包袱,光明正大的晒太阳偷懒,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
  还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