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作为SSR被召唤了 > 第七十一章 规则变更

第七十一章 规则变更

“你要休息了?”黑商终于问。
  “差不多吧,可能我们的同行就要结束了。”林佑这么说着。他倒是希望黑商愿意留下来等他,但看样子黑商似乎并不愿意等待。
  随着时间流逝,生命值逐渐减少,生命值的价值会越来越高。再加上召唤师财力约等于实力的普遍情况来看,剩下的召唤师一定会有不少的宝石,他们肯定愿意花大笔价钱购买生命值。
  甚至,如果价格合理,他们会在这里用宝石兑换生命值,再用生命值兑换五星卡牌。
  “那还真是可惜。”黑商叹了口气。
  果然,如林佑所想,黑商结束了旅程。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不提前做好准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觉得可惜。”林佑说。
  “你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看在我们同行的份上,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些事情。生命值留着用,从第五天开始,整个游戏都会变得非常难。”黑商说。
  “这样啊,记住了。多谢。”
  “互惠互利嘛,你想出了这个法子,我就当靠一个提醒买了你的点子,不做亏心事,不赚亏心钱!”黑商摆了摆手,“再会!”
  看着黑商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林佑也甩了甩头,找到一处藏匿自己的地点,睡了过去。
  他仿佛忘记了原本这个时间他应该做什么,也不记得自己口袋里装着一个写有房间号的字条,就这么昏昏睡去。
  这个世界是没有互相伤害机制的,林佑也不担心自己睡着了以后会被什么东西暗中偷袭。
  一觉天亮,林佑伸了个懒腰,又开始忙碌的一天。
  他神色如常,照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卡牌,然后把卡组塞进了自己口袋里。一张纸从卡组里掉了下来,他俯身拾起,然后看了看上面的数字。
  “还有两天。”林佑面无表情地把那张纸塞进了口袋,然后开始了狩猎。
  天上开始下起了绵绵的细雨,森林大火也逐渐熄灭,可供藏身的地方越来越少了,但同样地,召唤师也越来越少了。
  在失去了所有生命值之后,召唤师还可以停留十二个小时,这十二个小时里,苟延残喘的召唤师将失去和其他有生命值召唤师对战的权力,他们只能互相残杀。
  如果十二个小时之内,他们没能获取生命值,那么他们将会作为失败者退场。
  如果他们互相决斗,获胜者,还是能获得一点生命值的。而如果失败了,就会失去全部的生命值直接退出。
  “哔哔哔——广播一个通知,广播一个通知。”
  正漫无目的地搜寻猎物的林佑突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声响,他当即放下了手头上的 所有事情,抬起头看着天空。
  虽然天空中什么都没有出现,但却有源源不断地声音传了下来。
  “规则稍微调整,规则稍微调整——从第二日起,会在夏尔城外随机刷新模拟召唤师,被模拟召唤师击败的召唤师会失去一点生命值,击败一定数量的模拟召唤师会获得一点生命值奖励。”
  看样子并不是福利,被击败要失去生命值,击败一定数量才能获得一点生命值,看样子生命值还是稀缺通货,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从别人手里抢夺的效率还是稍微高一些的。
  “再广播一遍,再广播一遍……”
  广播的声音暂时被林佑放在了一边,接下来的行动还要规避模拟召唤师,以免浪费时间。
  过不多时,林佑就看到了那个所谓的模拟召唤师,如果让林佑来形容那个模拟召唤师,林佑恐怕会说“机器人”。
  模拟召唤师像是一个铁壳立方体,平趴在地面上,上面写着模拟召唤师五个字。它的下面有五个轮子,可以自由运动,它不断在山林中穿梭着,像是伺机待发的狩猎者。
  “外面看上去好像是没什么人了……”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猎物的林佑终于放弃了在城外寻找,夏尔城算是很大的地方了,虽然城外拥有大量的树木丛林,即使是一把火烧光以后,仍旧有不少掩体,但随着时间流逝,城外的人越来越少。
  无数有实力的人涌入城内,大量的生命值汇聚在了少数人手里,看样子仅仅过了一天,召唤师们就已经渡过求生存的阶段,来到了生命值极度繁荣,极度膨胀的时候。
  这段时间恐怕会有大量的生命值交易,也会有大量的召唤师和黑商交易,什么一掷千金,什么上百生命值的豪赌,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林佑清理小鱼的速度已经算足够快了,但是他辛辛苦苦忙一晚上,还不如人一局游戏赚得多。不过相对的,既然生命值都是从别人手里赢过来的,有赢必然有输,他辛辛苦苦在赚了一晚上,也同样不会有别人一场之内输得多。
  进入内城么?林佑环顾了一周之后,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进入。
  内城太危险了,而且他还没有找到依。虽然她极大可能已经被淘汰了,但林佑还是想试着去找一找。
  不管怎么说,她也算是为数不多可以对各个种族一视同仁的人了,更何况她身份高贵,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优越感。
  林佑从头到尾只见到过几个不因为自己种族而优越的精灵,依算是一个,林佑还是很乐意和她做朋友的。
  想到精灵族,林佑又忍不住停下了脚步,他拿出了口袋里的字条,然后狠了狠心,把字条收了起来,仿佛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一样。
  一天狩猎结束,并没有什么收获。最后既然没有什么收获,就暂且睡下,休息一下。反正林佑现在的生命值足够,就算在城外生存下来也应该没什么问题。
  按照这种想法,林佑在城外随便找了一个烧焦的草坪,铺整了一下剩下的草堆,然后躺了下来。天空虽然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鱼,有一点凉意,但在世界规则的设定之下,林佑非但不觉得冷,反而有一些舒服。
  在这种绵绵细雨的被子下,林佑渐渐睡去。
  “嗒嗒嗒——”脚步声如随着夜幕逐渐靠近,符文的光芒亮了起来,惊醒了林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