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雪落关山 > 第2429章 痛打八虎

第2429章 痛打八虎

    雪落关山正文第2429章痛打八虎妓-女们感受到石正峰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杀气,不寒而栗,绕过石正峰,慌慌张张地逃了出去。狭小的包间里,石正峰与八虎对峙着。
  
      朱迪打量着石正峰,说道:“你小子挺厉害,敢跟我们八虎作对,你长了几颗脑袋?”
  
      石正峰说道:“我就长了一颗脑袋,不过你们看上去也不是三头六臂呀。”
  
      朱迪看着石正峰,发出了猫头鹰似的刺耳笑声,拍了拍巴掌,说道:“好,好,好啊,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们八虎叫板。弟兄们,要不咱们陪他玩玩儿?”
  
      “好嘞,”其余七虎摩拳擦掌,齐声叫嚷。
  
      蒋丰凑到了朱迪的身边,低声说道:“大哥,这小子有些本事,不能掉以轻心啊。”
  
      八虎中的老五名叫欧鹏,欧鹏叫道:“老六,别在那嘀嘀咕咕,叫这杂碎见了笑话。对付这杂碎,我一个人就够了。”
  
      欧鹏大大咧咧,鲁莽冲动,朝石正峰走了过去。石正峰站在那里,一拳打过去,正中欧鹏的面门。欧鹏被打得鲜血飞溅,满脸桃花开,撞到了桌子上,摔倒在地。
  
      “老五!”其余几只虎跑过去,把欧鹏扶了起来。
  
      欧鹏气急败坏,叫道:“谁都别拦着我,我今天非杀了他不可!”
  
      八虎个个火冒三丈,一起向石正峰发动了攻击。石正峰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寒芒,抡起钢铁一般的拳头,朝八虎狠狠地打了过去。
  
      八虎都懂得一些拳脚功夫,有几个人也算得上是武者,平日里,他们欺负欺负老百姓还可以,遇到了石正峰这凶神恶煞,他们就都成了渣渣。
  
      石正峰两只脚像生根似的,站在包间门口没有动,抡起双拳朝八虎打过去。八虎扑过来一只,石正峰打退一只,噼里啪啦一通乱打,八虎被打得满脸是血、个个挂彩。
  
      八虎看着石正峰,眼睛里再也没有刚才的嚣张、傲慢,反而蒙上了一层恐惧之色。
  
      石正峰说道:“你们不要再为难佟家,同时,也不要再为难乔家父女,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放过你们。”
  
      “去-你-妈的!”
  
      八虎在安邑城横行多年,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屈辱,欧鹏叫骂一声,跳起来再次扑向石正峰。
  
      石正峰像老鹰捉小鸡似的,一把捉住了欧鹏,一只手攥成拳头,照着欧鹏的肚子就是一通猛打。旋风一般,几十拳打下去,打得欧鹏把一肚子酒肉都吐了出来,最后,无物可吐,就吐起了沫子。
  
      “啊!”
  
      蒋丰大吼一声,攥着一把匕首,朝石正峰刺了过去。
  
      石正峰没有躲闪,蒋丰这一刀正中石正峰的小腹,蒋丰欣喜若狂,以为这下子总算是把石正峰给干掉了。
  
      没想到,石正峰中刀之后,依旧磐石一般屹立在那里,神情冷峻地看着蒋丰。
  
      蒋丰低头一看,匕首刺在石正峰的小腹上,只是刺破了石正峰的衣服,连石正峰的肚皮都没有刺破。蒋丰目瞪口呆,想不到世上还有这般刀枪不入之
  
      人。
  
      石正峰眼睛一瞪,抬腿一脚,踹在了蒋丰的肚子上。蒋丰摔倒在地,捂着肚子,直不起腰。
  
      其余几只虎还想和石正峰对战,结果,被石正峰一通乱打,全都打倒在地。
  
      石正峰指着八虎,说道:“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地趴着,谁要是敢起来,我就让他尝尝拳头的滋味。”
  
      有那虎不信邪,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石正峰毫不客气,拳脚伺候,打得那虎浑身是血,趴在地上,没力气爬起来了。
  
      其余的虎见状,都不敢乱动,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看着石正峰。
  
      石正峰一把揪住衣领,把朱迪从地上提了起来,抽出鱼肠剑,按在了朱迪的鼻子上。
  
      朱迪本来长得就丑,要是再割了鼻子,那可就连个人模样都没有了。朱迪顾不得身份了,惊叫起来,“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啊。”
  
      石正峰说道:“我就问你一句话,还难不难为佟家、难不难为乔家父女?”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点道理朱迪还是懂得的,朱迪满头大汗,咽了一口唾沫,说道:“我不难为佟家了,也不难为乔家父女了。”
  
      石正峰拿着鱼肠剑,在朱迪的眼前比划来比划去,说道:“你要是说话不算数,我就割了你的鼻子、耳朵,还有这个东西。”
  
      说着,石正峰握着鱼肠剑,在朱迪的裤裆里捅了捅。
  
      朱迪吓得浑身瘫软,说道:“我说话算话,绝不反悔。”
  
      石正峰松开了手,朱迪一下子坐在了地上,石正峰拍了拍朱迪的头,说道:“你是八虎里的大虎,他们都唯你马首是瞻,你好好地管着他们,他们要是敢去为难佟家、乔家父女,这账我就得算在你的头上。”
  
      朱迪喘着粗气,仰视着石正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石正峰直起了身子,指着八虎,说道:“今天我先给你们一点小教训,你们要是不长记性,还敢作恶,下次我就割了你们的鼻子、耳朵,再割了你们的卵蛋。千万别怀疑我的话,否则下场会很惨。”
  
      石正峰收起了鱼肠剑,转过身去,大摇大摆地向楼下走去。走到楼梯口,看见一群喽啰手持兵器,黑压压一大片,拥挤在一楼,正准备上楼。
  
      石正峰收拾八虎的时候,八虎手下的喽啰没敢进包间抵挡石正峰,而是跑去叫人,叫上了五六十人,浩浩荡荡地杀奔麒麟楼里,正好在楼梯口堵住了石正峰。
  
      欧鹏遍体鳞伤,扶着墙,走出了包间,冲着楼下的喽啰们叫道:“给我杀了他,谁能杀了他,我赏一万两银子!”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喽啰们呐喊着,潮水一般向石正峰冲了过去。石正峰站在二楼楼梯口,看着那些喽啰,等喽啰们挤满了楼梯,马上要冲上二楼的时候,石正峰扬起手臂,把真气凝聚在手掌上,照着那楼梯,狠狠地拍了下去。
  
      嘭的一声,楼梯碎掉了,楼梯上的喽啰们四仰八叉,全都摔了下去,一个个摔得哎呦哎呦直叫唤,爬不起来。
  
      欧鹏呆若木鸡,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石正峰能一巴掌把楼梯拍塌了,我的天呐,这到底是人还是妖?
  
      石正峰转身看着欧鹏,说道:“刚才你说什么呢?”
  
      “我我我......”欧鹏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急中生智,翻了一下白眼,倒在地上,假装昏死过去。
  
      石正峰飞身跳了下去,那些没受伤的喽啰都被石正峰吓破了胆,远远地避开,不敢靠近石正峰。石正峰从容淡定,在八虎和喽啰们的注视下,慢悠悠地走出了麒麟楼。
  
      石正峰回到了狗蛋村,来到了佟家大院门口,附近那些喽啰被石正峰割了鼻子、耳朵之后,都逃走了。
  
      石正峰上前敲响了佟家大院的院门,门后传来了佟德仁那充满紧张的声音,“谁呀?”
  
      “德仁少爷,是我,”石正峰说道。
  
      佟德仁打开了院门,见到石正峰,喜笑颜开,说道:“石先生,你回来了,你找到八虎了?”
  
      石正峰说道:“找到了,我和他们谈过了,他们答应我,不会再难为佟家、难为乔家父女。”
  
      佟德仁瞪大了眼睛,问道:“真的?”
  
      石正峰撇了一下嘴,说道:“当然是真的了,你看我像是说谎的人吗?”
  
      “石先生,你真厉害!”佟德仁高兴得手舞足蹈。
  
      佟老爷一脸的疑惑,在旁边问道:“你是怎么说服八虎的?”
  
      石正峰攥紧了拳头,说道:“我把他们打了一顿,打到他们服了为止。”
  
      佟老爷叫起苦来,说道:“八虎横行霸道,黑白通吃,怎么可能因为被你打了一顿,就放过我们?完了完了,八虎肯定还会发动更大的报复,我们佟家是在劫难逃了。”
  
      大牛厌恶地看着佟老爷,说道:“你能不能别总是扰乱军心?照你的意思,咱们就该把脑袋伸过去,老老实实地让八虎来砍?”
  
      佟老爷坐在地上,气呼呼地不说话。
  
      佟德仁说道:“爹,你快起来吧,你这个样子多丢人呀。”
  
      “你还嫌我丢人?”佟老爷站了起来,数落儿子,“还不是你,鬼迷了心窍似的,非要和那个乔淑慎搞在一起。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天下女人有的是,咱们佟家有钱,得挑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
  
      佟老爷叽哩哇啦,说个不停,佟德仁忍不住,转身走了,说道:“石先生,你跟我来。”
  
      石正峰跟着佟德仁走到了一边,佟德仁说道:“石先生,我想去见见乔姑娘,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石正峰说道:“现在天都快要黑了,咱们明天再去吧。”
  
      佟德仁等不及了,说道:“还是现在就去吧,睡觉之前咱们能赶得回来。”
  
      石正峰见佟德仁这般执着,说道:“好吧,我陪你去一趟。”
  
      石正峰和佟德仁骑着马,出了佟家大院,向山脚下的园子走去,走到天黑时分,终于到了园子,远远望去,园子茅屋里亮着昏暗的灯光。
  
      雪落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