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重生之炼狱仙尊 > 第五百四十章 灭亡的边缘

第五百四十章 灭亡的边缘

龙呤首先抢着问道:“道长,是不是查出一点眉目来了。”神秘道人拔开葫芦塞子,喝了口酒,笑道:“贫道又不是神仙,只是看了一遍,哪会马上就查得出眉目来?”
  
  龙呤道:“不管贼人手脚做得如何干净,也总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来的,只要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如何瞒得过道长的神目呢?”
  
  神秘道人看了她一眼,心中暗道:“这小姑娘不可小瞧啊。”
  
  而此时的方远对于神秘道人他们是否有线索根本不感兴趣,因为他觉得这南少林的方丈一定是那个来西山别墅的高手抓走了,否则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只是神秘道人不相信方远口中的高手,他说了也没有用。
  
  至能大师和神秘道人落坐之后。至清大师也忍不住问道:“师兄和醉道友同去,不知可有什么发现?”
  
  至能大师道:“方丈师兄可能是张大嘴这孽障劫走的。”至清大师愤然道:“果然是这逆徒,他叛师欺祖,劫持方丈,这还得了?”
  
  至能大师道:“目前这也只是猜测而已。”他把神秘道人在方丈坐椅靠手上发现了几点淡黄粉末,认系迷失散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至清大师道:“张大嘴纵或用迷失散把方丈师兄迷倒,但四周均有守护值岗弟子,要把方丈运出寺去,也极非易事。”
  
  至能大师轻轻叹息一声道:“他们处心积虑,企图颠覆本寺,已非一朝一夕之事,试想道知入寺已有十余年之久,由此推断,寺中难保不有第二个道知,还没有被发现?”
  
  至清大师听得一呆,忍不住双拳紧握,愤怒的道:“只要被小弟发现这叛师逆徒是谁,小弟非要按清规把他处死不可。”老和尚敢情动了真火,说出来的话,不像是有数十年清修的有道高僧了。
  
  神秘道人朝至能大师问道:“大师这里,可有客房,让咱们休息,贫道和方远小施主三位,今晚来到贵寺之事,最好不可张扬出去。”
  
  至能大师面有难色,合十道:“敝院只有禅房,只是二位女施主只怕不大方便了?敝寺规矩,原本不准妇女进入禅院之内,二位女施主怎好在禅房休息……”
  
  “这有什么不方便?”石兆棋抢着道:“规矩又不是一成不可变的,我们只是休息一会咯,何况我们又都穿了男装,大师只要把我们当作男人就好了。”
  
  神秘道人笑道:“石兆棋小施说得是,我佛在舍卫国说经,不是有比丘、比丘尼吗?他们若是不住在孤独园里,又住到哪里去?大师也太执着了,何况这二位女施主都穿着男装,事有权宜,我佛是决不会责怪大师的。”
  
  佛祖?呵无非是以权谋私,方远心里想道。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至能大师口中连诵佛号,一面说道:“那也只好如此了,敝院左首正好有两间单独的禅房,平日无人住宿,可供二位女施主休息,右首三间禅房,与老衲禅室为邻,道友与方远小施主可住右首三间。”
  
  “就这样。”神秘道人朝石兆棋、龙呤二人道:“二位就住左首两间,现在时候不早,快去休息了。”
  
  石兆棋问道:“道长,项亚娟妹子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神秘道人哦了一声,笑道:“她这时候还没有回来,说不定贫道这一着棋,就下对了,不过你们不用替她担心,项亚娟机伶得很,不会有事的,大概天亮前后,一定可以赶回来的。”
  
  说到这里,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哦了一声,朝至能大师道:“贫道差点忘了,还要大师派一个人到山门前等候,项亚娟姑娘一到,马上把她接到达摩院来。还有一件事,也要大师立即吩咐下去,昨晚值班的人,天一亮,就立即派人接替,今晚仍要他们依各人负责地区值岗,定点十分重要。”
  
  至能大师虽然不知神秘道人用意何在,但猜想此举必有原因,连忙点头道:“本来敝寺弟子,分为数班轮值,但道友既然吩咐,老衲自可办到。”一面朝至清大师合十道:“师弟,这件事就由你去调配,随便找个理由,把其他值班弟子另派任务,那么昨晚值班的人就可原班再值晚班了。”
  
  至清大师合十还礼道:“小弟遵命。”说完,迅速退了出去。
  
  方远看了看至能大师他们,对石兆棋他们道:“现在我就送你们去吧!”
  
  龙呤刚想说不用了,石兆棋就开口道:“好啊!”石兆棋为人处世经验比龙呤丰富,所以听方远这么一说就知道方远一定要重要的事情想单独跟他们说。
  
  方远三人来到南少林安排给石兆棋和龙呤的住处,方远就道:“现在的南少林已经处于灭亡的边缘,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需要以自己的安全为主。”
  
  “怎么说?”方远的话让石兆棋和龙呤不解,现在南少林是高手如云,怎么会处于灭亡的边缘呢?
  
  “是真的,因为今天张大嘴他们那里来了几个高手,其中的两个不在我之下。”方远说道。
  
  “这样也不能证明南少林处于灭亡的边缘啊,南少林的高手多的是。”石兆棋说道。
  
  龙呤不同于石兆棋,龙呤对于方远的实力有很清楚的认识,知道方远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什么水平,所以方远的话让她神色凝重,她知道如果真的有这两个高手在的话,南少林是凶多吉少,只是如果方远能够帮忙的话可能就会转危为安,只是听方远的意思他是不打算帮忙了。
  
  心直口快的龙呤说道:“你为什么不打算帮忙?”
  
  因为我另有打算。”方远嘿嘿一笑道。
  
  “什么打算?”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就干什么,南少林的事我已经多次提醒神秘道人啦,但是这自以为是的神秘道人一定也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多管闲事呢?”方远道。
  
  “可是……”听了方远的话石兆棋就想说什么,但是方远好打断他的话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你难道不知道神秘道人和至能大师他们不会听我的吗?”
  
  “那……”
  
  (本章完)