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08章:你身子不能给我玩,小手就会遭殃!

第908章:你身子不能给我玩,小手就会遭殃!


  
      天暗的很快。
  
      外面一盏盏路灯接连亮起,将别墅门口周围照亮,一阵轻微的引擎声熄灭,透过朦胧的夜色,依稀能看清有辆车停驶在这里,男人高大淡漠的身影缓缓走入别墅。
  
      十点了,霍修默来的不早不晚。
  
      正好叶茗睡下,他上楼的脚步很轻,走到一间客房停下,修长大手从裤袋套出一把钥匙,动作熟练的将门打开。
  
      房间里面灯光是暗着的,显然,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的纤细女人没打算等他过来,自己抱着被子睡的很香。
  
      霍修默深眸眯了下,修长手指扯掉领带,衬衫微敞,逐渐露出了结实紧绷的胸膛,紧接着脱掉的是他皮带,长腿迈着步伐朝她靠近。
  
      ……
  
      江雁声睡得迷迷糊糊的,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气息已经靠近,只是感到脸上有清冽烟草味拂过,有点痒,她抱着被子翻了个身,想继续睡的。
  
      下一刻。
  
      手上被子被人大力扯掉。
  
      江雁声怀中没东西抱了,正伸手想抓点什么,就碰到了一具高大的身躯,触感的肌肉很结实,她意识朦胧的摸索了片刻,手腕被人握住,带入了别处去。
  
      突然间,江雁声仿佛被什么烫了一下般,瞬间清醒了。
  
      还没睁开眼就先被人强势地压在身下,裙摆掀开,露出了一双秀长白皙的美腿。
  
      “霍修默,你!”
  
      江雁声半点睡意都没了,耳畔,是男人炙热且沉重的呼吸声,压抑地洒在她的脸颊和脖侧处,她细密的长睫毛颤的厉害,所有的五感都被他给影响着,隐约,听到了一声撕开塑料的声音。
  
      霍修默将她的手腕扣住,往头顶一压。
  
      他紧绷滚烫的身躯抵着她曲线柔美的身子,密不透风笼罩着,将自己的体温,清晰地传达到了她的白皙肌肤上。
  
      江雁声来不及叫,小脸就被男人大手捧起,一抹湿热的柔软覆在了她唇上,碾转细细吻着,强烈好闻的气息充满了她口腔。
  
      这样霸道的深吻,使得她反抗的力气变得微末无力。
  
      逐渐的,江雁声微张开红唇,无意识地去回应他的吻,情不自禁将小手环抱住他的脖子,身子生起了一片的红晕。
  
      “我备了三支装的套,三种口味。”
  
      霍修默今晚来就是要办她,修长大手有力掐揉着她柔软身子的每一处,嗓音滚烫贴着她耳朵低低响起,听的很容易让人煽情。
  
      江雁声怕叫出声被隔壁听去了,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停娇媚的求饶:“轻一点儿,霍修默,你怎么一回来就这样,太讨厌了。”
  
      她嘴上说着讨厌,却用身子紧紧缠着他。
  
      霍修默喉咙溢出低哑性感的笑,一直在问她:“我用水蜜桃味,你喜不喜欢?被我伺候的舒服吗?”
  
      江雁声红着脸骂:“变态!”
  
      男人又是一声低哑的笑,胸膛紧实的肌肉布满汗水,也沾到了她香软的身子上,滚烫大手将她上上下下都揉了一遍。
  
      江雁声有时被磨得忍不住了,就会溢出娇媚声,马上又十分克制的咬住唇,提醒他:“会被听到。”
  
      “不会,都睡下了。”
  
      霍修默不停吻她的小嘴,低哑嗓音哄着:“乖,舒不舒服?”
  
      有一段时间没这样亲密了,江雁声是个成熟女人,自然也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否则,也不会他前戏都没怎么做,只是吻了一两分钟,自己身体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脸红着,满头汗水染湿长发,害羞点点头。
  
      “很舒服。”
  
      在这方面,江雁声很诚实。
  
      霍修默仿佛被鼓励了,越发想尽招数去哄她,一声又一声克制又粗喘的在叫她老婆。
  
      江雁声听了心都酥了。
  
      她忘了白天那点变扭,变得主动又热情,彻头彻尾地体验到了作为一个妻子,在丈夫身上应得的满足。
  
      事后。
  
      三支装早就被用光,扔在了卫生间的垃圾桶里,而江雁声身子吻痕斑斑,裹着一条白色浴巾躺在床上,呼吸微微急促,被男人长臂亲密抱在怀里。
  
      他的气息独特又强烈,占据着她的感官。
  
      江雁声眼眸半合,痴迷般望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孔,心里,竟生出了几分能和他在一起一刻算一刻的想法,只要现在,他还是她的。
  
      霍修默俯身过来,薄烫的唇在女人脸颊落下亲吻,嗓音暗哑:“在想什么呢?”
  
      江雁声小脸上还带着一丝恍惚,愣了愣,启唇:“你床技越来越好了。”
  
      霍修默:“……”
  
      “真的。”
  
      江雁声怕他不信似的,抱着他身躯说:“力度把握的很好,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体力持久力都很强,做你女人好幸福啊。”
  
      “说得你不是我女人一样?”霍修默盯着她小脸,分辨不清这番话是不是为了哄他。
  
      应该来说,最后一句是真是假。
  
      江雁声仰头,去咬他下颚:“故意挑刺,你这个坏男人。”
  
      她娇媚得快酥了男人冷硬的心,这副模样,很惹他疼爱……
  
      霍修默眸色深了深,要不是没套了,都恨不得再次将她压在身躯下,他修长大手怜惜摸着女人的小脸,嗓音压低:“乖,别故意勾引你老公,否则,你身子不能给我玩,小手会遭殃。”
  
      江雁声自知惹过头了,闭上嘴不敢说话。
  
      霍修默又摸了摸她露在外冰凉的肩头,扯过被子,将女人裹的严实,又用滚烫的身躯给她取暖,薄唇扯动:“脚也是不是冷的?”
  
      说着,便在被子里去摸她的脚。
  
      江雁声娇气的把脚往他大腿贴去,是很凉,用好看的脚趾轻轻刮着他,还要故意问:“冷吗?”
  
      霍修默无奈看着她,修长大手将女人一双小脚都握住,给她取暖,又贴在她耳畔说了好多甜言蜜语。
  
      一声声老婆,叫得让江雁声沉迷得将半张床让了出来。
  
      “明晚,我也来陪你,嗯?”
  
      “好……”
  
      “继续带三支装?”
  
      “好……”
  
      “乖。”霍修默得到满意的答复,深暗的眉目浮现出几许笑意,搂着她身子,又亲了一下,嗓音低沉好听:“睡吧,我陪你。”
  
      江雁声折腾到半夜,确实也累了。
  
      她点点头,靠在他胸膛前缓缓合上眼睛,有他陪伴,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